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57章:甩帝君寒巴掌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245 2017-08-23 23:00:00

  在陆九要去找贪官的时候,花落白将他拦了下来。

  这件事,她想她必须要亲自去!

  帝君寒松开花落白的手,“好,我陪你!”

  话落,帝君寒将她抱了起来。

  与帝君寒骑着一匹马儿,花落白总是觉得怪怪的。

  “帝君寒,我现在是男人!”

  要不是现在是大晚上,花落白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帝君寒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抱着她,“本王只知道,你是本王的女人!”

  其他人爱怎么样,他不管!

  花落白动了动身,想离帝君寒远些!

  可马一动,她又滑在他的怀里!

  时间久了,她也任凭他了。

  到了镇上的县衙。

  帝君寒将花落白抱了下来!

  “你想怎么做。”帝君寒开口。

  “杀了那狗官!然后端了那匪窝!”花落白咬咬牙。

  回头告诉皇上,铁定让他记上自己一个大功!

  最后能给她一个休书啥的,就算不能让帝君寒休了自己,那么她也要休了帝君寒!

  从古至今没有女子休男人!

  她,花落白!偏偏就要做第一人。

  帝君寒顿了两秒,随即大笑出来,“好,不愧是我帝君寒的女人!”

  “切。”花落白冷嗤一声,纵身一跃。

  “陆九,原地伺候。”帝君寒随后跟了过去。

  陆九看着花落白和帝君寒的背影,笑了。

  花落白停在县衙的屋顶上,还未走两步,脚一滑!

  跟过来的帝君寒顺势搂住了她的腰身,“小心。”

  随后,紧紧的牵着她的手,甚是小心翼翼。

  花落白看了帝君寒一眼,垂下眸子,“不用你管,你管好霓裳就可以了。”

  “花落白,你够了!”帝君寒脸色突然冷了下去。

  花落白一点也不害怕,“我怎么了?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她是第二个,两者不相差啊,我如此大度成全你们,你怎么反倒还不乐意了?”

  普天之下!

  谁还有这么明事理的王妃?

  没有了吧!

  “你是说你想成全我们?”帝君寒眯着眼睛。

  “是。”花落白将视线看向别处。

  “你敢!”帝君寒冷声。

  “我有什么不敢的。”花落白简直要气炸了。

  不得不承认。

  在客栈外看到他,她还是有些欣喜的。

  这代表他心里有她不是?

  帝君寒望着花落白,眉头紧皱。

  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随后薄唇微扬,“既然王妃如此大度,那么看着昔日缠绵的份上,等以后霓裳有了孩子,定让他认你做干娘,那时候,你便留在墨居好好照顾他。”

  什么?

  霓裳的孩子?

  干娘?

  还让她照顾孩子?

  想到这里,花落白的呼吸都开始紊乱起来。

  看着帝君寒的眼睛,花落白试图稳住呼吸。

  可是稳了好久,都没有稳住!

  最后一把推开帝君寒,跳下房顶。

  气冲冲的就要走,帝君寒跟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非要这么气死我吗?”

  “哪敢!”花落白想甩开,无奈怎么也甩不开,她冷着脸,“你放手,不然--不然我就,我就死给你看!”

  “花落白!”帝君寒怒喝。

  随即,花落白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随后,她脸色渗白,有些难以置信会自己居然会打帝君寒。

  这一巴掌。

  让漆黑的内屋亮起了烛光,有道身影缓缓的向门口走来。

  气氛,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木门吱呀一声。

  郑大人迷糊着眼,举起烛光,当看清院子里多了两个人,吓得大叫,“来人啊,来人啊,来---”

  帝君寒内力一挥!

  呼叫的郑大人立马倒地,七孔流血。

  “花落白,你敢打本王!”帝君寒收起掌风,咬牙切齿,“你好大的胆子!”

  花落白反应过来,看了倒地的贪官一样,吐了口气,“正好,我省的死给你看了,你处死我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