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8章:寸草不生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215 2017-08-03 19:18:53

  “王爷!”马车内的凝脂轻轻握住帝君寒的手臂,看着他突变的神情,有些不安。

  她刚想看马车外情况,马帘就被帝君寒放了下来!

  “回府。”薄唇冷冷的吐出二字。

  花落白!

  这又是你吸引人的方式?

  凝脂刚想说什么,但看着帝君寒冷下来的脸色却不敢在多说二字。

  本来,帝君寒是答应她去香椿楼用完膳在回府的。

  ***

  花落白好不容易甩掉东宫锦,刚一回墨园,看着屋子里坐着的帝君寒差点吓得没有站住脚步。

  对于自己的丈夫,三年见面的次数都没有五次,现在突然出现在她的闺房,花落白说不吓人都是假的。

  帝君寒一身锦色衣袍,如墨漆黑的眸子沉暗剔透,目光淡淡的落在倚在楠门上的花落白。

  白色的锦袍,迷蒙的光线下,花落白肤白如玉,漂亮的美眸半张半阖,浓密的睫毛微翘,华丽而优美,不分雌雄。

  想到那马车外她被男人轻挑下颌的画面,帝君寒幽冷的音调上染了几分凉凉的笑意:“王妃……果真是好兴致。”

  花落白瞬间腿也不软了,她正视着他,“王爷带凝妃游湖,一样不是兴致盎然。”

  帝君寒眼底暗芒微闪。

  花落白突然觉得后脊发凉,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就是在找死!

  蓦然,她觉得一疼,帝君寒的手指毫不怜惜的紧紧捏着她的下颌,似乎想要将她捏碎般。

  “花落白,如果这是你吸引本王注意的方式,那么本王告诉你,你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本王厌恶你,这是改不了的事实,要么你好好的呆在王府做你的王妃,要么你就等着死在本王的手上。”

  明明音调如琴声环绕,清越好听,仿佛来自天外,偏偏却让花落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他果然还是如此残忍。

  “王爷如此厌恶我,何不赐我一纸休书,让我永远远离王爷的视线。”温凉的语调,带着明显的讥讽。

  帝君寒手上的力度下意识的紧了紧,看着她皱眉的模样,桃花眸微眯,目光落在她苍白的面容上,清幽透凉,“休书?”

  花落白的心一顿。

  “你身为王妃女扮男装聚赌,单凭这一条,本王足以休了你。”帝君寒对她悠然一笑,流光溢彩,美的惊心动魄。

  花落白眼底一晃。

  下一刻,他蓦然松开了她,“只是本王现在留你还有些用处,你最好不要挑战本王的底线,不然你,还有你的家族,本王定让那里寸草不生!”

  语气就像是浸了寒冰一样彻骨透凉。

  花落白看着自己深爱五年的男人,他居然说要让整个塞尔寸草不生?

  那是她的家啊---

  按理来说,那里也算是他的家啊---

  花落白忽略心里的那抹痛,美眸铮铮,似乎难以相信般,这个男人会是她的丈夫,“王爷,你可知你在说什么么?”

  花落白凄然一笑,“我嫁你三年,你不闻不问,你要娶凝脂我允了,如今我只求一纸休书,你却迟迟不应,对于一个爱慕你的女子你如此狠心,还是因为那个女子仅此是我花落白而已?”

  她看着他,似乎要将他看透。

  帝君寒眼眸一沉,眼前的女子凄婉如丝,美眸倔强似卑微。

  宽袍里的拳头猛的紧握。

  该死--

  他为什么会有心痛的感觉。

  “你若不爱我,为何不肯放过我。”花落白突然笑了,两行清泪无预兆的从美眸里流出。

  “我喜欢你,塞尔有什么错,我又有什么错。”终于,她将这话吼了出来。

  她如一个泼妇般,上前揪住他的衣袖。

  帝君寒,为什么在我要放弃你的时候又让我恨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