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第四章 竞选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咪昨 1966 2017-07-31 07:25:43

  钱府大堂内,四人对峙。钱老爷与大夫人端坐上堂,玉香玉缅各坐一方。钱玉香坐姿娴静优雅,而钱玉缅却十分生硬,双脚打开,一只手抚着茶盏,一只手放在腿上,俨然一副男子的坐姿。

  钱老爷和事佬似的笑道:“这个……缅儿回光返照,这是好事。我们何必为了嫁娶这么一件小事,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呢。”

  “小事?老爷,我们家玉香可是要嫁入东宫做太子侧妃的,这关系到皇室也关系到我们家族兴旺,怎么能小觑呢。”大夫人不悦道。

  钱玉香挑衅地看了“钱玉缅”一眼,柔声道:“本来是二妹嫁入东宫的,因为二妹身子不适才唤作我这个做姐姐的出嫁。如今已和宫里商量定了,不可再做变动,姐姐真是对不住你,二妹。不过二妹,本就无心嫁入东宫做侧妃,姐姐这般,倒也成全了你。”

  “成全?”瑢忻抚着茶盏面色淡然道,“东宫本就是我的地方,该是我去,你这一番要入主东宫话从何说起。”

  钱老爷忙道:“缅儿,江南太守家的大公子才貌双全,人品相貌都是极佳的,要不……”

  “都是外界吹嘘,实则草包一个。”

  “那柳州知府的小儿子年岁也正合适,性子也温和……”

  “天生肺痨,半个死人了。”

  大夫人终于按捺不住起身道:“你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要跟你姐姐争嫁东宫太子!我问问你,钱玉缅,你有哪一点比得上你姐姐?!嫁给太子,你何德何能!”

  瑢忻泰然起身,双手负于身后,淡淡道:“我以此话反问,她钱玉香又何德何能?”

  “你!”钱玉香一拍桌案起身。

  大夫人拉住钱玉香道:“香儿莫急,钱玉缅,我话说在前头,是你逼我们,我们也是无计可施了。不如你们两个竞选一番,谁能胜出,谁就嫁入东宫,如何?”

  在场所有人愣了一下,“竞选什么内容呀?”

  大夫人莞尔一笑,“这还用说,自然是琴棋书画。”

  石岚听了心里慌兮兮的,这二小姐平日里大字不识几个,也不学什么琴啊画儿的,这高下立见,二小姐是输定了嘛。

  “我我……我有意见!”石岚怯生生地伸了手道,“琴棋书画向来是大小姐擅长的项目,对二小姐不公平,不如再加一项武艺比试,这才公平。”

  “好!就比琴棋书画武——”

  钱府木桥之上,悦耳琴音从桥上缓缓淌入耳中,钱玉香的指尖拨弄着琴弦,每一弦每一柱都令在场之人止不住鼓掌喝彩。钱玉香拨动最后几根琴弦之时轻蔑地看了瑢忻一眼,缓缓走到一旁。

  “这弹的真是不错,一曲琴音,宛若高山流水。”

  轮到瑢忻之时,钱玉香轻声向大夫人道:“娘,我已经提前让人给二妹的琴做了手脚,一会儿你就等着她出洋相吧。”

  “你这二妹对音律一窍不通,我本就不担心,何须你多费手脚。”大夫人暗笑道。

  “请二小姐弹奏乐曲《知晚》!”随着钱棠一声吆喝,众人皆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看着所谓的钱家二小姐“钱玉缅”。

  瑢忻指尖刚触到琴弦,那弦竟一下子崩断了。众人纷纷止不住地笑出了声。

  “果然是对音律一窍不通,连曲子都没弹上就闹了笑话……”

  瑢忻听着身后的纷纷议论,只从鼻间发出一阵冰冷的低吟,勾起唇角一笑,泰然地弹起一首曲子来。第一段音弹出来时,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太子瑢忻四岁拜长筠馆付大夫为师,习音律,善抚琴;三访江南酒客请书画大家赐教,工书画,擅诗文。这短短一曲《知晚》乃是他七岁那年大夫教给他的第一支五弦宫廷奏乐,外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内合五音宫商角徵羽,演奏之时,得满堂嘉许。

  一曲《知晚》,曲声如行云流水,丝丝绵绵,柔中带刚,有如阳春白雪,余音绕梁。琴艺与钱玉香比犹为精湛,更不消说书画两场,更是胜得令人瞠目结舌。唯有大夫人与钱玉香气得牙痒痒,平日里不见二妹如此用功,怎的一拿到台面上来竟有如此功底,看来她们真是小瞧了这个钱玉缅了。

  “最后一场,比武艺——”

  “太好了!”石岚内心暗喜道,“武艺可是二小姐最擅长的,只要赢了这局,二小姐就赢定了!”

  钱玉香站在擂台上畏葸不前,见钱玉缅毫不为之所动,心中不免疑惑,喊道:“二妹,你倒是出手啊!”

  “好男,不跟女斗。”瑢忻将剑反握起扔向钱玉香,“三个回合内,刺中我,便算你赢。”

  石岚瞪着大大的眼睛,心中揣起了小九九:“这二小姐自从回光返照以后性格实在是大变,行事说话总是一副翩翩男子的姿态,难不成是给大小姐送来的毒药给毒坏了脑子了?”

  钱玉香悠悠地呼出一口气,喃喃道:“舞剑我不会,可刺人我还不会吗,只要刺中就算赢。二妹,可别说做姐姐的不给你面子,谁让你那师父给你定了不许打女人的规定了!”

  瑢忻单手负在身后,一手伸向钱玉香示意她过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钱玉香不管三七二十一握着剑直向瑢忻冲过来,瑢忻一个半折腰,长剑从他的胸襟前拂过。钱玉香又是一通乱刺,正晕头转向之时,瑢忻从她身后翻过,在空中划过一条亮丽的抛物线后稳稳落地,而钱玉香已手抖得连剑都握不住。瑢忻背向着钱玉香,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宣布,本次竞选,二小姐大获全胜——”

  “太棒了!!太棒了!”石岚冲上擂台给了瑢忻一个熊抱,瑢忻面色微白,石岚傻乎乎道:“二小姐,你怎么了呀,赢了竞选,你不开心吗?”

  “开心。只是……”瑢忻依旧一脸冷漠道,“男女,授受不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