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痞子四人组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棠心诞 244 2017-09-15 22:19:19

  她想要逃,却被骨鞭拉了回来。稳稳的一鞭落在秋凰苼的身上,一道血痕随之出现。而秋凰苼挣扎的越厉害,落下的鞭子力道就越大。每一鞭打下去留下的痕迹都是那么可怕,那么血腥。

  十鞭过去,秋凰苼被打的地方已经血肉模糊,而她也早已晕了过去,完全没有来时的得意优雅,鹅黄色的阮缎锦衣被血染红,被打地方的衣服嵌入皮肉,狼狈极了。

  囚凰看完一切已经惊得不行了,她木讷的一步一步走回寝室,却不想半路就晕倒了。

  一路跟着囚凰的寂白看到她晕倒脸色一变,抱起她就往祁韶东住的地方跑。

  海施善在后面复杂的看着寂白的背影,她不知道也不在乎寂府的人会怎么样,但她知道不能让寂白知道江焕儿还活着的事实,可是她不能阻止江焕儿主动找他,所以她现在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寂白?

  囚凰在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吴奚奚那双放大的眼睛。

  唉呀妈呀,吓死我了!囚凰眼睛一瞪身子向后一缩,拉开了她和吴奚奚的距离。

  一边的祁韶东凑到她的面前‘严肃’道:“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死了?”

  她睨了祁韶东一眼,没说话。

  “诶诶,我讲真的,那要是晚一点点,你人就不在这儿了!”祁韶东见她不信便又道:“不信你问小白子,早上是他抱你过来的。”

  “咳咳···”被点名的寂白尴尬的咳了几声,“的却如此,如果晚一点,后果就不敢设想了。”吴奚奚用手撑着床,疑惑道:“你说你为什么每次都身受重伤的出现呢?”

  囚凰抽了抽嘴角,没好气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

  海施善提着骨鞭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囚凰看着她手中的骨鞭有点害怕,想到那根鞭子一下就抽飞了秋凰苼,还将她打得血肉模糊就不禁颤抖。

  “咦,凰凰你怎么在发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旁边的吴奚奚看到她一抖就叫了出来,祁韶东闻言把囚凰的伤口检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便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脸凶相的对着海施善道:“你看看你,冷气都把凰丫头给冻到了!”他说完话就觉得冷了不少,他以为是海施善的缘故所以没注意到寂白深沉的眼神继续对她谆谆教导。

  海施善瞥了他一眼,动了动手中的骨鞭,祁韶东一看海施善准备打人就闭嘴了。囚凰看着他们四人默默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去却被吴奚奚给摁了回去:“你们干嘛啊,我下午还有比赛。”囚凰见四人都盯着她便无奈的耸了耸肩。

  寂白默默地给她掖了掖被角,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因为你和秋凰苼受伤,所以有你们俩的比赛都换到明天了。”

  她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说,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不一会就睡了过去。祁韶东硬拉着要留下的吴奚奚走了,房间就剩下了熟睡的囚凰和寂白还有海施善。

  海施善看着只顾照顾囚凰的寂白欲言又止,“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寂白手没停,却是察觉到海施善的反常。

  “江焕儿没死。”

  ‘啪’的一声,寂白手中的手帕掉到了地上。他捡起来洗了一下又继续给囚凰擦脸,面无表情的脸上无一丝波澜。

  “那又怎么样。”他说的很是轻巧,可他略微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她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可你的心里还有她的影子不是吗?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自欺欺人了?”海施善站了起来,对着寂白的背影放下狠话,“就算你不亲自做个了解,寂府也会帮你的。”

  他收起手帕,“随便你们吧。”海施善复杂的看了寂白一眼,转身离开。

  ……

  ‘哗啦’秋凰苼把她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凰思看着沁血的纱布摇头,自从凤囚凰回来以后她就越来越暴躁了。

  她颓废的坐在地上,头发凌乱的垂下,“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事情都向着凤囚凰!”她拾起摔碎的瓷器砸到凰思的脚边。

  凰思也不阻止,就这样任由她发泄。

  好半晌过去,秋凰苼才安静下来。她安静下来后凰思才招呼婢女进来收拾东西。

  那婢女走到秋凰苼身边收拾地上的东西,刚拾起瓷片就被秋凰苼抓住手用瓷片割破了喉咙。吸干她的灵力后秋凰苼就把她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你……”凰思见她如此草率便皱起了眉头,秋凰苼挥了挥手,跌跌撞撞的走到软踏边躺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