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第2章:求赐休书

傲妻难训:腹黑王爷深深爱 墨青音 1131 2017-07-30 16:47:16

  凝居阁虽然比不上墨居的大,但每一处的布置都是煞费苦心,也足以见证了这院子里主人的荣宠。

  花落白站在铺满红地毯的大厅,屏住呼吸,看着那张早已印在心里的脸。

  寒风拂过。

  那是一张如何惊心动魄的脸,乌发束挽,唇瓣殷红,肤色雪白,整张脸如同绝世佳品,每一笔都是那么的精雕细琢,只是那双幽暗漆黑的的眸子隐隐闪动着冷厉的光芒。

  如今她站在这里,倒像一个罪人般。

  他厌恶她,她心里是清楚的,可现在她的心还是毫无预兆的被刺痛了一下。

  “王妃作何解释!”银色的宽袖中扔出来一个草人,直直的落在她的跟前。

  草人上写着凝脂的生辰八字,上面有许多银针,每一处都扎在要害。

  巫蛊之术是皇室最忌讳的,如今出在王府还是在凝居阁里,花落白动动脑子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我做的。”花落白解释的很生硬。

  帝君寒眼里浮现出的隐隐杀意让她全身血液都逐渐变得凝固起来,她怔了怔,王府里,最见不得他和凝脂成亲的只有自己,针对凝脂的也只有自己。

  “王爷这是不信我?”

  话落,花落白都觉得自己问的多余了。

  果不其然,帝君寒全身的戾气不断没收反而更加的扩大了,压抑的花落白每呼吸一次都变得有些急促,他薄唇轻抿,黝黑深邃的桃花眼时不时的看着她,最后讥讽一笑,“本王如果没有记错,凝居阁是王妃你亲手布置的吧。”

  每一字冷薄的没有半分感情,“要是凝儿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整个塞尔的命都不够陪葬,花落白,本王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句句像是生挖她的心。

  花落白脸色渗白,她看着他的眼神倔强似卑微,“所以王爷认定这草人是我的所作为,如果我真想害凝脂姑娘,又怎会让王爷将她娶进府内,让她生在王爷的庇护之下。”

  帝君寒的眼睛眯了眯。

  花落白忍不住的轻笑出声,三年的孤寂沉闷让她学会如何的收敛自己的性子,她像是自嘲般,“王爷,我是花落白,按照我的性子,您觉得我是那种背后耍阴招的人吗?”

  以前的花落白总是随着自己的性子,从来不会顾虑他人的感受,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厌恶她吧?

  厌恶她的一切,包括以整个部落为由逼迫他娶她。

  所以他的冷眼寡语,她不怪他。

  一切……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

  像是下定了决心,花落白紧紧的捏住自己手心,眼神坚定:“王爷若如此在意凝脂姑娘,就请王爷赐下一纸休书,我祝王爷和凝脂姑娘琴瑟和鸣,白头到老。”

  休了她,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陷害栽赃。

  只是这次,谁要害凝脂,或是……她?

  “休书?”帝君寒冷冷的吐出二字,一双桃花眸仿佛能洞悉人心的一切,此刻,他却看不透她。

  花落白的心没有刚刚的那么不适了,反而有一种轻松自在的安定感。

  她点了点头,“是,休书。”

  帝君寒薄唇勾了勾,似笑非笑:“你是真想让本王休了你,还是你想用这种方式吸引本王的注意。”

  就像曾经她以塞尔整个部落的命运让他娶他一样。

  锦绣下的拳头紧握,眉宇间的厌恶更加的恶劣。

  这个女人,还是如此的蛮横富有心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