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麒麟颂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棠心诞 1420 2017-08-12 19:14:42

  囚凰一边感慨内围的宏观,一边警惕的注意的周围的情况。

  “啊!”一条藤蔓从后面将囚凰的脚缠住,提了上去。

  囚凰整个人都不好了,树藤一转,囚凰倒了过来。

  她用灵力将树藤斩断,一个漂亮的翻身,完好无损的落到了地上。

  “咦?紫阶?”一个白发老头站在囚凰面前,盯着她额头的印记看了好一会,“火麒麟?你是火汐的孩子?”

  听到自己母亲的名字,囚凰心中一动,可还是对他充满芥蒂。

  老人见她排斥他也不介意,他长叹一口气,“火汐是麒麟族最宠的孩子,可就是这样的溺宠,让她走进了深渊。”他看着囚凰一字一顿,“她爱上了人类。”

  “人和妖是没有可能的,大家都懂,可火汐却执意而行。于是就有了你,麒麟族族长,也就是你的外公一气之下把火汐关了起来,本只想让她好好反省,谁知她竟然不顾生死的硬闯出去找你父亲!”他看了囚凰一眼,沉默了一会才继续道:“麒麟族的族长气她如此便就不管她了。没了麒麟族庇护的火汐受尽欺负,自傲的她当然不会就这样任着他人欺负她,于是她就还手,可他们竟然集结起来要把将近临盆的火汐给杀了!”

  他赤红着眼,死死的盯着囚凰,“若不是为了保你,你母亲根本就不会如此受迫于他人!你母亲身怀重伤,却坚持把你生了下来。生下你之后,她就再没办法维持人型,化成了火麒麟。可你的父亲,不,他不配当父亲,他赶到时火汐已经化为火麒麟,她以为是她把你母亲杀了,竟然对她下杀手!”

  囚凰心中一痛,艰难开口:“这么说来,是他杀了我母亲?”

  老人猛的回头,“对!他想杀了你母亲!不过你母亲没死,她进入了你的体内。”

  他看了看囚凰额头上的印记,低沉道:“准确来说,你头上的印记,就是你母亲化成的。”

  囚凰这才明了,不过她还是不明白,“那我父亲……”

  “哦,他啊,麒麟族族长知道这件事后就杀了他,不过没人知道是他杀的。”话落他笑了笑,仿佛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囚凰冷漠抬眸,“我为什么耍相信你”

  而老人却完全不关心囚凰相不相信,他撇了她一眼,“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告诉你了。”

  “照你这么说,为什么我外公不把我接回去?”

  他的眼神扫了扫囚凰,轻蔑道:“你?把满身人类气息的你接回去估计你得死。”

  囚凰眼角一抽,虽然他的语气不太好,但他说的确实好有道理!

  想完囚凰就略过他,朝左边走去,她还没走两步久被老人拦住,“你要去麒麟族?”

  囚凰看着他挑眉,“为什么这么说?”

  他努嘴指了指后面,“这是去麒麟族的路。”

  囚凰瞪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随便选的路,我怎么知道这么巧,再说了,我不能去吗?”

  老头胡子一横,“你居然瞪我!”

  囚凰扶额,这不是重点好扒!!!

  于是囚凰直接忽视老头朝麒麟族的反向走去。

  老头见拦不住便在后面喊道:“你会后悔的!”

  囚凰潇洒挥手,“我不会!”

  走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她的周围有一阵灵力波动,她连忙用灵力结成灵力盾,慢慢的前进。

  囚凰看到前面有一个山洞,她犹豫了一会,走了进去。

  外面看来平凡的山洞内部却别有洞天。

  火红的山洞壁刻着一些囚凰看不懂的壁画。她摸着这些壁画,顺着它们往里面走去。绕了一阵弯路,囚凰来到一睹墙前。

  “麒麟颂……”囚凰摸着上面的字默念,“明亦朝夕,毁于万年。记乃以不忘祖,不忘己也。始之火舞,乃祖。盛之火逸,乃奇。强之火汐,乃培……”下面的字,她就看不清了。

  感到身后有异样,囚凰迅速回头。

  一个灵力球直冲囚凰面门。

  囚凰大惊,连忙凝结盾牌。虽然她快,可灵力球还是把她击倒。

  她扶着墙,看着走过来的人满目警惕。

  为首的人目光冷冽,正要解决囚凰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住手。”

  人群一分为二,从后面走出一名持着拐杖的老人。

  老人与囚凰面对面,眼睛却盯着她额上的印记。

  囚凰见气氛尴尬便先开口:“外…外公?”

  她语出惊人,人群开始有点骚乱。

  老人一杵拐杖,人群就安静下来了。

  他慈祥的看着囚凰,“你是汐儿的孩子?”

  囚凰刚想回是,但有人比她更快一步:“不可能,她这个满身人类气息的人怎么可能是姑姑的孩子!”说话的人是之前攻击她的人。

  “闭嘴!”老人瞪了男子一眼,看着囚凰认真道:“孩子,你告诉我,你母亲是不是火汐?”

  囚凰顶着男子杀人的眼神道:“是。”

  老人闻言激动的抱住囚凰,他抹了抹泪水,辛酸道:“都是我对不起你啊,你看看你,都瘦成这样了,一模还挺硌手的。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应该把你交给凤府的人。”

  囚凰的鼻子酸了酸,声音略哽,“没事的外公,爷爷对我很好!”

  “别在我面前提他!”火秫胡子一横,眼珠子直转悠,“他还向我保证来着……”

  囚凰顿时心一塞,感情外公爱的是爷爷?

  火秫看到囚凰捂着胸口,以为她胸口疼便关心道:“凰凰怎么了?是不是火斯那小子弄疼你了?没事外公教训他。”说罢就准备对火斯挥灵力。

  囚凰听到火秫喊她凰凰就又是一时心塞,见他是真的想教训火斯就立刻阻止,“没有没有,就是找到外公有点激动。”

  火秫听到她这样说瞬间老泪纵横,“是外公对不起你啊……”

  囚凰见火秫飙泪连忙转移话题,她指了指有麒麟颂的墙壁道:“好了好了,外公,这麒麟颂是什么啊?”

  火秫巴不得在囚凰面前多风光一会,听到她提问就立刻为她解释,“这是……”

  “爷爷,这可是麒麟族的机密!你怎么能告诉她一个外人?!”火斯见火秫就要说出口连忙阻止,却遭到火秫一声呵斥,“火斯!你怎么说话的!她是你姑姑唯一的孩子!你不维护她就算了,还排挤她!”

  囚凰看火秫这么维护她,心里一阵感动。

  她拉住要去打火斯的火秫小声道:“外公不生气,我们悄悄说。”

  “好好好。”火秫点点头,把囚凰拉到墙壁前嘀咕道:“麒麟颂是麒麟族的祖先火舞用最后一丝元神创建的。每一代子嗣中都会有一个是负责书写和更改的人最重要的是使女也负责选出下一任族长然后誊写在这壁画上由下一代使女公布。”

  他小纠结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囚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一代的使女就是你,负责誊写和更改的人就是你。”

  囚凰挑高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火秫,“我?你确定?我可是只能看一半的内容,下面的就看不了了?”

  然而火秫只是用一种为什么我都懂而你却不懂的眼神看着她。

  囚凰摸了摸鼻子,转过身去。

  但就是这一转身,她才发现她能看到下面的字了。她转过头疑惑的看着火秫。

  火秫摸了摸囚凰的头,直直的看着墙壁,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其实我们都看不懂上面的字。”

  囚凰闻言吃惊的看着火秫,“看…看不懂?”

  对于她的吃惊火秫就显得淡定多了:“对,我们看不懂。我们看见的只是一种符字,而你却能看懂。”

  他抚摸着墙壁,眼中满是失落,“三万年了,我也老了,前任使女蓝羽韵失踪,我们又找不到下一任使女,换不了族长。”

  他转身走了几步,沧桑道:“我真的累了。”

  囚凰瞥了瞥壁画,看到后面的火斯二字挑了挑眉,虽然她认为火斯这人不怎么样,但看麒麟族相信火斯的样子,他人品应该不差。

  又看看火秫那巴不得早点退位的样子眼角一抽。

  正准备告诉他们时却传来猫女慵懒的警告:“别告诉他们,等你把麒麟颂继承了,稳定之后再告诉他们。”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妖,都是善变的。”

  囚凰目光一动,看了看“痛苦”的火秫勾起唇角,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眼骨碌一转,装无辜状:“可是我看不了后面的字…”

  火秫眼睛一亮,拉着她的手激动道:“没关系没关系,继承了你就看得懂了,来来来,我帮你。”

  他用指甲在囚凰的指尖刺了一下,血珠出来后就立刻把她的手摁在了壁画上。

  囚凰的手指一阵生疼,看了看一心想要知道答案的火秫摇摇头却也没说什么。

  精神世界的猫女冷嗤一声,“一群老滑头。”

  囚凰在血珠摁上去的一瞬间就感觉身体暖暖的,她闭上眼睛,直到温暖感消失才睁开眼睛。

  她刚睁开眼睛火秫就蹭了上来,“关心”道:“感觉怎么样?”然后把囚凰拉到壁画前,“在看看,能看懂了不?”

  她眸光一沉,凑近了一些,给人一种仔细观察的错觉。

  半晌后她失落的摇了摇头。

  火秫看着摇头的囚凰面色一沉却又瞬间恢复,但囚凰还是捕捉到他嗜血的面色。

  囚凰在心里摇了摇头,果然如猫女所说,妖都善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