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之后那时光

之后那时光

一地墨色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8-01上架
  • 381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入大学

之后那时光 一地墨色 2075 2017-08-01 16:56:27

  再过两个月,我就25周岁了,俨然快要成为七大姑八大姨眼中的剩女。手边的日历上,红色的线条把9.20这个日子圈住,我知道,我给自己剩下的可以爱他的时间不多了。时光它说不上好坏,但就是谁都逃不开。

  我叫刘思,这是我的故事。

  2011年的6月,我高中毕业了,同年9月份,我来到南京,来到这个遇到可能是我一辈子最爱的男人的学校。暗红的墙体,蜿蜒蔓上屋顶的爬墙虎,成排立于路旁的高大香樟,38°的阳光穿过绿叶缝隙到达手心的温度都在告诉我,这里是新生活的开始。我能感觉到微微燥热的风吹过脸颊,抚走额头沁出的汗。

  作为大一新生,学校规定是必须要住校的(说得好像不住校我有其他选择一样),为什么?因为要上早晚自习。。。我天,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说好的自由的大学生活呢?说好的没人管呢?,我要回高中,别拦我。虽然已经过了盛夏,但天气也并没有丝毫要可怜我们的意思,反而在新生开学的日子里学会了变本加厉。于是,我看见校园里,提着大包小包,推着行李箱的稚嫩面孔,在往来穿梭的一双双大白腿中迷失了自我,包括我这个保守派。我想高中大家应该很少热裤短T露肚脐,外加长发飘飘捂痱子吧?哇,这个学姐好美!哇,那个学姐腿好长!那个皮肤好白,这个姐姐胸好大.....相信我,初进大学的那天,你会发现一双眼睛不够用,看来,我不是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我是缺少可以360度无缝捕捉美的技术。后来等我变成这个学校的老人,我才知道,我们学校是传说中的美女如云军嫂学院和以下省略学院。

  先去教师找班导缴费,填表,买住宿用品。在教学楼逮到一个学长问了教室在哪,好巧不巧的正好是我们专业的学长,好巧不巧的他好帅。喂!刘媛,你什么时候这么花痴了,看见帅哥就走不动道。清秀型的学长,我的菜没跑了。氮素,人的口味是真的会变的,几年后,我喜欢的款变成了大叔style。(抚额失笑中..........鬼知道这几年我经历了什么)

  “媛儿,你学费交完了吗?我刚填表发现咱俩不在一个班诶”-说这话的是我的高中同桌兼好友—蒋萍。高中两年同学,数次同桌,就是她,生生带我从细胳膊腿吃成了肥腿红五花。高中的课间,每每转过头,都会发现蒋同学在啃各种可以吃的东西,鸡爪,锁骨,辣条....带我开辟了人类食物链的各种可能。

  “我在A班,宿舍也不在同一个诶,你刚看到那个学长了吗,超帅的”

  “你说那个戴个黑框的小白脸?看到啦,就那样吧,稍微比你白点,可能肾虚”

  “不会吧”,我伸长脖子去找那个已经被一堆学妹围住的肾虚公子,“算了,肾虚不行的”

  回头的瞬间,对上蒋萍探究的眼色,心一虚“你在想什么哟,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呢”

  “你不是什么意思啊就这么着急撇清,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招了,刘同学,看来你这辈子只能安心做个富贵太太了”

  “我咒你一辈子当个富贵太太好伐啦”

  “你可别,我适合当特工你没发现吗?”

  甩她一记白眼,开溜。

  “你等我下呢,赶着投胎也来不及了呀”

  我和蒋萍在高考分数出来后一看,哎呀,分数差不多,便合计着填了一个学校,一个专业。开学跟爸妈一起来报道,被家长无情地拆穿预谋,于是“再续前缘”。

  “你有没有看到这个学校好多美女?”——“看到啦,我也很美的好吗”

  从教学楼往宿舍楼走,路旁都是高大的香樟,张开双臂遮住了烈日的笑脸,也将世界分出两种温度。操场上没有人,稀稀落落有行人穿过走去食堂,篮球场嚷嚷地全是打球的男生,好像是有比赛,各自穿着自己的队服,然而没有啦啦队,没有姑娘呐喊助威,只有一排坐在场尾,沓着拖鞋,T恤已经挂到脖子上的学长们,以及适时地“好!”

  从教学楼去宿舍的路上会经过食堂楼,到这的时候就全是人了,各种办通信卡的学长学姐热情地过来拉你。旁边帮我们提宿舍大礼包的学长摊摊手“一会再来”拉着我们赶紧撤离包围圈。这个学长胖胖的,一个人单挑一包大货,我爸妈在一旁看的特不好意思,想着麻烦人家太不好意思,结果学长双手卷起迷彩包的包袋,一发力提起包抗在了身上,惊呆了我的吃瓜群众...不识好人心的我跟蒋对视笑了一声,学长使力不要紧,露出了红色的**,好吧,我们会假装没看到的。

  到了宿舍,学长放下包就走了,做好事不留名啊,水都没喝一口。这忙活两天得瘦不少吧,我心里YY着。

  寝室是六人间的,很大,有独立卫生间,还有内阳台和外阳台,外阳台可以看到宿舍楼内的大草坪,“冬天晒太阳肯定很舒服”自言自语目送蒋同学走去另一个宿舍。内阳台正对马路,对面好像是男生宿舍楼。宿舍里其他姑娘都已经在收拾了,不是特别大的地方挤了我们六个,还有至少8位家长,没错,很热,有空调,没遥控器。

  为了在各位并不认识的家长面前装个bility,我独挑大梁,三两步爬上上铺开始擦床,铺被子。懒了史上最长的一个暑假之后,稍微动一下都感觉脂肪在呐喊“不要不要”,可是我为什么跟着大家一起干的满头大汗还莫名的觉得有点爽?。相比之下,我妈就站在地下和其他家长侃大山,顺便抽空指挥我“作战”。

  “你这个擦了还没干呢,那个床板是木头的,你抹布不能沾太湿的”

  “你小心点,掉下来摔到头变傻子怎么办”

  如此巴拉巴拉.....

  整整一个下午,大家都在忙着置备生活用品,该买的不该买的,家长都给买全了,原本空荡萧条的屋子一下子被热情和对未来的幻想塞得满满当当。未来的四年,我将在这里,重新体会爱与被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