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九小姐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棠心诞 562 2017-09-10 14:46:00

  秋凰嫣却不在意,在一旁沾沾自喜。

  有人在看她!秋凰苼朝囚凰的位子看去,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她疑惑的收回眼神,难道是她的错觉?可她刚刚明明就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啊!

  囚凰在人群中长吁一口气,还好她刚刚闪的快,不然就被秋凰苼发现了。不过囚凰还是有点后怕,她才看了她几秒钟她就发现了,这洞察力也太敏锐了吧?就像是受过专业训练一样。

  专业训练?她突然就想到了上次那个朝她射箭的人,不会是她吧?囚凰不明显一抖,那就很可怕了!

  那人会炼制傀儡,这就是囚凰怕她的原因,虽然杀了傀儡主人也会受伤,但傀儡也没有那么好杀,如果没有一次杀了它,它就会越来越强,直到它完成主人的命令。

  复试比完了,人群渐渐消散,囚凰深深地看了秋凰苼一眼,快速离去。

  有她的场次在后天,所以囚凰回到阁楼便开始修炼,也不担心会忘了时间。

  傍晚,囚凰才开始研究比赛规则,初赛,普通的1v1对比,淘汰赛,由参赛者自由组成五人的队伍与其他队伍进行混战,哪一队先少三个人哪一队就全员淘汰,抽签赛,顾名思义,抽签对号战,其中有一签是空签,中者直接淘汰,决赛就不多作解释了。

  而囚凰最感兴趣的就是淘汰赛了,如果秋凰苼一队没了三个人那她不是也要淘汰?想想就想笑。其实要真的讲起来,每一轮比赛都会有点不公平,因为运气成分也是占比重较大的,要是一个法圣抽到了空签岂不是很憋屈?不过呢,运气好也是成功的一大助力!

  第二天,囚凰淡去乔装,就这么回了凤府。

  她先去凤逐夜的书房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去了武斗场他们进行淘汰赛。

  凤府的人自然组到了一起,秋凰苼,秋凰嫣,赵兮枼,赵兮九,还有五房的八小姐俞诗蕴。五房与四房一向走得近,俞诗蕴自然和赵兮枼赵兮九比较亲。

  秋凰嫣一看到他们三个就嘲讽起来:“你们三个可别拖后腿啊!”俞诗蕴瞥了她一眼阴阳怪气道:“你别拖累我们就不错了,弱鸡!”

  “你!”秋凰嫣想教训她却被秋凰苼拦住,“够了,都别闹了,像什么话!”被她这一训斥,她们二人都不再说话。赵兮枼嗤鼻一笑:“二姐好生威风。”说着还鼓了鼓掌。秋凰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凰嫣,兮九,诗蕴守后排主攻击,我和兮枼在前排主防御。”说完她也不管他们的意见,就这么上场了。

  听到秋凰苼的战略后囚凰暗自摇头,她不过问一下他们所擅长的位置就这样按照等级安排站位,实在不妥。

  果然,上场后她们并没有按照秋凰苼说的站,而是调了一下,俞诗蕴被换到了前排。

  秋凰苼虽不满,可抵不过他们三人的炮轰,只好妥协。

  看到他们的调整,囚凰欣慰点头,果然还是赵兮枼考虑的比较周全。

  秋凰苼那队赢了后囚凰就再没有兴趣看下去了,她在凤府到处转悠,走着走着就到了三房的归属地。

  三房子嗣稀薄,至今也只有九小姐封筱疏一个孩子,而且她还体弱多病,一直都靠丹药来维持健康,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无法修灵学武。

  不知怎么地,囚凰竟然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她一进院落就听见了咳嗽声,听声音应该是封筱疏咳的。进出的奴婢们看到她均是一惊,“大小姐。”天哪,是哪阵风把这位人人敬之的大小姐给吹来了?!

  “你们都干自己该干的活去,我就是来看看九妹。”话落她朝封筱疏的银莒居走去。她走后,后面的婢女们都小声议论起来:“这大小姐从来不来三房,今日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不知道啊,你们说大小姐会不会是来视察的啊?”

  “啊?不会吧,大小姐不是不管这些的吗?”

  “那我们克扣九小姐银饷的事大小姐会不会查出来啊?”

  “真的假的?快去知会知会湘姐姐,让她想想办法!”

  说罢她们一群人便去找流湘了。

  推开银莒居的门,一股浓浓的药味夹杂着其他的香味一起飘了出来,“咳咳咳···”又是一阵咳嗽。

  她走进去,顺便带上了门。

  整个寝室都是古红色的,一阵阵咳嗽声从内阁传出。她拨开轻纱走了过去。

  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硕大的古红色木床上,发丝凌乱,还时不时咳嗽几声。她尽量放轻语气:“筱疏?”

  床上的身影一顿,一张枯瘦苍白的小脸映入囚凰眼中。她惊得捂住嘴,天哪,她怎么会如此消瘦!漂亮的五官镶嵌在这张干瘪的脸上顿失色彩。

  “你是谁?”她的声音沙哑至极,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我是你的大姐。”囚凰坐到床边,想抱抱这可怜的孩子,却被她躲了过去,“你···你不要过来,我···我怕···”她刚刚是躺在床上所以囚凰没看到她的身体,现在她坐了起来囚凰才看到她到底是有多瘦,小小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竟显得如此的肥大!

  府内的衣裳发放都是根据年龄发放的,她的衣服竟如此不合适,虽说她身体抱恙,但凤府一直都有提供丹药给她,再病也病不成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营养不良!再加上她对她害怕的样子,看来这群奴才没少苛刻虐待她!

  这时,角落传来一道颤颤巍巍的男声:“大小姐···”囚凰这才发现门后居然还有人,她对那男孩招了招手,男孩便跑到了囚凰跟前哭诉道:“大小姐,你帮帮小姐,那群人整日虐待小姐不说,还给小姐吃剩饭剩菜,把小姐的银俸也拿走了······”囚凰脸色愠怒,堂堂的三房嫡小姐竟然过着如此不堪的生活!

  她对封筱疏伸出双手,语气温和道:“筱疏,你愿不愿意离开这里,和大姐一起住到大房去,这样没人能欺负你了。”大概是囚凰眼中的真诚打动了她,她对她张开了双臂。囚凰一喜,抱住了封筱疏。她站起身,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才疏恒!”

  “好,你跟我走。”话落便跨步走向门口,疏恒小跑着跟在她的后面。

  囚凰才刚出房门,就遇上了被婢女们喊过来的流湘。她一看到囚凰就跪了下来“大···大小姐。”她本以为那些婢女是骗她的,却没想到囚凰是真的过来了。

  “大···”流湘话未出口,就被囚凰厉声打断:“你们给本大小姐跪着!疏恒,我们走!”说罢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的径直走了出去。

  因为今天族比,人都在武斗场,所以囚凰这一路上没碰上什么人,也没几个人知道她回来了。

  “莲子,收拾一间房间出来!”(莲子是囚凰的贴身婢女)正坐在石椅上的莲子听到囚凰的声音先是一愣,然后惊得跳了起来:“小姐你回来了!咦?这是?”

  “先别问那么多,快去收拾一间房间!”

  “哦,好好。”

  莲子是训练过的婢女,收拾的速度比一般的婢女要快许多,不一会就收拾好了,“小姐,收拾好了,进来吧!”

  直到把封筱疏放到床上,囚凰才放下心来,看到莲子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笑道:“这是三房的九小姐,这是她的下属疏恒,他们以后就住这里了。”莲子被惊得瞪大了眼睛:“什么?!九小姐?为什么九小姐会消瘦成这样!”

  “莲子你去准备一份药粥给筱疏喂下。”囚凰给她掖了掖被窝,对莲子吩咐道:“熬好后去把负责分配婢女的管事给我叫来。”

  “好的小姐。”

  ······

  过了一会儿,莲子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小姐,管事已经在前厅候着了,这儿由我来看着吧。”点了点头,又吩咐了封筱疏几句让她听莲子的话。囚凰这才启步去前厅。

  “大小姐。”丁管事见囚凰出来便弯腰行礼,囚凰挥了挥手,坐到了主位上:“丁管事,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应允。”丁管事连忙哈腰,“大小姐您尽管吩咐,小的一定办到。”闻言,囚凰勾唇一笑:“好,我要你把三房所有的奴婢都遣了,包括那个大婢女流湘。”

  “这···恐怕家主那里不好交代啊···”听到她说要把三房所有的奴婢都遣了,丁管家有些犹豫了。

  “你放心,爷爷那里自然由我来说,你只需负责遣人就行了。”囚凰挑了挑眼帘,笑着看着丁管事。

  “那好,小的这就去把她们遣了。”丁管事正想退下,却被囚凰叫住,“等等,不要告诉别人我见过你,不然,后果自负···”

  “是是是,小的一定不会乱说的,那···小的退下了?”丁管事看了看囚凰,见她挥手,便快速的离开了。

   “小姐···”莲子见丁管事走了,便喊了囚凰一声。

  “怎么了?”不会是封筱疏出什么状况了吧?

  “九小姐她不肯喝粥,奴婢怎么说她都不肯喝。”

  闻言,囚凰皱起眉头走进封筱疏的房间,只见她恶狠狠的盯着药粥,嘴巴紧闭。囚凰端起碗坐到她的旁边,“筱疏为什么不乖乖吃粥?”

  女孩嘴巴一撅,“恶心!”

  疏恒见囚凰变了脸色便出言解释,“以前小姐吃的粥都是馊的,她们还在小姐的粥里加料······”

  囚凰脸色一冷,这群人真是该死,看来她只是逐她们出府的惩罚太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