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15章:你别这样,我方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190 2017-08-07 21:21:01

  梨花是帝君寒爱的。

  梨花簪是她临摹梨花雕刻了一晚上刻出来的。

  当她将梨花簪送给帝君寒的时候,换来的是什么,不过是一翻羞辱罢了!

  所以,她气的去了清香楼,生平第一次打了一个女人。

  花落白摸着自己的手臂,那簪子刻入肌肤的痛仿佛历历在目。

  她合下首饰盒。

  帝君寒,以后不会了--

  她已经再也疼不起了。

  青儿从凝居阁回来的时候笑的岔气!

  花落白用完早膳此时正在院子里消化呢,看见青儿捂着肚子进来,笑的妩媚,一个闪身,已经出现在青儿面前。

  手指轻挑着青儿的下颌,一副风流公子模样,“小美人,何事笑的这么欢?”

  “还不是凝居阁的香儿,她成光头了,娘娘你是不知道,那模样可逗了,就连王爷都笑了。”说到王爷,青儿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切了。

  花落白眉头一挑,松开青儿!

  她擒眸,看向凝居阁的方向!

  “王妃娘娘。”陆九的声音。

  如那晚一样,他看着她的目光永远是那么的嫌弃鄙夷,仿佛她是什么豺狼虎豹一样。

  她知道,他怪她--

  身为帝君寒的心腹,当然也希望自己的主子找个能帮衬到的王妃。

  “何事,陆将军。”

  花落白上前,院子里的三个姑娘跟在她的身后。

  陆九长得黝黑,相貌却俊美。

  花落白一袭白衣,美眸灵动,不施粉黛,这个女人,居然生的这么好看。

  他抿了抿唇,“王爷有请!”

  花落白轻笑,转身,“你们在这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木乔刚想说什么,就被碧儿拉住了。

  花落白经过陆九身边的时候,红唇擒笑,妖冶邪魅。

  陆九身子一僵!

  随后就听见花落白大笑的声音。

  这女人---

  陆九拳头紧握。

  花落白心里终于爽快了!

  那晚陆九的提醒可是折磨的她整晚都没有睡觉。

  她说了,谁让她心里不舒服,她铁定得将这不舒服还回去。

  就是这么霸气,爱咋咋的。

  **

  书房里,帝君寒沉着脸坐在软塌上,“花落白,过来。”

  “啊--”花落白还未反应过来,身后的陆九就推了她一下,身子瞬间失衡,踉跄的往帝君寒身上跌去。

  我去--

  花落白心里已经将陆九问候了好几遍!

  看着她险些跌倒,帝君寒的眉头蹙的更深,伸手扶住了花落白,拒绝她的靠近。

  花落白狼狈的站好,艰难的挤出两个字,“王爷。”

  帝君寒冷冷的说,“凝居阁香儿的头发是你剪的。”

  不是疑问,是陈述!

  花落白现在想否认也是来不及了。

  帝君寒眯了眯眼,这个女人,前一步说着要自己休了她,后一步就惹事引起他的注意。

  花落白也不想啊,谁让那个香儿拿粥烫木乔。

  她绞着手指,“是我做的,王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帝君寒的眸底闪过一抹危险。

  花落白就当没有看见他的眼神似得,傻傻的笑,长长的睫毛自然的翘起,衬的美眸更加漂亮有神。

  帝君寒的唇角浮出了一抹浅笑,起身,将她耳侧的黑发撩在耳后,“剪的不错。”

  他说剪的不错--

  花落白凌乱了。

  她瞪大美眸看着眼前的帝君寒,这是她认识的帝君寒吗?

  她诧异的看着他,却觉得他唇角玩味的笑意好像要渗入她脑海里一样,她忽然觉得脑袋空白,脑海里只有二字:妖孽。

  “帝君寒···”

  花落白一双美眸亮晶晶,听见她喊他名字,该死的,他并不觉得讨厌,这称呼从她红唇里溢出,就像心尖被猫爪撩拨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