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恢复灵力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棠心诞 504 2017-08-07 23:23:36

  尽管他的步子很轻,可囚凰还是察觉到寂白在跟着她。她抿着唇,什么都没说,就任由他在她的身后。

  囚凰这一路从外围到中围与内围的边界,愣是一头魔兽都没看见。她以为是寂白的原因,殊不知魔兽怕的是她。

  她在边界线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返回决定中围寻找。

  坐在地上揉了揉脚,囚凰嘟起嘴小声抱怨,“这家货的身体机能也太差了吧,才这么一小段路就不行了。”(乱入:喂喂,你以前都是用飞的好不好!)看到她揉脚的寂白一顿,刚想过去帮她揉,却见她的眼睛一亮。顺着她闪亮的眼睛看去,释灵草?!寂白有些惊讶,没想到这种地方也会有释灵草。

  囚凰连忙不顾酸痛的脚冲到释灵草面前,干脆利落的把释灵草连根拔起。正想喊小心的寂白一愣,为什么负责守护释灵草的须尨兽没有出现?这也太不合常理了吧?

  兴奋过度的囚凰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当她正准备将释灵草放入空间时,一条鞭子甩了过来。囚凰一躲,看向她的左手边。

  一男一女并列走了过来,女子手持银鞭,身着红衣,不屑的看着囚凰,趾高气昂道:“你,把手中的释灵草放下,本小姐要了!”囚凰挑了挑眉,没有理她,只是小声嘀咕:“嚣张跋扈,没有一点规矩,不愧是二房的人,都是如此没教养。”

  没错,女子就是从小就在外学习的凤府三小姐秋凰嫣!

  随意的撇了她一眼,囚凰淡定自若把释灵草放进了空间。

  秋凰嫣见囚凰无视她,气不打一处来,挥手就把银鞭甩向囚凰。后者目光一冷,正准备教训她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抓住了银鞭。

  囚凰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寂白,后者只是微微一笑。

  秋凰嫣扯回银鞭,想要骂他们却被身边的男拦住:“嫣儿,不得胡闹!”秋凰嫣气愤的跺了跺脚:“我……”话未出口,就被男子瞪了回去。

  男子将秋凰嫣扯到他的身后,对囚凰抱拳道:“在下帝西轩,不知姑娘能否将这释灵草给在下,在下有急用。”

  囚凰扬眉一笑,“真是不好意思,这释灵草我也正好有急用,所以就不割爱了。”

  被拒绝的帝西轩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没有计较,“既然姑娘不愿割爱那在下也就不勉强了。”话落便拉着秋凰嫣准备走,秋凰嫣自然不会就这么走的,她甩开帝西轩的手,气道:“释灵草可是神女要的,我们找了好久才看到这么一株,怎么能就怎么走了!”

  接着她对囚凰不善道:“我告诉你,你最好把释灵草给我,我的鞭子可是……”没等她说完,帝西轩就怒喝,“够了!”他扯过秋凰嫣,对囚凰说了声抱歉就拉着秋凰嫣准备走。

  看着秋凰嫣憋气的样子她微微一笑,“看你们这么想要释灵草,我就提醒你们一下,这释灵草是双生草,不远处应该还有一株,你们可以找找看。免得某人说我自私自利。”说完她就转身离去。

  帝西轩闻言有些激动,连连感激,“多谢姑娘,姑娘以后若是有什么麻烦找我就是!”囚凰脚步一顿,挥了挥手,“我可是记住了,你别抵赖。”然后就快速离去,生怕后面的两人跟上来。

  这不废话嘛,囚凰一不能修灵的“弱”女子怎么可能打得过紫阶的秋凰嫣和过渡阶的帝西轩!

  她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山洞中,寂白则守在洞外。囚凰复杂的看了寂白一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他想看就让他看吧,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

  想着,囚凰便从空间取出释灵草吞了下去。释灵草化为液体进入囚凰的丹田,开始她感到一阵清凉,突然她的丹田一阵灼烧。她攥紧了拳头,让指甲刺入掌心来保持清醒。

  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她苍白的脸上滴落到地上。囚凰瞪大了眼睛,不让自己睡过去。

  而守在洞外的寂白也发现了异常,他冲进洞,看见囚凰手上的血迹瞳孔一缩。

  他把手搭在囚凰的肩上,用灵力来舒缓她的痛楚。

  她扯出一丝微笑虚弱道:“谢谢……”寂白皱眉冷喝:“闭嘴!”

  囚凰闭上眼睛,皱紧了眉头。虽说寂白输入的灵力让她没有那么难受,可丹田的灼烧感却一丝都没减少。她终究还是没抗住,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咬破的唇上有几滴血珠,在她苍白的脸上更显凄惨。寂白用手将她唇上的血珠擦掉,又把她手上被指甲刺伤的伤口处理了一下。

  而此时的秋凰嫣二人正在和释灵草的守护兽须尨手互相伤害。

  帝西轩一手握长剑,一手牵着秋凰嫣。

  秋凰嫣趁须尨兽不注意,用长鞭将释灵草卷到手里。见释灵草到手,帝西轩拉着秋凰嫣就跑。可他们跑得再快,也没有须尨兽快,秋凰嫣的背被它挥了一爪子便晕了过去。

  囚凰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寂白那张放大的俊脸。她眼角一抽,推开了寂白。

  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灵力。

  她猛的睁开眼睛,寂白感觉他的24k纯金狗眼都要被亮瞎了。

  囚凰感觉到她不仅仅是恢复了灵力,更是恢复了她以前的蓝阶。她满脸的欣慰,至少这样她就不用从头开始了是吧?

  寂白看着傻笑的囚凰挑高眉头,有些不明所以,当他想开口问时,从洞口冲进了两个人。

  囚凰看着进洞的两人挑眉,今天还真是运气好,竟然又碰上了和她抢释灵草的两个呆包。

  帝西轩看到俩人一愣,很明显是没想到他们俩人也在这个山洞里,“呃…嫣儿她受了伤,你们能不能让我们在这待一会?”

  囚凰看了看寂白又看了看帝西轩,半晌才道:“无所谓啊,反正我也要走了,你们应该问他。”话落指了指寂白。后者则站在了囚凰身边,表示他和囚凰是一起的。

  感受到囚凰诧异的眼神,寂白只是赋予其一笑。囚凰眨了眨眼睛,看都没看帝西轩二人,径直走出了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