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27章:长棍子了?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163 2017-08-13 00:30:05

  “帝--”剩下的话被堵在喉咙。

  她又被吻了。

  和上次的感觉一样,花落白大脑瞬间空白。

  她的唇被撬开,舌尖被迫和帝君寒来回捉着迷藏。

  她的唇就像是陈粮老酒,被帝君寒品着,回味着。

  帝君寒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身体就像不受控制般,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拥有她,吻她!

  感觉到怀里人的紧绷,帝君寒这才依依不舍的将她松开,某处的胀痛让他脸色染上了一层迷离。

  得到自由的花落白大口的吸着气!

  胸口不停的起伏着,感受到某根东西抵着自己后,有些懵。

  随后鄙夷的看向帝君寒,“王爷,你睡觉还带棍的啊?”

  难不成他没有安全感,睡觉还怕人刺杀他不成?

  听见花落白的话,帝君寒险些笑了出来,他强忍着笑意,“你出嫁的时候,你阿娘没跟你说夫妻之事吗?”

  花落白一愣,点了点头,“说了。”

  帝君寒嘴角一勾,“哦?那她是怎么说的。”

  帝君寒声音充满了戏虐,花落白心里瞬间酥麻了。

  她小声着,有些窘迫,“就是和未来夫君脱下衣服睡觉。”

  说完,害羞的捂着自己的脸。

  至于其他的,阿娘还真的没说?

  就连木乔给他下药,也只是说了睡觉,也没有其他的!

  所以花落白不知道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她捂脸的时候,衣袖滑落,守宫砂正好显露在帝君寒面前。

  帝君寒眼波一动,他呼吸变得开始有些急促。

  一把握住花落白的手,将她的手拿了下来,“你娘没有告诉你真相!”

  帝君寒邪气的脸放大,漆黑如墨的桃花眼宛如深潭,花落白陷了进去,找不到方向。

  她睁大眼睛看着帝君寒,看起来无辜极了。

  “现在,为父来告诉你,夫妻之间在房里该做些什么。”

  衣衫褪尽,花落白只觉得身前一凉。

  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赤果的坐在帝君寒面前!

  而帝君寒同样赤果。

  不得不承认,帝君寒的身材好到爆。

  “可还满意?”帝君寒薄唇笑了笑,一点也不觉得害羞。

  花落白就像做错事的孩子突然被抓到,她红着脸,“不好看。”

  然后,这才想起什么似得,“你居然脱我衣服,帝君寒,你流氓,你走开你---唔”

  帝君寒那个流氓,居然敢脱她衣服,还将她搂在怀里。

  不过这男人的身材还真是好到没朋友啊。

  花落白刚想说话,结果嘴里就多了粒樱桃的触感!

  她垂低着眼,看着自己以极不雅的姿势扑在帝君寒的怀里,而她的嘴正啜着帝君寒身前的那粒。

  后者还像很享受似得。

  “落落,轻轻的撩它。”

  撩个鬼啊。

  花落白猛的起身,帝君寒微眯的眼睛睁开。

  “落落?”

  “帝君寒,你给我滚!”花落白是真的生气了。

  她指着门外。

  帝君寒脸一沉,桃花眼收敛邪魅光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冷薄霜。

  她叫他滚?

  花落白意识到自己说错话!

  但此刻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以为帝君寒会掐死自己,谁知道他起身,全身露在了自己眼前!

  而花落白,好巧不巧的看见那根棍子!

  原来棍子是长在帝君寒身上的。

  她脸噌的一红。

  听见帝君寒冷冷的说,“花落白,以后别妄想本王在碰你!”

  砰--

  墨居的门被帝君寒一脚踢飞。

  冷,赤骨的冷。

  花落白很后悔,但是昨晚她是真的害怕了。

  她从来没有跟帝君寒如此亲近过,所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