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震撼全场(五)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棠心诞 4 2017-09-14 21:31:55

  又和赵兮枼瞎扯了一会囚凰才去芙蕖园看封筱疏。

  封筱疏一看到囚凰就开心的扑了过去,她一把接住封筱疏,捏了捏她的脸把她抱到了床上,“筱疏有没有好好听话?”

  女孩连连点头,“有哦,筱疏可乖了!”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囚凰也露出一丝笑容,不过她的笑容有许些疲态,“我最近可能要忙几天,没什么空来看筱疏,你要好好听莲子姐姐的话,知道了吗?”女孩迟疑了一会才点头,“嗯,我一定会听莲子姐姐的话!”她裂开嘴一笑,那笑容让囚凰感到一丝愧疚,是她把人接到大房,可却不负责任的把她丢给了别人。

  可那愧疚终究没缠绕囚凰多久,因为她真的没多少时间去亲自照顾她。

  马上就是决赛了,她马上就要和秋凰苼对战,说不慌那是假的,她慌极了。

  无法确定秋凰苼到底有多少手段,这让她很心慌。

  而且秋凰苼已经跨过法者的门槛踏入法圣境界了,她却还在巅峰法者徘徊,久久不能踏入法圣境界。

  “凰丫头。”寂白蹲在囚凰的屋顶上,对看着她的囚凰挥挥手,然后跳了下来。

  “你丫的不好好当你的代表来我这干啥?”囚凰郁闷的朝他扔了个杯子,寂白稳稳接住并放到了桌上。

  “上次的事是我不对···”寂白话还没说完囚凰的脸就开始有些红晕了,她把寂白推到门外,然后砰的关上了门,“别让我再看到你!”他不对?然后呢?对我负责吗?

  寂白在门外有些尴尬,他无奈一笑,伸出手敲门,“你开开门。”

  “不开!”

  这话吼出后,门外就没了动静。

  她用灵力探了探,确定屋外没人后才小心翼翼的开门,她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有些败兴地走了回去。

  窝在树上的寂白看到囚凰脸上的不高兴后心情大好,一跃跃到屋顶上,掀起一片瓦片,扔了个东西进去。

  在床上打坐的囚凰被‘叮’的一声惊的睁开眼,一个小布包安稳的呆在地上。

  捡起小布包放在腿上,正想解开布包,可她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把布包给丢开了。她坐回床上,继续打坐。

  又一个晚上花在了修炼上面,天一亮囚凰就沉沉睡去。她已经度过了好几个这样的夜晚了,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了,虽然这对她来说没什么,但身体的反应是让她睡觉。

  于是这一睡就睡过头了,等她到达武斗场的时候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十秒,就差十秒她就赶不上了,她就要输给秋凰苼了。

  秋凰苼的面色看起来非常不好,她以为囚凰是怕了所以不来了,谁想在最后几秒钟她赶了过来。

  看着她黑的滴水的脸色,囚凰扑哧一笑:“怎么?你怕我,所以不想我来?”

  “哼,就你这种实力,别做白日梦了!”秋凰苼没用灵力,而是用武力来对付囚凰。

  微眯眸子,囚凰接下她的拳头,朝她的下腹攻去。秋凰苼一个翻身躲过,用腿横扫。囚凰跃起,脚踹向她的脑侧。秋凰苼微微前倾,一把抓住了囚凰的脚腕。

  囚凰用力向前一蹬,然后在空中转了个圈儿,摆脱了秋凰苼的手。

  “半年过去,不过如此!”秋凰苼看着囚凰,嘴边一抹不屑的笑。囚凰拍拍手,语气轻佻:“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没有变化呢?”话落拿出匕首朝秋凰苼袭去。

  秋凰苼聚灵,格挡了囚凰的攻击,还顺便朝她连挥几支灵力箭。躲过灵力箭,囚凰把手中的匕首扔向秋凰苼。

  秋凰苼微下腰躲过匕首,匕首则转了个弯回到了囚凰的手上。她冷哼一声,手作刀状朝囚凰砍去。囚凰用手臂挡回她的公式,趁她不注意一拳打到她的小腹。

  “嗯······”秋凰苼蹩起眉头,该死!······

  她双手快速结印,无数小火苗朝囚凰袭去,囚凰原地结盾,挡住了一部分火苗的攻击,另一部分的火苗朝底下的人群袭去,裁判大惊,立刻凝了一个结界把火苗挡了回去,由于位置作用,所有的火苗都朝囚凰飞去。

  她虽反应迅速却也被火苗击中了后背,一股灼烧感在她的后背蔓延。

  护盾破裂,囚凰微喘着气,凝出一把灵力剑刺向秋凰苼。后者眸子一眯,凤囚凰竟然到法者了?看来她得再下点狠手了!秋凰苼握住剑身用力一捏,灵力剑就消散了。

  囚凰见此咬牙,这就是法者和法圣的差距!

  突然,她眸光一闪,直直的朝秋凰苼扑去。

  秋凰苼一把拉住囚凰的手,使她无法靠近她。囚凰看着她握住她的手狡黠一笑,反抓住秋凰苼的手,开始对她灌输鬼力。

  可能是因为鬼厉吞噬了云之力,囚凰在输出鬼力的时候感觉背后的灼烧感减轻了不少。

  秋凰苼在囚凰反握她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她想把手抽出来却发现她的手就好像和凤囚凰的手黏在一起了一样,怎样都抽不出来。

  她用另一只手聚灵却发现所有灵力都往被抓住的那只手涌去然后进入了囚凰的身体里。

  秋凰苼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囚凰,然用拼尽全力的把囚凰打开。

  “呼呼呼……”被强迫中断的囚凰连连退后好几步,拼命的喘着气。

  秋凰苼想要一鼓作气的除掉囚凰,可还没靠近就被一股力量弹开。

  是天地力量,囚凰晋升到了法圣境界。

  “法圣又怎么样,一个刚刚晋升的人能强到那里去?!”在天地力量消失的一瞬间,秋凰苼一脚踹向囚凰的下腹。

  囚凰刚刚踏入法圣境界,体内的灵力繁絮,被秋凰苼这一踹便乱了阵脚,灵力在她的身体里乱窜。囚凰蜷缩在地,手捂着下腹冷汗直流。秋凰苼逼她翻过身,脚踩在囚凰的下腹,手捏着她的下巴:“看吧,你现在要死了,有没有人来救你?”

  囚凰此时疼痛难忍,自然没心思去理会秋凰苼,后者脚下用力,咬牙切齿道:“凤囚凰,你究竟在高傲什么?我能杀了你那个所谓的妹妹自然也能让你消失,你究竟在高傲什么?!”

  拾起匕首,朝秋凰苼压着她的腿刺去,她吃痛的挪开脚,囚凰乘机一跃而起,将秋凰苼踹开。她揪着秋凰苼的衣服,断断续续道:“是,我是没有你厉害…但那又怎么样?…我就是比你高贵…你永远都是我底下的那个人!…”话落便将她甩下了武斗台。

  底下的人群一阵唏嘘,之前说囚凰赢得不光彩的人都夹着尾巴不说话了。

  台上的凤逐夜也十分吃惊,没想到仅仅半年,囚凰就从蓝阶到达了如今的法圣。

  “凤囚凰,胜。”囚凰此时已经精疲力竭,实在没有什么力气说话。可在她的余光瞥到海施善的时候她又精神了起来。

  她做到凤逐夜下首,看到秋凰苼被逼着上了武斗台。海施善就站在她的对面。

  秋凰苼看到海施善满脸的惊恐,她狂摇头道:“不要,不要…”海施善手一张,骨鞭安安稳稳的待在了她的手中,“这是代价。”她清冷的声音对于此刻的秋凰苼来说是如此的无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