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第一章 出逃

双世宿主:太子请休妻 咪昨 1879 2017-07-30 09:13:07

  三日前——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钱玉缅房内传来阵阵朗读声,高亢而饱满激情,钱老爷和大夫人在木桥上听着难得拿书的女儿竟因一道圣旨而手不释卷,分分钟要成为京城名媛典范,露出了笑颜。

  “咳咳,这缅儿总算是开了窍了,终于不再舞刀弄剑,老夫甚是欣慰啊。”

  “老爷说的有理,不过这临时抱佛脚能有多少用处……”大夫人一旁干笑道,“照我说,入主东宫做侧妃,还是我们家玉香合适,她是姐姐,一来较玉缅懂事些,二来她从小精习琴棋书画,女红刺绣什么的,又识大体的,老爷您说是不是?”

  “话是这么说,但皇恩浩荡,为玉缅指婚,我们就是想让玉香做侧妃也不成啊。”

  “老爷啊,那宫里可有意思传达,为何我们钱府三个小姐,非要选一个最不成器的?”

  “谁知道呢,也许东宫太子就看上我们玉缅一身武艺,娶回去保护自己的!”钱老爷摸着胡子不正经道,说罢便走了。

  “哎——老爷,这太子到底是娶侧妃还是娶保镖啊!”大夫人亦急匆匆追了上去。

  此时,房内的场景是这样的:丫鬟石岚一手撑着下巴念着眼前的诗词,身后的黄衣少年打扮的钱玉缅搬了数条凳子层层叠叠,动作干脆利落地爬上了上头的窗,透过小窗看见钱老爷和大夫人已经走远了,勾起唇角一笑,正准备爬出小窗,石岚急忙拉住钱玉缅的下摆道:“小姐,你又要出去啊?”

  “逃跑啊,你没听说过东宫太子是男色吗,我嫁给他还不如浪迹天涯!”钱玉缅死死抱住小窗窗沿吃力道,“石岚,你放开我!”

  “小姐,你不能走,你真的……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房门突然被扣响,传来丫鬟铭心的声音:“二小姐,大小姐来看您了。”

  石岚与钱玉缅面面相觑,一时乱的一塌糊涂,钱玉缅直直从大堆小堆的凳子上摔了下来。门外的铭心见房内动静大得很,便推了门,只见钱玉缅屁股坐地,摔在一堆诗集札记里。钱玉缅将扣在脸上的书扔开,石岚立即扶着钱玉缅起身。

  钱玉香看着钱玉缅这副狼狈样,惺惺作态地笑了一阵,上前来帮钱玉缅擦身上的灰尘,“二妹,你都是要做太子侧妃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莽莽撞撞的。”

  屁股啊,我的屁股……钱玉缅一边感叹自己的屁股遭了罪,一边对钱玉香的殷勤感到不适。

  不就是做个太子侧妃嘛,这种有断袖之癖的男子肯定新婚之夜让你独守空闺,直到你白发满头也不碰你一下,怀不上龙种就当不了正妃,当不了正妃便打入冷宫,凄凉一生……想到此处,钱玉缅摇了摇头。

  “二妹,婚前别过度忧思了,”钱玉香见状立即命倾心呈上点心来,“来,这是前几日江南太守家大小姐赠与我的香泥酥,你快尝尝。”

  瞧这钱玉香恨不得把香泥酥塞进她嘴里的表情,钱玉缅便知这点心不是什么好东西。俗话说黄鼠狼给鸡拜年,纯属不安好心。平日里这大姐一口一个嫡女傲娇得要命,要不是自己拜师时答应过师父此生不打女子早就跟她拼架不知多少回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是怎么想的,世上明明女子与小人最难忍,还给她定了这么条规矩,否则她是分分钟手撕钱玉香和那满嘴胡话的大娘了。

  话说回来,这钱玉香这几日对自己献殷勤是在是过分了,一定是看上了她的太子侧妃之位,想毒害她!这女人,不是一个妈生的好歹也是被一个爹吊着打大的(貌似只有钱玉缅一个是被吊着打大的),不管怎么说也是姐妹一场,她居然下这种狠毒的手段……

  钱玉缅示意石岚接过香泥酥道:“多谢大姐,我会留着好好品尝的。”

  钱玉香脸上的笑容凝滞了,随后又笑道:“二妹,我记着你不是唯刀剑与美食不可辜负也么,怎么今天见了美食都不立即吃了它。”

  “今时不同往日,从前的钱玉缅太不懂事了,今后玉缅一定会克制自己,努力做个像大姐这般完美的女子。”钱玉缅笑道。

  “那好吧,你可一定要吃了它,放久了味道就差远了。”钱玉香不冷不热道,带着两个丫鬟转身出了钱玉缅的房间。

  “呸!老娘要吃也不吃你送来的毒!”钱玉缅一脚架在凳子上,“石岚,快帮我开路!”

  “你还要走啊?!”石岚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当然了,你也看到了,待着这里不是被迫嫁给一个男色,就是被亲姐姐毒死,我怎么就这么命苦!本女侠去了,从此,江湖再见吧!”钱玉缅三步两步飞上窗沿,死命抓住窗沿往外翻身,轻盈地落在房瓦上。

  建安城内,一片繁华,钱玉缅着一双黑色长靴,发上带着玄巾,身配剑一把,看起来就像是走江湖的浪子一个。路过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小摊子,照见自己的模样还真是磊落俊俏。于是,钱家二小姐钱玉缅孑然一身决定浪迹天涯的生活开始了,殊不知因为一个机缘巧合,将这一切全部都改写……

  乱入人眼的人群攒动间,钱玉缅仿佛看到一个男子向自己走来。那男子目若星辰,鬓似刀裁,一身青灰色的外衣腰间系着一枚黑色的玉佩,仿若在何处见过一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