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第五章 洞房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咪昨 1907 2017-07-31 18:47:02

  话说东宫卿尘殿内,钱玉缅一边翘着二郎腿让内官们侍奉着,一边口不停嘴地吃着内官递来的葡萄。

  钱玉缅含着嘴里的葡萄半含糊道:“嗯,味道不错,有赏,你们全都有赏——”

  “谢太子殿下——”

  哇塞,做东宫太子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有吃有喝有人伺候,可就是少了点什么,让人觉得浑身不对劲——婢女!没错,就是婢女!传说东宫太子容貌俊秀,出类拔萃,唯一的却恰巧也是百姓皆知的癖好便是好男色,

  今日一看,果真如此,太子近身之内连半个婢女的影子都不见,可不印证了这传说!

  钱玉缅推开递来的葡萄,向着给自己腿上按摩的洪内官道:“洪内官,你们都撤了吧,给我换一群容貌姣好的婢女上来!”

  “太子殿下平日里不是不要随身婢女的么,怎么今日突然要换一批婢女进来?”

  钱玉缅捂着嘴笑个不停,“诶,还不是为了招呼我那即将嫁入皇宫的大姐。我的肉身给她毒死了,正遂了她的愿,可嫁入东宫做她的侧妃娘娘。我可不能让钱玉香那么嚣张,先提前找几个姿色不错的丫鬟到时候也封个

  七八个侧妃与她平分秋色,这样她即便嫁了进来也要让她受尽冷落。哈哈哈,我真是太机智了!”

  钱玉缅心中暗想完便咳嗽一声,严肃道:“让你去你就去,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洪内官只好答应着,出了卿尘殿去东宫偏殿挑选了一队容貌与身姿都可为百里挑一的婢女上来。

  “奴婢叩见太子殿下——”众婢女们齐道。

  钱玉缅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拿着香梨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婢女们,大呼乐哉。

  想不到这皇宫之内真是要什么有什么,不仅有好吃好喝,还有这么些个美人。想来这些美人百里挑一,却只能沦为宫娥,无人问津,这东宫太子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太子对这些婢女们可还满意?”洪内官手心出汗道。

  “满意!不能更满意了!如此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颜,本殿下自然是满意的。呃这样,洪内官你先把她们安顿好,等时机到了,自然就有用出了。”

  “太子殿下所谓的时机是指?”

  钱玉缅勾唇奸笑,“大婚——”

  转眼已到大婚之日,东宫殿内张灯结彩,一片歌舞升平,好不热闹。大殿之上觥筹交错,钱玉缅招呼着各种半生不熟的客人,心里还在惦记着自己那自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大姐。酒宴散后,钱玉缅便向了卿尘殿去,

  新房之外挂满彩绸,一片喜庆热闹景状。唯有一个玄衣男子守在新房之外,顾盼良久,转身欲走,竟与钱玉缅打了个照面。

  玄衣男子长发高高束起,皮肤白皙嫩滑,似女子般好看,若不是他那脖颈上罪奴的烙印,简直难辨雌雄。男子愣了许久,立即低身行礼道了一声:“太子殿下。”

  “你可是迷路了?”钱玉缅问道。

  男子凝着含水的眸子望了钱玉缅许久,老天爷,但愿他不是太子的哪个男宠,见太子另有新欢跑来诉苦的!

  “兄台兄台——我跟你说——”钱玉缅搭住男子的肩道,“天涯何处无芳花,何必单恋一根草,还是根被折弯的草呢。我话就说到这里,赶着去洞房,就此别过了——”

  男子回首望着钱玉缅渐渐远去的背影,落下一行清泪……

  卿尘殿房门打开一刹,无数盏珠子灯散发出琉璃般耀眼的光芒,铺天盖地的红色间,象牙床头前端坐着一人,已候了钱玉缅许久。

  “平日在钱府你那么欺负我,看我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钱玉缅故意咳了两声,关上了房门。

  “钱小姐,瑢忻知道你是父皇钦点的侧妃,但我瑢忻好歹也是未来的皇上,三宫六院须得雨露均沾。今日与你成婚同时我已纳了八九个侧妃,如今她们可都在苦苦等我,我自然要去四处看看,你是钱府大小姐,知书达

  理,我想你应该看得开吧。”钱玉缅心里窃喜,这回她使的好计谋成功冷落和打击了她这傲娇大姐的自尊心,真是好不爽快。

  “嗯,但你我既成夫妻,总得相见,夫君前来将我这盖头掀开再去别处侧妃那里如何?”

  老天,这声音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怎么这么像她自己的声音?!

  “呃……好,我这就来与你相见……”

  此刻钱玉缅的心里忐忑不安,她是既望着与此人相见,又望着与此人江湖再见。她挑开头盖的一刹着实惊了一跳,不料对方突然抓紧自己的双手将自己死死扣在婚床上。

  “本殿下问你,你到底是谁?!”

  “还能是谁啊!钱玉缅啊!”

  “为何要捉弄本太子!你到底使了什么巫蛊之术,使我们的灵魂对调?!”

  “巫蛊之术?!真是天大的笑话!我还想问问你呢,我好好的一个女儿家怎么就突然成了男人!”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的,你看我死了都能从棺材里给蹦出来……”钱玉缅趁机握住瑢忻的手,身子一翻,便将他压在身子底下。

  “你别忘了,现在我是男人!”钱玉缅点着瑢忻的鼻尖笑道:“原来我打扮起来是这副模样,还挺美的嘛,一点不比钱玉香差。”

  “本殿下命令你放开我!”

  “放开你可以,但是你不许闹!要知道,我们现在灵魂互调,是一条船上的蚂蚱,牵连在一处的!”

  “行,快放开我。”

  钱玉缅勾唇一笑,立即放开了瑢忻。瑢忻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皱了皱眉。这家伙是有多嫌弃女人啊,连碰两下都这副样子,真是彻底没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