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突破法者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棠心诞 82 2017-08-28 15:34:04

  眼前的人分两批,一批是秋凰嫣,一批不认识,他们的中间是伏地珠。

  她蹲在草丛里,就这么看着外面的几人争吵,打算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反正她易着容,他们都认不出她。

  “你们搞什么,明明伏地珠是我们先发现的!”一名粉衣女子气鼓鼓的对着帝西轩怒斥。

  秋凰嫣上前一步挡在帝西轩的前面指着粉衣女子道:“谁说是你先发现的?一,你没拿着它,二,这上面没有一丝属于你的标志,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连翘你别太过分!蝉衣,你去把伏地珠拿过来。”

  “是,小姐。”

  见蝉衣就要拿走伏地珠,连翘急了,正要上前找他们理论却被身后的男子拦住,她挥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连翘的态度并不好,可男子却没有生气“我们打不过他们三个。”

  连翘也知道是自己冲动了,她皱着眉头,咬着嘴唇微撒娇道,“那我们怎么办,白苏哥,没有伏地珠青黛他就突破不了法者了了······”

  白苏拍拍她的背在她耳边轻声安慰:“别急,他们人多,硬抢的话是抢不过他们的。只能找机会智取。”连翘不满的撇撇嘴,“早知道就把青黛也拉过来了·····”

  然而就在蝉衣要拿走伏地珠的时候一颗石子打中了她的手,她惊呼一声,手离开了伏地珠。

  这时一道白色的影子快速闪过,待众人回过神时却发现,

  伏地珠不见了!

  而此时的草丛里,四不像摇着短小的尾巴,嘴里咬着伏地珠,讨好的看着囚凰。

  囚凰满意的摸了摸四不像的头,“晚上给你加餐。”然后深深地看了白苏他们一眼,计谋是不错,只可惜遇上了她!

  寂白看着眼前白色的小兽,觉得有些眼熟:“四······”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囚凰拉跑了,她还边跑边念叨,“嘘,别说话,他们要过来了,我们快跑!”

  轻轻的捏了捏囚凰握着他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暖暖的。

  看了看前面的囚凰,只顾着跑路,并没有察觉他的小动作。

  见此他又捏了几下,嘴角慢慢扬起,之前的不愉快被一丝小兴奋给取代。

  “呼···呼···呼···”囚凰停在一颗老树旁轻喘气,寂白喉结一动,不受控制的吻上囚凰。

  “轰!”囚凰脑子一炸,不明所以的眨巴眨巴眼睛。

  哈?什么情况???

  趁囚凰还没反应过来,寂白离开她的唇在她耳边呵道:“我现在有事,下次再来找你。”

  看到囚凰红了耳根,寂白才偷笑着离去,待到红晕退下,囚凰对着他离开的地方气道:“我靠,老娘的清白啊!!!”

  前方的寂白脚步一刹,轻笑道,“真是一点都不淑女······”

  在寂白看不到的地方,一个白色的身影依偎在树后,一双纤细的手紧紧地陷进了树皮,当她看到寂白吻囚凰的时候小脸煞白,一双水眸直勾勾的盯着寂白直到他离开。

  和桃夭夭闹脾气的海施善正好看到这一幕,一边佩服寂白的勇气,一边对着女子冷冷道:“原来你没死啊?怎么在这偷偷看着,不上去说两句呢?”

  白衣女子听到声音明显一颤,回头看到海施善就可怜兮兮的说道:“善善···”

  “别这样叫我,我们不熟。”海施善说话毫不留情,语气中明显的厌恶让女子面色一僵。

  “善善···你不要这样,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善善,你跟他解释一下好不好···我不能离开他,也离不开他······”女子扯着海施善的衣袖恳求。

  用力扯开女子的手一甩,弱不经风的女子就被甩在了地上,海施善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够了!江焕儿,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你也看到了,寂白他现在不需要你!本以为你和任伊人不一样,原来是我错了,你和她一样的贱!”

  轻蔑的看了江焕儿一眼,海施善跨步离去。江焕儿保持着跌倒姿势拼命摇头,“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囚凰气恼的回到空间,把对寂白的气撒到了他的衣服上,把他的衣服扔在地上跺了两脚她才解气,却又想到他救过自己这样好像不太好就灰溜溜的把衣服洗了一遍。

  直到把他的衣服洗好弄干后囚凰才开始吸收伏地珠上的灵力。

  原本沉睡的丹田开始运作起来,把浓郁的灵力压缩成一小缕送入身体各处,然后又收回丹田冲破那薄如蝉翼的灵力壁。

  灵力很凶猛,可却撼动不了那灵力壁一分一毫。

  她的额头上隐隐有汗珠冒出来,如果这次不能突破的话,那她就别想到法者了!

  过渡和赤炼这两个阶段是最重要的,如果不尽快突破的话,那可能一辈子就留在过渡或赤炼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