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2.倒了什么血霉,竟来了个狗血穿越

  安逸的伸了个懒腰,艾玛,我刚刚是做梦了么,还那么真实,果然在梦中也改变不了我物理不好的事实,没得救了。等等,这床是怎么回事儿,摆设是什么情况,惨了惨了,被厉鬼给招来了?不不,这才梦这才是梦,睡一觉就好了,睡一觉。才发现手中还攥紧的包裹和佛珠,那碰到老尼不是梦,在这里也不是梦!

  我一下子弹坐起来,连忙打开包裹,竟是一套清朝公子哥的衣裳,仔细一看还有男子假体仿真皮,清朝男子假长辫,还有……木兰诗?这是什么个意思?这是要我当将军建功立业?人总是好奇的,特别是遇到这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看着说明书红着脸将假体穿在身上,很薄很透气轻盈,穿上仍若裸,体,像是浸入皮肤融为一体,只是……遮住了已有的,多出了没有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玛德,豁出去了,就算是做了变性手术。反正劳资爱好是女!这样岂不更好肆无忌惮撩,妹。我再将假发套好,防水防拉扯前秃后长辫的清式潮流长辫,穿上备好的服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俨然是个活脱脱的大清美男子,感叹到不知要祸害多少良家妇女。包裹里还有些什么七七八八的东西现在也没兴趣去研究,这么高科技的片场也是够拼了,导演组有钱任性啊!

  门被打开,我警惕转过身,一老妇端着水走了进来,“你醒了?诶?你是?”

  我在掐了自己确定不是在做梦后,开口道,“你好,请问这里是在拍康熙王朝还是庚子风云什么的?我是乱入片场被当作群众演员了?”

  老妇也是一脸懵比,喃喃道,“刚救起来明明看着是女子还着装奇怪的……这转眼的功夫,怎么就变成了穿戴完好的公子?”

  好吧,我俩不在同一频道上,她恐入戏太深,或许现在正是在拍摄,要的就是我这样真的懵比样,这难道是穿越片场?宫的第三部?步步惊心第二部?好吧,该是飙演技的时刻到了,若是这场镜头过了,导演觉着好,我走演艺道路也是极好的。“额,天呐,我这是穿越了吗?导演呢?摄影师呢?那些工作人员呢?你们肯定是逗我的,我要找找!我不能接受!”说着我便浮夸的想电视剧里上演找导演找工作人员戏码,又恐打开门真的把导演工作人员给找出来那就穿帮了,尴尬。真是局限了我的表演天赋。

  这老妇放下水,“莫不是烧糊涂了?得了怪病了?”说着便要来摸我的头。

  等一下,这个镜头还不卡?尼玛莫不是劳资是真的穿了!我大步走到门前拉开门,是个小小的农家院子,并没有隐藏着的工作人员。再看看这老妇,是清代普通人家旗服。初步断定是真的到了大清。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或者我该做什么?

  那老妇焦急万分,“我去找找邻村的何仙姑,她可灵着,我看你像是中了邪!”

  仙姑?老尼和佛珠?这仙姑若是灵,我这疑惑怕是能解!“对对对,我也觉着我是中了邪才来到这个鬼地方的,我和你一起去!看能不能回到我的世界去。”坑,真坑,神坑!好端端的整个穿越来玩,这么落后的时代,要我发明创造当科学家来了?反正不是来享福的。我还是哪里来回哪里去,不然篡改了历史我就不复存在了,还是在此之前各自归位的好。

  老妇也不怠慢,虽已有些许白发,但腿脚灵活着,村落间虽说是紧密挨着,我们也走了接近一个小时,停在一个院子门口处,敲门无人应旁人路过才说今日何仙姑回蓬莱去不知何时归,料到今日会有人前来拜访便留了封信。

  我接过信打开,原本以为是告知其中缘由因果,亦或是如何化解回到原本位置,再不济也要告诉什么时候回来吧!尼玛,就六个字“既来之则安之”安你妹的啊!心里万只***奔腾,吃了翔的心情有人懂?我苦恼看着老妇,“奶奶,不用担心,可否让我在您家住上一段时间,待这仙姑回来了,我便可以回家了。”

  老妇一脸慈祥,“我们这好客,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只是我看你这病时好时坏,现在又清醒了些,在这乡下有赤脚大夫,要不带你去瞧瞧郎中?”

  好客倒是好客,只是这样毫不忌讳地说我有病真的好吗?“额,我没事,就等这仙姑回来,只是在这之前,我倒想看看这大清的城市。你们会赶集吗?”

  老妇拉过我的手去,“会赶集啊,今儿小宝就去了小镇上,变卖一些针线活儿,买一些家里需要的东西,都这个时候了,他也该回来了。”

  我们聊了一路,如今康熙六年,土地赋税让百姓也苦不堪言,权贵们也仗着自己权势强行低价收购土地农田,逼良为娼。如今康熙帝和我一般大小,还并没能亲政,小小年纪也都在盘算着如何从鳌拜手里夺权了,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担子,果然是历史上的康熙大帝!帝王都没童年,真是可怜,不知有没有机会见到这伟大的皇帝!而且这意味着是上天给了我一个可以见到纳兰的机会,一定得去见纳兰!心里便打定了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