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47章:流产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092 2017-08-20 21:28:53

  渣!

  无人道的渣!

  他对她所谓的爱,不过是温驯的山羊被激发,而引起了他驯服的性子,或者是,彼此都是对方的第一个人。

  仅此而已!

  “王爷没话对我说么?”花落白看着帝君寒的眼睛。

  帝君寒拧眉,“你先回去!”

  “回哪?”花落白问,“我要不要和凝妃一样收拾包袱走人,然后在将墨居让给你们?”

  “够了!”帝君寒怒喝,“回去!”

  花落白咬紧牙,想也没有想,一把抢过霓裳手里的画,直接撕烂!

  霓裳惊呼出口,捂着嘴巴眼泪汪汪。

  “花落白,你放肆!”帝君寒抬手就是一巴掌。

  花落白居然没有觉得疼,因为心那里,比这里更疼。

  花落白红着眼睛,看着阴沉的帝君寒,“人都回来了,还需要画吗?”

  “花落白!”帝君寒握紧拳头,眼神阴冷至极,“别仗着本王宠着你,你就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

  她花落白一直就是这样的人啊?

  他不是说喜欢吗?

  花落白没有做声,而是垂下了眼帘。

  小腹一阵疼,因为有股热流,正顺着她的双腿滑落在地上。

  红了裙摆,晕染了地面。

  嫣红大片大片的在她身上蔓延,霓裳惊呼出了声。

  “血,寒,她流血了!”

  霓裳的惊呼,让帝君寒直接冲了过来。

  花落白对上他的眸子,眼泪无声的滑落。

  她什么都听不见,她好痛。

  痛的她都快要窒息了。

  可她却清楚的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

  墨居。

  躺在床上,她听不见木乔说话,只是看着她不停的握着她的手哭。

  太医低着头,急促的跟帝君寒说了些什么。

  除了心上的痛,腹部的疼痛却实实在在的存在。

  提醒着,她还活着!

  帝君寒的白袍上全部都是血迹,她才知道,她怀孕了。

  想到这里,一股腥甜,瞬间从喉咙涌了出来。

  想要强迫自己咽下去,却还是从嘴角涌了出来。

  那腥味,瞬间漫进了鼻腔。

  木乔不停的给她擦拭着,没一会,便被帝君寒一把推开。

  他说的什么,花落白一句也听不见,也不想听。

  不过,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

  她猛地抓住帝君寒的手,送到嘴巴狠狠的咬住。

  他没有推开,而是拿着手帕不停的给花落白擦血,眼里的疼惜是真的,心痛也是真的。

  可此刻在花落白的心里,他所疼惜的,不过是那个不足月流掉的孩子。

  帝君寒所做的不过都是假象。

  “滚!”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迫使花落白全身都在颤抖,她恶狠狠的瞪着帝君寒,张开血口。

  帝君寒一愣,依旧为她擦着血。

  他的手上,清晰可见一排牙齿印。

  “娘娘……”木乔哭着。

  花落白依旧瞪着帝君,“滚啊,你给我滚啊。”

  她狂躁起来,不停的用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身子,木乔是拉也拉不住,她跪在地上不停的求着帝君寒,“奴婢求求王爷离开这里吧,奴婢求求你了。”

  碧儿青儿都跪了下来。

  帝君寒看着床上的话落白,怔了怔,“本王,晚些再来看你。”

  砰--

  枕头扔在了帝君寒的身上!

  垂直的双拳无力紧握又松开,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也知道疼。

  走到墨居院子里的时候,听见了花落白的大笑声,脚步一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