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闯古森

双生妖女:叱咤风云 棠心诞 1151 2017-08-02 23:23:00

  囚凰晃了晃脑袋,就踏上了恢复灵力之路。她可没忘记半年后的族比,她要让害她的人知道,她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既然惹了她,那就要付出代价。

  她看了看周边的环境,确定除了她空无一人后,便闪身了阴阳镯中。

  尽管囚凰已经见到过空间的奢华了,但再进来时她还是狠狠的咂舌了一番。不得不说原主把这里经营的很好,植物,书籍,武器,住处都划分得很好。她在镯子中找到一件衣服换上,又找了一把匕首。

  她把裙摆撕下一圈,将匕首绑在了她的腿上。绑好之后囚凰在空间中的小溪边洗了把脸,却惊奇发现额头上多了一枚火红的印记。

  她摸着印记皱了皱眉,在尢青那时,她怎么不记得有这枚印记?

  思索了片刻,囚凰摇了摇头,应该是她在尢青哪里时没注意到吧?

  然后她又摘了一些止血的草药放进衣袖,用来防患于未然。

  一切都准备妥当后,囚凰才出了阴阳镯。她看着眼前幽深的森林深呼一口气,快速的朝古森中围掠去。

  而此时的凤府二房……

  秋凰苼略显着急的看着秋凰浩,“爹,已经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凤囚凰的尸体,她会不会是被别人救走了?她不能活啊,爹!”秋凰苼越说越激动,差点就拍桌质问了。

  秋凰苼,名苼,字净心,是凤府二房的嫡小姐,为人阴狠机智,做事从不会留下把柄,最大的帮手是婢女凰思。

  秋凰浩紧锁眉头,连头都没抬就敷衍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秋凰苼见他如此便气急生笑,“呵,难道你想她活着在家主面前将一切都抖出来吗!?还是你根本就没下死手!”

  秋凰浩这才抬头,他揉了揉眉心,疲惫道:“苼儿你就放心吧,她的灵力被我全数吸食,灵魂被我打毁,根本就活不下来。”

  “那尸体总该还在吧?”秋凰苼依旧紧追不舍。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尸体说不定是被魔兽给分了呢?你现在应该重视的是半年后的族比,而不是这些小事。”话落他便瞪了秋凰苼一眼。

  她张张嘴还想说什么,但看到秋凰浩警告的眼神最终什么都没说的退下了。

  走出了书房,秋凰苼便唤来狼卫,让他们就算是把古森翻个便也要把凤囚凰的尸体找到,否则就不用来见她。

  遣走狼卫,秋凰目光阴冷的看向古森,“凤囚凰,只要是属于你的东西,我秋凰苼就一定会抢过来!”

  此时远在古森和野猪战斗的囚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且正是因为这个喷嚏,秋凰的右臂吃了野猪满满一记的真实伤害。

  右臂上的疼痛让囚凰有些精神恍惚,她一个激灵,向地面倒去。

  她的后背被野猪给偷袭到了。

  囚凰咽了口口水翻身一跃,跃到了野猪面前,她毫不拖泥带水的拔出腿上的匕首插入野猪的脖子。野猪在地面挣扎了几下,终于精疲力竭而死。

  她废力的用匕首把野猪砍成几大块,留下一块烤了填肚子,剩下的都放进了空间中当储备粮。

  她一口肉,一口水,很快就吃饱喝足了。

  拍了拍圆润肚子,囚凰扶着受伤的右臂走到小溪边清理起伤口来。

  因为天快黑了,所以囚凰就只将血洗掉,并没有对伤口进行第二步处理。

  夜色将近,囚凰却还在迷茫中徘徊,她找了白天也没找到一个能暂时住一晚的山洞。

  她的精神有些恍惚,右臂的伤隐隐作痛,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突然囚凰停下前进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向后退。

  树丛中露出一双双莹绿色的、饿狼的眼睛。

  “三阶野原狼…”囚凰咽了咽口水,右臂在不停的颤抖,脚在不停的后退,而狼群依然紧追不舍。

  若只是一只狼,囚凰或许还能一战,可这是一群狼,还是一群饿了许久的野原狼。饶是凶残如囚凰,她现在也确实有些怕了,更何况她的右臂还在一直抖。

  她一咬牙,朝后面的狼王奔去,擒贼先擒王!

  可狼群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似的,把狼王紧紧的包围了起来。半晌过去,囚凰愣是没碰到狼王的一根毛。

  狼群仿佛对眼前的猎物反抗而感到不满,便怒吼一声。

  无数风刃和树叶砸向了囚凰。

  纵使囚凰躲得再快,也被小部分风刃给打到,一片片树叶刺破她的皮肤,镶入她的血肉中。

  跌在地上,右臂承受了囚凰全身的重量。

  囚凰右臂一弯,差点就要摔到地上去。她捂着渗血的右臂粗喘着气。她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滑落在她美丽而又苍白的脸庞,为她增添了一抹无助感。

  她已经退无可退,而狼群却依旧紧紧相逼。囚凰拾起一块石头砸向最前面的狼,迅速的拔出匕首刺进狼的头颅。

  伴随着匕首拔出的声音,狼也倒下了。

  狼王见死了一个子民震怒,对着囚凰就是一声大吼。早已精疲力竭的囚凰已经无力去躲这就树叶了,只能任由它们镶入她的身体。一枚树叶扎进囚凰的膝盖,她左膝一弯,单膝跪在地上。

  汗珠大颗大颗的滴在地面,撕裂般的疼痛使她沉重的脑袋无比清醒。

  她从地上爬起来,目光凌厉。

  囚凰借助树木一跃而起,高举匕首跃向狼王。

  眼看就要成功,她却突然跌落在地。

  原来是她背后的一只狼趁她不注意在她的背上挥了一爪子。回过神来的狼王对着囚凰就是一吼,囚凰被风刃打在树上,她滑落下地,背靠着树吐出一口血来。

  突然囚凰飘了起来,额头散出红色的光芒。十几只野原狼的眼中充满了恐惧,顿时慌忙逃蹿。待野原狼都不见了,红光才渐渐散去。

  这时她额间的印记愈发火红。

  囚凰才刚落地就传来了打雷声,她抽了抽嘴角不会这么衰吧?

  果不其然,雷声过去没多久,一场倾盆大雨就直直的砸了下来。刺骨的雨水无情的打在囚凰的伤口上,疼得囚凰直翻白眼。

  就在囚凰感觉坚持不住了的时候,她摸索到了一个山洞。

  顾不上那么多,囚凰摸到山洞就钻了进去,她靠在洞壁上,拼命的喘着气。囚凰谨慎的观察着周遭的环境,确定安全后,她才完全放下心来。

  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后,囚凰就觉得身体好像被焚烧过一样,使她痛不欲生。

  咽了口口水,她起身生了一堆火。

  她借着火光用空间的溪水把伤口周围的血给清理了一下,因为身上被树叶和风刃伤到的地方很多,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拔除树叶的时候晕过去。

  囚凰猛的看向洞口,怒道:“何人在此鬼鬼祟祟,还不出来!”话落,走进一名如神邸般的男子。

  若是平时,囚凰一定会大呼美男然后扑上去搭讪。

  但现在情况特殊,囚凰连动一下都难。为了防止男子趁机伤她,她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他。

  寂白则挑着眉,就让囚凰这么看着。在她凌厉的眼神下倚着洞壁闭上了眼睛。

  寂白,名白字璞,表面上是北池国寂府嫡子,实际身份不得而知,最爱凤囚凰。

  由于体力不支,精神又高度集中,囚凰很快就晕死过去。

  听到‘咚’的一声,寂白睁开了假寐的双眼。他看着晕死过去的囚凰,犹豫了一会儿,终是过去将囚凰扶了起来。这一动,使囚凰刚止住的血又流了出来,本就白皙的脸庞更显苍白。

  纵是见惯血腥场面的寂白在看到囚凰伤口的时候也愣住了,她一女子怎么会手如此重的伤?寂白回了回神,便为她处理起伤口来。

  囚凰紧闭眼睛,口中喃喃:“冷…冷…”寂白看着哆嗦的囚凰一愣,脱下了外衣披在她身上。他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脸,低声喃喃:“你和她怎么那么像…”

  一旁的凤府。

  小砚手里拿着一个玉匣子,推开秋凰苼的房门,将玉匣子递给秋凰苼,“小姐,这是七小姐让奴婢给您的东西。”

  秋凰苼皱了皱眉头,拿过玉匣不解道:“赵兮枼?她有没有说什么?”小砚摇了摇头:“没有,七小姐只是让我把东西给您,并没有说什么其它的。”秋凰苼摸了摸玉匣,眸子微眯,挥了挥手让小砚下去。

  小砚走后,秋凰苼打开玉匣,发现里面是一支簪子。她看到这支簪子眼睛一红,将玉匣丢了出去。这时玉匣的暗格弹出一张纸。

  秋凰苼拾起纸,上面上一排清秀的字:

  二姐姐喜欢七妹的礼物吗?不用谢!

  秋凰苼一用力,纸张在她的手心化为灰烬。她面露狠绝,咬牙道:“赵兮枼,既然你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囚凰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衣服,一股清香萦绕在她的鼻尖。囚凰动了动,有些惊异,她身上的伤口居然都愈合了!

  “醒了?”寂白见囚凰睁开眼睛便问道:“感觉怎么样?”

  囚凰点点头,往上蹭了蹭,打算闭目养神。突然鼻尖一香,囚凰睁开眼睛,顺着握住签子的手看到了寂白。好一会儿,囚凰才僵硬这手接过了烤肉。她试探性的咬了一口,眼睛一亮,大口吃了起来。寂白见她吃了,便做回了火堆旁。

  囚凰边啃边瞄寂白,小声说道:“那个谁,谢谢你啊…”寂白怔了怔,看向囚凰,后者早已别过头,专心致志的进攻烤肉。

  “寂白。”

  “啊?”囚凰眨了眨眼睛,有些懵逼。

  “我叫寂白。”

  囚凰这才点点头,“哦,好。嗯…我叫凤囚凰。”

  寂白挑眉,凤…囚凰…吗?他不禁有些失落,原来不是她…

  囚凰察觉到寂白的变化也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

  她摸了摸圆润的肚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见雨停了,囚凰便准备继续去找释灵草了。虽然雨已经停了,但上洞上方还是有许多的露水,稍稍一动,就会被露水给泼湿。

  神经大条的囚凰自然不例外了,刚到洞外就湿了个满怀。她抽了抽嘴角浑身湿漉漉的让她感到不舒服,但是她现在不能修灵,也只能就这么晾干了。

  想到这里囚凰便提起脚准备出洞,可她步子还没踏出去,手腕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紧接着就落入一个温软的怀抱。坚铤花的气息交织入鼻,使囚凰愣在了他的怀中,她不喜欢这种味道,令人窒息。

  寂白见她没反应,无奈摇头:“傻瓜…”话落便认命的用灵力帮囚凰烘干衣服。

  囚凰摸着已经干了的衣服一阵咂舌,果然还是有灵力好哇。只顾着感慨的她自然没有注意到寂白把她搂了出去。

  等她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搂着她出了山洞而且气氛还有点怪的时候,她已经被雷得外焦里嫩了。

  啥啥啥?

  这什么情况啊我去,这这这…这大爷居然把她抱了出来!

  回过神的囚凰连忙从寂白的怀中退了出来,并且保持距离。

  寂白看着空落落的胸膛有些小失落,但在他看到囚凰的动作时又有点哭笑不得。他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身影,如魔怔一般的跟了上去。

棠心诞

嘿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