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旅葵

旅葵

旅葵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07-30上架
  • 404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旅葵 旅葵 4041 2017-07-30 02:30:04

  ???????????????一

  她掀掉薄薄的一层花色被单,像拉面那样抻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朦胧的双眼,随手拿起个皮筋将乱蓬蓬的头发扎了起来。看见外面的暮色,想起鲍照有诗曾曰“倾辉引暮色,孤景留恩颜。”

  ???章叶坐着烟台的第四班火车,在夜色里随着游动的树木起伏,星辰篝火熠熠。远处的威海仿佛还在执拗地喷吐着潮湿的雾气,然而这雾气也便只如月上乌梢时残留在地面且被枝叶覆了的月光,不很扎眼的。如若提起月的话,这天夜里好像并没有特别值得描述的奇异的月色,不过只能看到远方山的脊背上偶有那么一两点闪耀的月的见证物罢了。火车开的很缓,像乡村屋檐上烟囱里刚冒出的炊烟;车里乘客的呼吸却更缓,像北京老胡同里品烟人吐出的绵长的一口。

  ????章叶也毫无例外的睡着了。她睡得很死,嘴角还有没来及擦的口水,头发有一点发卷,额头上还能看见干了的汗渍,真的有点邋遢;车窗没有拉紧,她白色的短袖上面仿佛沾满了漏进来的风,她的框架眼镜此刻仿佛真以飘进来的星光为镜片了;她手里握着一部手机,电话的那头早就挂断了,屏幕只是时不时地伴着新消息闪一下,像一段卡碟的歌。

  ????她本来早就应该踏上回家的路。但无奈十几岁的女孩总是容易被新鲜的风景所打动,章叶在站台前的那段路忽然看见了欲坠的夕阳悬浮在红灯的上面,两者仿佛连缀在一起交换着共有的色彩,显得默契而和谐,章叶不禁傻乎乎的被吸引了。等到夕阳已坠,红灯也变了很多次的黄绿灯,她这才缓过神来想起要坐的火车,发现自己已经彻底地错过了。她只能等着这列晚间的第四班火车,但担心自己又被什么其他的人事儿所迷,干脆和朋友在电话里不正经地开起玩笑。

  ????章叶在电话这头说“诶我上次推荐你看的那部电影看了没有啊,我觉得结尾有三重意思啊你猜到了吗?”那头也很认真地回答“暂时还没猜全啊,不过吉赛贝·托纳多雷的作品寓意是真的棒。”章叶又开起玩笑说“嘿笨蛋你电话声音怎么一抖一抖的,像《爱在日落黄昏时》里面那条河上的船显灵,然后对乘客说‘朋友你晃什么晃酒喝多了三杯像《西雅图夜未眠》里梅格·瑞恩的风衣’。”电话那边是一阵沉默然后很无奈地说“章叶你这家伙电影又看多了吧!”

  ????后来她们就这样一直聊到上车,在车上又聊了很久最后章叶突然把手机一放就睡着了,电话那头咆哮了两句也挂断了。其实章叶真的就是这么一个随性的女孩,尤其是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礼貌这种东西只存在于陌生人之间,比如她看她爸和领导喝酒的时候就是主动站起来,说一番客套的话同时还得注意饮酒的姿势,而和朋友喝酒的时候却总是喝一杯聊三句。这样的脾性使她在与异性朋友交流时也特别自在,但是随性也不是任性,她也会注重一些基本的交往礼仪。

  ????这个时候正处于夏天最盛的时候,她漫长而又短暂的暑假也很侥幸地刚达到一半的阈值。她所住的地方是南方的一个三线小城,每年这个时候除了梅雨就是烈日,所以她常常都跑到其他地方游玩,像麋鹿总是往有水域的地方走。当她回来的时候如果气候还是一团糟那么她就会窝在家里看各种各样的电影和书籍,如果正好符合她挑剔的要求那么她就会和朋友一起在城市里随处转转聊聊天。

  ????在车上聊天时她也问了朋友那边天气怎么样,结果得到的回答还挺符合她的标准,她就立即和朋友约定等她到家后,在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买两杯冻柠茶靠在公园里那棵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大树下乘凉,或者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不带手电一起走个夜路,看谁的歌声能吵亮路旁的声控灯。她说完后恨不得火车能飞起来,可惜她毕竟只是嘴上的魔法师,无法改变既定的速度,于是她只有跳进梦里飞翔了。

  ????章叶又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泛黑了。她掀掉薄薄的一层花色被单,像拉面那样抻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朦胧的双眼,随手拿起个皮筋将乱蓬蓬的头发扎了起来。看见外面的暮色,想起鲍照有诗曾曰“倾辉引暮色,孤景留恩颜。”于是顺带编曲轻轻哼了出来,这才发现喉咙干得不行。她嚷道“妈,冰箱里有饮料嘛!”

  ????厨房里的抽烟机得到了暂时休息的机会,“还要喝冰的!你喉咙都有点发炎了,桌子上有刚倒的热水你自己去拿吧。”可是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算了还是我帮你拿吧。”

  ???章叶翻身下床,拖鞋也没穿,小跳到桌旁,一口喝完了热水,烫的直吐舌。她轻轻挽住妈妈的胳膊,“谢谢妈,对了啊晚饭吃些什么。”

  ????“特别为你准备的蒸鲈鱼,还有蒜泥黄瓜。”

  ???章叶一向晚饭都吃的特别快,这倒并不是说她饭量有多大,只是她总忙着压榨晚饭过后那段最轻松的时光。比方说冬天的时候她就会忙着收集窗台上的积雪,去尝试堆出一个自己都看不懂的奇怪东西,然后对着它使劲呵气,看它慢慢地消融,如同屋檐上冰柱最终化为直线般的水流,心里某个冻结的地方也会随之慢慢消融;而在这夏天最温柔的时候,她就会跑出去和朋友忙着唱亮声控灯,或者去发现没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几处萤火。生活在这个十几岁的少女面前,显得简单而又轻薄,像她上次去安徽博物馆里面看见的几件汉代的衣帛,让人感觉好像仍能看见千年前女子穿着它们翩翩起舞身轻如烟的样子。

  ???章叶走出门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昨夜她在火车上只顾着睡觉,并没有注意天上的群星,也没有被夏风挑拨起来。今天她心情很舒爽,出门的瞬间就被一阵风关上了眼帘,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抬头看见漫天的星星仿佛觥筹交错间洒落的酒滴。她一边走一边唱着一首自己发明的小调,不知不觉到了她好朋友的楼下。

  ???“喂苏暖你在家吗?”章叶用两只手托著腮作出一个很不标准的喊人的姿势。

  ????这是一幢有些年头的建筑。杜甫曾曰“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只是这里的建筑好像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黛色,因为有几户人家的灯光照出了墙壁上几块略显明亮的颜色。好像随着时光,就算当初觉得坚不可摧的建筑也会在某些方面慢慢地变得柔软起来,时光啊真像一张永不损坏的砂纸。

  ????过了好几秒后,三层最左边的那扇窗户被人一下子掀开了,探出一个小小的头来,好像池塘里刚探出的荷尖。“哦章叶啊你等下我漱个口马上就下来。”

  ???“我去你快点啊磨磨蹭蹭的!”章叶一摆手。

  ????窗子又很快的被合上了。

  ???章叶环顾四周,这儿的路灯都是那种低矮型的,而且光本来也很微弱,所以并不能使黑夜的裙摆闪亮。风还是那样的刮,但要命的是这儿的建筑都有些年纪,砖瓦之间的缝隙也显得更多以至于提高了风尖锐的音调,使章叶不由得发怵。她忽然想到很多年前这儿也许是一片更惨淡的荒地,也许有赴京考试的穷书生在这里露过宿,月也许也像今夜这样不明朗,书生只能对着漫天黯淡的星辰揣测着自己的未来,时而闭目时而侧耳,或悲叹或流泪,感慨寒窗数十载只为一个未必得的到的徒有的虚名,又或思量即便中举之后又能如何不被世俗所污染,不禁茫然而无所得了。这么一想章叶又觉得自己在这里是自由而闲适的,更何况待会还有挚友相伴。

  ???苏暖家里的灯熄灭了,然后是“啪”的关门声。苏暖“咯噔咯噔”的下楼,可惜这儿的灯并非声控型,不然一定全部亮起来了。

  ???苏暖今天穿了件黑色的背心,短裤却是涅白色。她头发没绑起来就这么披散在肩上,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牙膏的泡沫,恰好遮住了那一颗小小的痣。她伸手捏了捏章叶的耳朵,故作恼火地说“昨天大半夜和你打电话结果不小心把我妈吵醒了,给我一顿骂的。”

  ???章叶笑了,她擦掉了苏暖嘴角的泡沫:“我以前都提醒过你说话声音放小点,你偏不听,这可是你自找的啊和我没关系。”

  ???“我不就跟你这么说话吗?在男生面前我很淑女的—”苏暖抿嘴一笑,“看我看我,就是这种笑不露齿的乖乖女。”

  ???“我现在特别想把你嘴掰开用老虎钳把你那几颗大门牙给拔下来,然后丢到那群男生跟前说这是苏暖的牙你们看见过没有啊哈哈哈!”

  ???“你找打是吧!”苏暖侧身撞在章叶胸口。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走在夜晚的小路上面。散落在地面的树叶像是秦淮倒映的女子的娥眉,柔和地贴在寥落的月光上;云大都清淡如夜的呼吸,但也有几绺深墨如夜的淤青。路两边是小巧的平房,窗子都很薄,故能很轻松听见里面传来的电视的声音或是老年人均匀的吐气声。

  ????只消一会她们就走到了公园门口,但却没有打算进去,因为公园里的草树在夜幕下显得异常阴森。孩子的内心对这种黑暗总是有股与生俱来而又不可名状的恐惧,觉得自己那双看惯光明的眼睛受不了被彻底地遮住,其实这亦是对自以为光明的象征物的索取,有部分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是难以索取到心想的明媚,也渐渐发现黑暗好像并非传言的那般不堪,于是便流徙于当初的恐惧之处了。

  ???可章叶生性中藏有寻求创造的成分,她站在公园的门口和苏暖聊了几句后觉得无聊,打算去声控灯那儿唱歌又想起来自己发炎的嗓子,刚好听到背后公园传来的风的呼啸声,就打算转身试一试。苏暖看章叶聊天心不在焉且余光总往后瞟,明白了她的心思。

  ???“喂章叶你该不会想往公园里面走吧,大晚上的你不怕我还怕呢。”苏暖咽了口口水。

  ???“谁跟你说我不怕的啊?只是反正都在门口了进去看看就是了。”章叶说。

  ????“我们连个手电筒都没带,里面漆黑一片万一被什么枝蔓绊倒了怎么办啊。”

  ????“没事的,我们不往深处走,这儿白天时候也来过那么多次,难道还不够熟悉吗。”章叶扶着苏暖扭了扭脚踝。

  ???“算了,我跟你后面进去吧,你说的不往深处走啊。”苏暖指了指章叶的嘴。

  ?????章叶没回答,两人转身刚准备进去,这时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很轻的狗吠,她们下意识地回头。

  ????那是只身形很小的狗,但是并没有小到让人觉得它还没过哺乳期,也许只是开阔的夜色使它的这一特点更为突出。随着它渐渐走近,才看清这是只黑白相间的小狗,即使色彩很单薄但并没有被星光给全部吞噬掉。说“黑白相间”仿佛有点硬凑成语的嫌疑,因为这只狗几乎全白,只有颈子、左后腿及连通这两处的背部有些许黑色斑块——这样的毛色当然并不出众,但是它的毛质非常好,看上去只觉柔顺如蚕丝编织的布料,绵密如同海底的藻荇。它的耳朵是垂下的,令人想到李煜《长相思》中雨后耷拉的芭蕉叶;鼻子湿漉漉,像刚从苏轼笔下的蕲水清泉寺前的兰溪饮完水;嘴时而紧闭时而张开吐出舌头,像杨万里《小池》中塘里的荷。

  ???章叶心里断定这是一只流浪狗,向着它刚走没两步,它却一溜烟儿跑掉了。

  ????章叶对着那个方向挥起手来:“有缘再见面吧。”

  ????可是两人也都没再走进公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