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5章:要输就输大的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442 2017-08-01 17:23:52

  花落白让木乔找来两件男人穿的衣裳,以前在塞尔部落时没少和木乔偷偷溜出去,本以为为人妻子在家能相夫教子,思来想去,还是以前的生活无忧无虑。

  “娘娘,我还从账房那里顺来一些银两,等下我们去哪里挥霍。”木乔替花落白梳着男装。

  花落白坐在镜前,唇红齿白,看着里面的娇俏公子,红唇一勾,“哪里好玩去哪里。”

  一袭宽松的白袍,墨发束挽,花落白似乎找到了少女时的纯真!

  那时候不计后果的给阿爹惹是生非,每次阿娘总会将她护在怀里。

  如今---

  她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反倒她得让任何人都觉得她不配做五王妃。

  花落白就像想到什么似得,她看着同样男装的木乔,“等会晚膳回来的时候,你去管事的那里要几个丫鬟过来伺候,在怎么样,我也是皇上亲赐的王妃。”

  “娘娘,您这是怕我累吗?”木乔觉得有些感动。

  花落白抿了抿唇,“我只是想杀一杀凝居阁那位的威风。”

  她总觉得,草人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况且,帝君寒不待见她,她总不能不待见自己吧!

  他越厌恶她,她就得更加的让他恶心。

  因爱生恨,莫过于此吧---

  花落白此刻也分不清对帝君寒的爱有多少,只是她有时候想着想着,心也就不那么疼了。

  木乔的眉角一抽,好吧,她想多了。

  随着花落白出去,主仆二人不得不赞叹皇城的繁华和昌盛。

  难怪一些领国不战而降。

  花落白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手拿白扇,哪里像是一个皇族女人,倒像极了市井里的纨绔子弟,小混混---

  木乔嬉笑着嘴脸跟在身后,一双眼睛时不时睨向街边的小吃!

  “娘娘,哦不,公子,我可不可以买点烧饼吃。”木乔贴近花落白的后背,一双眼睛看着赌场的花落白皱了皱眉,然后摇头!

  “等会本公子可是要进去赌钱的,你万一吃光了怎么办?”说着,看向木乔的腰身,“荷包呢,把它拿来,爷要进去赌把大的。”

  “公子!!”木乔很不情愿的将荷包拿出来,“你会赌钱吗,而且皇城里这么多好玩的,你为什么非要赌钱。”

  掂了掂手里的重量,大概二百两重。

  花落白笑了,美眸闪过一抹精光,“就是不会,爷才想玩。”丢了几个铜板给木桥,“记着,爷一炷香时间没有出来,你就回王府说我赌钱赌输被扣押了,最好闹得越大越好。”

  木乔看着花落白,虽然不知道她玩的什么把戏,但不会整天坐在院子里怨天尤人,别说闹得越大,就算最后要自己的命,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接着几个铜板,“公子放心,您尽管去玩,我这里候着呢。”

  “乖。”摸了摸木乔的脑袋。

  对于她,花落白还是十分放心的,毕竟一起长大不是。

  拿着银两进到赌场,花落白的心脏扑通直跳。

  以前她在部落看军队赌钱过,但从来不知道赌场里面赌钱是如此的十分变化。

  围在桌上的一群人激奋下注,花落白好不容易挤了个位置进去,却发现周围全是一些臭味弥漫的男人。

  这是有多久没有洗过澡?

  她抿了抿唇,拿出银两,却没有急着下注!

  她发现赌场这里有一个规律,只要你是新面孔,便会让你一开始赢个金盆满归,等你在下注的时候,却发现财神再也不乐意眷顾你了。

  花落白一双眼睛看着对面已经输了千两的男人。

  一身深蓝锦衣,垂低着眼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或许是发现花落白的目光,他缓缓抬头,一双凤眸狭长微眯,樱薄的唇微微一勾,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花落白的脸无预兆的红了一下,她有些慌乱的移开视线,却不小心将手里的银两洒了出来。

  一啶五十两的银子就这么滚在那男人的手边,花落白刚想将银两拿回来,赌场小厮大叫一声,“买定离手,这位公子也是和东宫公子一样买大吗。”

  “我--”

  “一样买大。”

  花落白话还未说完,就看见五十两银子被一双修长干净的手拿起放在一啶一百两银子的身边。

  我去---

  这位货可是输了几十把了啊。

  虽然她是想输的让帝君寒来接她回家,但不是一开始就输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