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第三章 互换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咪昨 1714 2017-07-30 11:57:23

  “诶呦喂我的个天老爷……”钱玉缅被扔进房间,一屁股摔在地上。

  “真是不孝女!”钱老爷宠溺地看着钱玉缅道,“你自己面壁思过吧!”

  钱老爷转身离去后,大夫人便阴阳怪气道:“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我家玉香哪里都比你好,怎么偏偏要挑你这个不成器的做侧妃!”

  “大娘,我听说东宫太子武功了得,他一定是想与小女刀剑和鸣。到时候我嫁过去,一定和太子恩恩爱爱,如胶似漆!”钱玉缅特意将“恩恩爱爱”“如胶似漆”几个字加重了音,气得大夫人和钱玉香脸一阵红,一阵白,也拂袖离去。

  石岚立即扶起钱玉缅,委屈道:“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老爷可得将大小姐嫁过去了。”

  “谁爱嫁他谁嫁,一个男色,瞧大房一房巴不得的样子!”钱玉缅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起身,四处张望着,能垫高点儿的桌椅已经全被搬走了。

  “石岚,我的桌椅呢?我的逃跑家当呢!”钱玉缅着急道。

  “小姐,你还要逃跑啊,你知不知道还有三天就要嫁入皇宫了,你马上就是太子侧妃了呀!你逃了,我们钱府上上下下全要杀头的,你可不能再逃啦!我家上有老下有小的,你逃了石岚就死了,石岚死了我一家人可怎么办嘛……啊呜呜呜……”石岚说着说着赖在地上大哭起来。钱玉缅见状忙扶她起来,“你瞧你没出息的样子,哭什么嘛。”

  石岚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钱玉缅塞着耳朵大叫道:“好啦好啦,我不逃了!”

  石岚立即止住哭声,起身道:“真的啊?”

  钱玉缅揉着屁股坐在床头,“真的,折腾一天都给我饿死了……有没有吃的,来点吃的!”

  “桌椅都给收走了,不过床头有些糕点,您要吃糕点,还是我让厨子给您做?”

  “厨子做?省省吧,你以为我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小姐钱玉香吗,厨子不把你给骂一顿就得了。”钱玉缅架着脚躺在床上,拿起床头的糕点大快朵颐,“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今天一天真的是倒霉透顶!”

  “咦,小姐,石岚听说有位年轻的公子助你逃跑,那人是谁啊?”

  “别跟我提他!长得人模人样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竟然就顾着自己把玉佩拿走就丢下我不管了,害的我要嫁去东宫孤独一生……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小姐,你可别说这样的话了,嫁入东宫的机会大房可是眼红了很久呢。”

  “其实要不是为了跟钱玉香争一口气,我真恨不得皇上指婚的人是她,这样大家都满意,也省得她那些绵里藏针的心思了……”钱玉缅忽觉不对,看着自己手里的糕点忙起身道,“石岚,这糕点哪儿来的?”

  “下午大小姐送来的香泥酥啊。”

  一口香泥酥从钱玉缅嘴里喷了出来。

  这就是钱府二小姐香消玉殒的经过。

  如今钱玉缅逝世,大夫人与大小姐悲痛不已,在灵堂前一哭二闹三上吊,上演足了一出手足情深,背地里却又庆幸钱玉缅给吃死了,嫁入东宫的人从二小姐变成了大小姐,大房实在是春风得意。

  东宫,卿尘殿内,男子由内官脱去一身青灰色的外套,挂在一旁衣架上,进了药浴桶沐浴。桶内蒸汽氤氲,叆叇的眼前隐约可以看见强健性感的身体。男子双臂放在药浴桶沿上,闭目将头向后仰,静静地嗅着药浴的药香。

  一个紫衣丫鬟怯生生地走到卿尘殿外,向着门口的内官低声说了句什么,只见内官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丫鬟便离去了。内官转身进了卿尘殿,小心翼翼行至屏风前,“太子殿下,消息传来,钱府的二小姐患疟疾,不治身亡了。皇上知道此事后,即刻决定三日后由大小姐嫁入东宫做侧妃。”

  屏风内有手臂划动流水的声音,内部传来低沉的声音。

  “钱家乃商贾世家,这门婚事门不当户不对,钱家不知用了多少卑劣手段。婚事,本就是出闹剧。由谁做侧妃,都是一样的。”

  “那小官便差人去慰问过世的二小姐?”

  “去吧。让我休息一下,两刻钟内,任何人都不要进来。”

  “诺。”洪内官说罢便离了卿尘殿,差人去钱府。

  屏风内的男子阖上双目,将手臂搭在桶沿上良久,猛然睁开眼。

  “啊——啊!啊——啊!”

  “怎么回事!”男子的躯壳内一个女人的声音禁不住狂叫起来,从药浴桶里站起身,眼前正对着一面落地铜镜。

  “啊——”钱玉缅捂住双眼,立即蹲回药浴桶中颤抖着身子。

  钱玉缅缓缓移开手,打量着铜镜中的面容。咦,这不是今天见到的那个帅哥流氓吗!钱玉缅将铜镜渐渐移近,将自己的脸狠狠拧了一把,痛得叫了出来,还是男人的声音!

  如果不是做梦——如果不是做梦——

  房门被突然撞开,洪内官冲了进来,“太子,出了什么事吗!”

  “太子?”

  如果这不是做梦,那一定是她和东宫太子瑢忻调换了身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