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3章:床都塌了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180 2017-07-31 15:22:51

  吸引他的注意么?

  花落白没有那么愚蠢了。

  她的沉默和那坚定的眸子倒让帝君寒心生烦闷起来,休了她,不正是他所想的么?

  她站在那里,无端给人柔弱无助的感觉。

  凝脂在内殿听见两人的对话一直不安的抓着衣角,听见花落白让帝君寒休了她更是紧张到不行。

  紧接着,她没有听见帝君寒的同意,到是让她疑惑起来。

  “王爷。”凝脂走了出去,一身紫衣,好不诱人。

  花落白更是无法移开眼睛,不是凝脂天生的媚骨,而是内殿里那七倒八歪的鸾床。

  凝脂从地上捡起草人,在看着那风华绝代的男人,一副娇怜模样:“王爷,或许真不是王妃所为,况且将草人放在床下的行为太过于明显,王妃若真想害凝儿,这种行为不是惹祸上身吗。”

  床下?

  花落白联想到两人洞房的时候,那个床因为过于激烈榻了,所以发现了草人!

  她下意识的往帝君寒身上看去,视线慢慢的移在他的腹部上,脸噌的一红。

  帝君寒脸色一黑,特别是看见她突然红着的脸,整个神情又黑了七八分!

  凝脂自然是没有发现花落白和帝君寒之间的脸色,她将草人往旁一放,有些讨好的走在花落白身边,“王爷肯定是误会王妃姐姐了。”

  花落白对凝脂淡淡一笑,凝脂反倒有些微愣,半年未见,这个花落白倒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显得,温婉端庄了---

  哪里像是那个冲到清香楼撒野甩自己巴掌的女人。

  “误会?”帝君寒冷哼一声,“是她亲手布置的凝居阁,除了她,还有谁能轻易的将草人放在床下。”

  是啊!

  除了她还能有谁?

  他和别的女人新婚之夜,她这个正室夫人被叫来问罪,这是多么的可笑至极。

  花落白回想当初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痴恋,那种回忆就像一把利刃,每每回想一分,就在她心里狠狠的划上一笔。

  划的没有位置了,她才发现,她和他从来就没有共同的回忆。

  凝脂当然知道这不是花落白放的,因为真正放下草人的是她--

  她上前拉着帝君寒的衣袖,“王爷,你就不要责怪姐姐了,在怎么说,她也是王妃,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娘娘。”

  花落白看向为自己说话的凝脂,说不上几分真几分假。

  她自认为,除了曾经打了她一巴掌,自己和她并没有什么过节。

  而且,为了那一巴掌,她也付出了代价不是?

  帝君寒冷着的眸子柔了几分。

  看吧,这就是对她恨之入骨的男人,她的一百句,都抵不过别人的半句。

  “凝儿,她想害的是你。”视线从凝脂身上落在花落白身上,一袭青衣,墨发披在脑后,不施粉黛的模样虽不是倾国之貌,但却总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

  她红唇有些泛白,一抹淡笑挂在消瘦的脸颊,让人不由的心软。

  他---

  甚至衣袍下的拳头紧握,来压制住自己莫名其妙的怜惜。

  此刻他看着她--

  骤然发现,她在令人厌恶,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

  凝脂有些不高兴帝君寒的出神,特别是他看花落白神情的样子,她晃了晃帝君寒的衣袖“王爷,凝儿这不是没事嘛。”

  帝君寒这才回神看着眼前她娶的人儿。

  娇柔,懂事,知书达理--

  这应该是他帝君寒要娶的女人,而不是草原上的蛮横丫头。

  心里的那抹怜惜很快淡去,“凝儿,你太善良了。”

墨青音

青音初来乍到,喜欢的宝贝多多支持,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