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剪不断两世清梦,理还乱浮世尘华

未央十月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8-01上架
  • 2966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由梦而生念,由念而生缘

  佛说:菩提本非树,明镜亦无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尘世间缘来缘去,纠纠缠缠最后只为遇到注定的ta,不过是还了上辈子的,欠着下辈子的罢了。

  院子里的小女孩儿正不依不饶骑在一名男子肩上,一旁的小男孩一脸蔑视,“都这么大的姑娘了,还黏着阿玛,害不害臊,你看我黏着额娘了么?”

  小女孩儿带着些稚嫩还口齿不清,“哥哥比我大,你谁都不许黏。”

  小男孩撇过脸去,“谁稀罕!”

  那男子无奈看了我一眼,腾出一只手来将小男孩抱起,“人小鬼大,是阿玛稀罕黏着你了好不好,嗯?”

  我半眯着眼养神,夕阳西下,美景无限,看着自己的爱人和孩子玩闹,心里好不惬意,只觉尘世间的纷纷扰扰已然没有。

  可是,那个男子是谁,明明我看得真真切切,可每次醒来,脑海里的模样都模糊不清,只能努力去勾勒出大致的轮廓,这个梦,这个轮廓自从上了初一便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却又清晰不了。就是那满是宠溺的眼眸,让世间所有男子黯然失色,或是我被迷了心窍?

  “对!你是被鬼迷了心窍,而且是几百年前的清代厉/鬼了。”说话的正是我的死党闺蜜郝筠粒。

  而另一侧的谢安玟正看着一本小说,发出“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感叹,“我看你不是被鬼迷了心窍,莫不是看到了未来?”

  我翻了翻白眼,“你的未来是清朝?”心里越发不安,中邪了我这是,是得治治。

  说起我这俩闺蜜,郝筠粒大大咧咧,留着短短的头发,男孩子的性格,可以动手的事绝对不会和你瞎哔哔。我羡慕她有大眼睛,皮肤光滑细嫩肤如凝脂,偶尔还有些泛红,真不夸张的说,绝对一美人坯子,可惜非得坚强的把自己当男孩子看待,对我,那是好得没话说。

  谢安玟,对,一听名字就觉得诗情画意,温婉若水,心地纯良却又常常患得患失,心里爱憋事,喜欢自己慢慢消化,忧郁型的美女,有点点小肉肉,卖萌时真的是可爱,有小虎牙,长睫毛扑闪扑闪,就是标准软萌妹纸的形象。

  至于我?额,瞿落夕,为什么叫这个?听说过“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吗?我妈说生我那天夕阳很红,景色很诗情画意,还正用这句感叹美景,夜晚我便出生,落霞,孤鹜,秋水,长天,一色,这些名字都想过,都觉着不好,最后把霞改为了夕,尼玛,这孤鹜是什么鬼,也列入了姓名来考虑?好吧,还好不是孤鹜。还有那一色,我去,瞬间觉得还是我这落夕好啊。性别女,爱好也是女?只要是美女我都会去勾搭过来,我呢,是介于这俩闺蜜之间的类型,女疯子,女神经应该说的是我,空有一副乖女生形象,骨子里刻满了男生脾性,连爱好也刻了过来,倒是筠粒,空有一副男孩子的大咧性格和形象,骨子里却是那个最需要保护的小女人,让爷我心疼。这么一说大家是不是会想到SHE组合?偷偷告诉你们,我就是哈比,安玟是死林达,筠粒是恶轮,不是恶搞她们,而是因为太喜欢了就盗版下SHE。外号就是这样来的,可是因为我的那个外号太丑也就叫了一段时间就解体了。

  来自同桌刘某某的推力,我回过神来,疑惑和烦躁地瞪了他一眼才发现气氛不对。

  教棍在黑板上狠狠敲了几下,“瞿落夕,你上来做做这道题。”这是我们物理老师,姓张,长得美,有了孩子身材还是没走样,皮肤也是真的保养得好,就是……脾气很大。

  麻的,什么时候上的课,不是课间我们仨还在讨论梦的事么?阿西吧,这次我是要光荣牺牲了。

  我物理的力学是真的不好,浮力什么的,我特么不懂啊,扶不起的阿斗就让我沉下去可好。果然,我就傻站着,老师恼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反正也不听课,滚出去!”

  我向来是对美女没脾气的,就很乖的出去了,可能是太乖了,她更加大分贝“给我滚远点,直到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还是很乖,就索性下了教学楼往操场走去,这不怪我啊,我就准备高中学文的,就搞不懂了初中干嘛不分文理,理科老是拉我分。

  记得昨天新闻还说今天会有多年难遇的自然天象日食,在教室还不一定能看到呢,出来万一正是此时呢。心里想着就琢磨着在操场找个好位置好好欣赏欣赏,可不能辜负了美女老师的这番良苦用心。

  操场上有一两个班正上着体育课,看见来为高三儿子陪读的阿姨正和一个老尼路过,平时我和谢安玟减肥不吃晚饭时就会买点饼干到教师公寓那边去坐着吃,总会碰到这个阿姨,也会闲聊一番,一来二去也就熟了,我起身拍拍屁股准备去打声招呼,只听得“啪……哒哒哒……”那老尼手中的佛珠散落满地,我拾起脚边一颗,“师父,你的佛珠。”

  她并未接过珠子,而是双手合掌微微躬身,“阿弥陀佛,缘起缘灭,浮世尘华不过是一场梦,或梦或现实。”

  我似懂非懂,下课铃声响起,人渐渐多了起来,一阵喧哗,“快看,食日了!”那老尼递给我一个包裹,“贫尼今日出门误将要赠与袁施主的法具带成了这个包裹,就注定了今天便是贫尼要助你完成的宿命,拿好。”天慢慢暗下来,这样的天象配着这老尼说的一番听不懂的鸟语心情越发浮躁,“什么啊?”这时安玟和筠粒也下来寻我,“落夕,快看天上!”她们跑过来的功夫那包裹已经自然而然在我手里,还攥着那颗佛珠。日全食,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手中的佛珠兀地闪出血红的光,刺得我睁不开眼,耳朵嗡地一阵耳鸣,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我瘫倒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