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6章:要不,结拜吧?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127 2017-08-02 00:17:53

  “喂!”花落白不高兴了。

  她推开身边的男人,直步走在男人面前,居高临下的瞪着,“我有说和你一起买大吗?”

  视线看向小厮,花落白瞳孔越来越大,只见小厮合上骰子已经开庄。

  “我不信我会一直输的。”东宫锦似笑非笑。

  花落白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一副我是常客的样子,“你新来的吧!”

  话落,庄开。

  如花落白所想,还未开场,她就输了五十两。

  她忍住心里将男人揍成猪头的冲动,咬紧贝齿笑了笑,“输了吧。”

  东宫锦看着眼前似要抓狂的“男人”薄唇淡淡一挑,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梨花香,一双美眸似晶莹剔透的黑葡萄,干净的让人移不开眼,视线往下,那若有若无敞开的衣领让他嘴角的笑容更加的深切了。

  花落白只顾着生闷气,哪里知道眼前的男人将她里外彻底打量了一遍,深吸了一口气,她准备拿出五十两在下注的时候,手腕突然被适才那手握住。

  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语气不悦,“有事。”

  “你不怕在输吗?”东宫锦笑的邪魅,要不是常年受到帝君寒那妖孽的影响,恐怕花落白的大脑里就是眼前的这位家伙了。

  将手腕上的力量挣开,“爷有钱!”

  东宫锦看着空空的掌心,那种软绵绵的触感再次证实他心里所想。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花落白下注!

  起先花落白是赢了几百两,最后几把她越押越大的时候,连本带利的全部输了,最后还欠了赌场几万两。

  与她一起欠钱的还有东宫锦。

  花落白坐在赌场的会客厅里,一手撑在额头,一手不停的敲着木桌,发出节奏的砰砰声。

  她只是想欠下几千两然后给帝君寒抹黑的,说不定他一气之下就给她一纸休书让她滚回塞尔了,结果她欠了三万六千两。

  万一帝君寒气的砍死她怎么办?

  看向旁边的罪魁祸首,只见他悠闲的喝着茶,完全没有被影响,更可恶的是,他喝茶的样子还有那么丢小帅。

  喝完茶,东宫锦发现旁边的人一句话也不说,以为是为了那几万两发愁,他笑道:“放心吧,等会就有人接我们走了。”

  花落白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只是不知道是被躺着接走,还是拖走。”

  东宫锦:“…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普天之下,如果不是他愿意,谁敢规定他怎么走?

  花落白看向他一脸天真,挑眉:“你呀,肯定是涉世未深,你多大了?”

  “十九。”

  “居然大我一岁。”花落白喃喃自语,她沉浸了会,“要不我们结拜兄弟如何。”说不定她一下子死了,还有人护送自己的尸体回塞尔什么的。

  毕竟她不认为帝君寒会那么好心,她又舍不得木乔一个人在路上吃苦。

  东宫锦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有这种想法,他凤眸微微一眯,看着一脸期待的花落白,“我为什么要跟你做兄弟。”

  兄弟?不是生来就是互相尔虞我诈吗?

  他东宫锦不稀罕。

  他脸色一沉,分明的五官冷了几分。

  花落白那个小心脏,他不愿意就不愿意,干嘛突然变脸这么难看。

  她坐直身子,压低声音,“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输个三万两。”

  别人玩的好好的,真不知道他在一旁押注个什么兴奋劲,还用的是她的银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