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9章:放我走吧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076 2017-08-04 14:30:06

  她可以忍受他的不闻不问,可以让他娶自己喜欢的女子,但她……绝不能忍受她的家族受到一点伤害。

  曾经的天真她已经让阿爹阿娘伤透了心,如果因为她仅仅喜欢他而让阿爹阿娘受到牵连……

  花落白不敢往下想。

  她渐渐松开了帝君寒,他一双眼眸晃动着看着如此较弱的她,哪怕心中藏有一丝不忍,也被花落白一句话瞬间浇灭了。

  “王爷,放我走吧。”

  想走?

  帝君寒薄唇一勾,脑海里想到赌场外的男人,“怎么?迫不及待就找好下家了。”

  花落白不敢相信,他连这样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可是转念一想,他说这话并没有什么惊讶的--

  “是。”花落白承认。

  帝君寒一皱眉,忍住心里那抹要掐死她的冲动。

  他冷冷的看着她,“那么本王更不能放你走了。”

  如果她以为这话是他对她有了好感,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他对她从来就没有一丝好感,过去,现在,以后!统统没有!

  花落白看着帝君寒浅浅的笑,又是那种笑,那种让他的心莫名抽痛的笑。

  听见管家说她想要几个丫鬟,他多余的去亲自挑选。

  她只是他不要的,凭什么去留让她自己所决定。

  转身,毫无留恋的往门口走去。

  “君寒哥哥。”

  离去的脚步一顿,熟悉的称呼,疏远的让他觉得别扭。

  他幽深的眼眸浸冷,推开那扇木门,他不想听,她的任何话,他都不想听。

  花落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突然觉得刻骨的悲哀。

  她仿佛总是在看他的背影。

  曾经,还是现在---

  木乔进来的时候,花落白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

  “娘娘--”木乔哽咽的上前,花落白眼角的泪流的更加凶了。

  她听见花落白说,“我和他,真的不可能了……”

  **

  凝居阁琴声环绕,与冷清的墨居相比,大相庭径,也足以见证主人的荣宠。

  凝脂一身紫衣,半边香肩露在外面,媚骨之姿,如樱的红唇唱着江南小调。

  帝君寒坐在榻上,一手把玩着茶杯,桃花眸半阖,分明的五官透着冷峻。

  一曲必,凝脂抱着琵琶坐在帝君寒的身侧,靠了靠,“爷,我让香儿取了点酸梅酒过来,今晚要不--”

  还未等她说完,帝君寒一把钳住她的下颌,语气清冷,眼底却淡出点点笑意,“凝儿,你可知本王为什么要纳你为侧妃吗?”

  “因为王爷可怜凝儿。”凝脂笑道,哪怕她的下颌再疼。

  帝君寒摇头,笑的妖孽,手指松开凝脂抚着她的肌肤,上面厚厚的胭脂粉让他不悦的拧起眉头,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了花落白那张脸。

  他起身,漆黑如墨的眸隐隐闪动着一抹旁人不易察觉的光芒,“你早些休息吧!”

  他毫不留恋的离开!

  凝脂对他来说只有这么大的用处。

  看着他的背影,凝脂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这个男人她用了三年的时间,却从未将他看透。

  那晚桃花盛开,他一袭白衣,惊艳了她一生的时光。

  她发誓,她要得到这个男人!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凝脂摸着自己的这张脸,嘴角晕抹出凄凉,或许……是因为这张脸像极了她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