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假凰求凤

第四章

假凰求凤 月挽凉歌 1296 2017-08-21 10:04:54

  “主子,王爷真的要来咱们长宁阁用早膳啊?”瓷儿一脸的不可思议,悄悄的问道。

  宁浅顺手扯了一把树叶,恨恨道:“看样子差不多。”

  “主子不高兴么?”瓷儿小声地问道。

  宁浅叹了一口气:“他过来的话我就不能在吃早食的时候占你便宜了吖。”

  “主子~”宁浅的话羞得瓷儿直跺脚:“主子又胡闹!瓷儿回去准备早膳去。”

  “哎!瓷儿!别做太多哈,别浪费!”

  “知道了主子!”

  “浅儿真会为本王省钱呐。”身后突兀传出来的声音让宁浅吓得一颤。

  我勒个大槽!有病啊!他是不是傻!他脑门子被大铁门夹了吧!……

  一万句脏话被宁浅吞进肚子里。福身下拜:“王爷安好。”

  九王爷的眼底划过一丝冷色,有趣。

  自从那日一起用过早膳以后的半个月宁浅就再也没有见到九王爷。

  “主子,在想九王么?”瓷儿为宁浅打着团扇,差人端来一盅酸梅汤。

  宁浅捧着酸梅汤,皱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儿:“没有,瓷儿你别瞎说。”

  瓷儿浅浅一笑,没有戳穿宁浅:“主子这半个月来都没有什么胃口,这天儿是又热了。主子,奴婢镇了些绿豆汤,晚些给您端过来。”

  “嗯。”宁浅咽了一口酸梅汤,又像院子里的花儿一样焉在了那里。

  “过几日王爷许是要随陛下去消暑,也不知道会不会带着主子。”

  “别,我现在只想呆在家里。”宁浅嘴上说着,心里却也十分期待。

  “主子,昨儿王妃病了,王爷过去了。昨夜,王爷歇在王妃处。”瓷儿的声音很低,似乎是怕吓到宁浅。

  宁浅的眸子暗了暗,随后喝了一口酸梅汤。

  是夜,宁浅一个人抱着酒坛出了长宁阁。宁浅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一棵高大的桂树。

  “就这里吧。”宁浅抱着酒坛子,飞快地爬上了树。

  宁浅一身月白色的一群,坐在圆月下的桂树上,衣带翻飞,好似坠入凡尘的仙子。宁浅打开酒坛,就那样灌入嘴里,原来古人的酒这样辣。酒顺着宁浅的脸庞流下,在月光下绘出一个绝美的倩影。

  宁浅,看着那圆月,泪水浸湿了她那对眸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宁浅喃喃道。

  宁浅又灌了一口,索性站在了树枝上,把酒坛小心的放在脚边,对着圆月大声喊:“我想你了!你跟我说过你会永远保护我的,可是你人呢?你牵了她的手对我说一直把我当妹妹看,可是我没有把你当哥哥啊!”宁浅的眼泪啪哒啪哒的往下掉,那俏丽的人儿哭得像个孩子。

  树枝上的坛子“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宁浅看也没有看,闷声说道:“谢谢你以前与我相依为命,现在我走了,我也该找找幸福了。”

  宁浅跳下了树,那一瞬间,花叶纷纷落下,仙子应从梦中来。

  宁浅在月光下翩然起舞,一舞倾城。朱唇微张,一曲动人心。

  “落花跌碎在心田

  恍惚映出你容颜

  是谁执意别

  谁凋谢了誓言

  却只是当年

  月光染白了思念

  剑倾天下人已远

  若回到从前

  纵横四海何如相守于人间

  难解

  御剑江湖一生情一生殇

  烛摇红剪西窗对影亦成双

  莫笑少年轻狂只叹尘缘未央

  擦肩过江湖相忘

  御剑江湖一生怅一生惘

  秋水凉烟火烫梦觉在他乡

  三千繁华埋葬你在轮回守望

  应君诺怎能相忘

  仗剑携酒修真途

  空寂明灭幻虚无

  云深不知处

  负侠名半世逐

  一肩风雨路

  箭如流星参商渡

  漫舞倾城凝玉骨

  短歌胸臆抒

  回首百年仍见风华一如故

  难负

  御剑江湖一生梦一生误

  长亭晚斜阳暮芳草浅盈目

  一弦清商未谱半纸离愁难书

  不记年叹花开几度

  御剑江湖一生念一生顾

  流光促转瞬度怎不忆潇楚

  三千繁华成土你在尽头驻足

  应君诺相守若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