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37章:她还没死!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083 2017-08-16 22:00:00

  “凝妃!”

  花落白大惊失色,看着凝妃倒在她的床榻上顾不上自己身体将她抱在怀里,不停的掐着她的人中!

  凝妃眼皮睁开,随即很快又合了上去。

  凝居阁里。

  大夫替凝妃把着脉,帝君寒坐在外面的软塌上,花落白也在木乔的搀扶下跟了过来。

  好好的人,怎么说晕就晕了呢。

  大夫背着药箱走了出来。

  花落白看了榻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只好上前,“怎么样了大夫。”

  大夫俯首,“启禀王妃娘娘,侧妃只是偶感风寒,在加上旧毒发作,一时胸闷昏迷过去罢了。”

  “旧毒?”花落白疑虑,她看向帝君寒,后者显然也是一脸懵逼。

  大夫点头,“侧妃曾经中过蛊毒,虽然毒性已除,但根本还在,稍微不注意,还是会触发。”

  花落白听说过蛊毒,传言在苗疆国就以蛊来操控人心!

  不过凝妃怎么会种蛊毒呢。

  帝君寒从踏上起来,一袭黑衣贵气十足,威风凛凛。

  “大夫可曾知道凝妃所种何毒。”

  “根据侧妃脉象来看,应该是……金蚕蛊。”

  金蚕蛊--

  花落白不免心头一颤!

  她塞尔有巫术,苗疆有蛊毒,两国有姐妹兄弟友国之称。

  所以对于蛊毒她是有所耳闻的。

  传说金蚕盅性喜洁净,凡养蛊人家家中尘埃绝无。

  金蚕是有灵魂的,它能帮主人害死仇敌,又能使养蛊人发财致富,金蚕的害人是能使人中毒,胸腹搅痛,肿腹如瓮,七孔流血而死。

  谁--

  是谁和凝妃有如此大的仇恨!

  “大夫对蛊毒之事知道的还真不少。”花落白问!

  大夫再次俯身,“老夫不才,年轻时在苗疆待过一段时间。”

  帝君寒眼眸一眯,送走了大夫,视线一瞬不瞬的看着床榻上的凝脂!

  三年前第一眼见到她,她被清香楼的老鸨推到台面上,让那些男人出价夺得她的第一夜。

  他本是不想理会的。

  粉帘拉开的那瞬间,她像极了她。

  帝君寒回到书房,叫来陆九,将凝妃中了蛊毒的事情一说,情绪有些激动。

  “是她,就是她,她果真没死。”

  陆九闻言也是诧异,“王爷,如果真是她,那么她为何要给凝妃下蛊毒。”

  而且在凝妃认识王爷的时候,她根本就不像是已经中过毒的样子。

  帝君寒也不知道,他脑海里一阵慌乱,悲喜交加,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突然上前紧紧抓住陆九的肩膀,“我要找她,五年了,她消失了整整五年了。”

  就像初次见到心上人的少年,帝君寒手足无措,不停的在陆九面前徘徊,他握紧拳头,就像下定决心一样。

  陆九拧眉,“那,王妃呢。”

  帝君寒的心颤了下。

  他望着陆九,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是以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和花落白划清界限!

  ***

  花落白看着太医将自己肩膀上的纱布给拆掉。

  “娘娘,伤口已经结疤,切勿用手挠它。”上完药的太医吩咐着。

  花落白现在只想着活动筋骨,至于其他的,她听都没有听进去,迷糊的点了点头,让木乔送走了太医,花落白冲到院子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忽然,耳旁传来琴声,是从凝居阁传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