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妖孽别撩:KM王牌驾到

【037】文家晚宴(6)

妖孽别撩:KM王牌驾到 季浅若 2211 2017-08-12 22:53:30

  “不一样,她是血统纯正的文氏千金。”阮子林拿她跟文语诺相提并论,是拔高了她呢还是拉低了她?

  豪门中的联姻都是与爱情无关的,阮子林能这么说肯定也不是从爱情出发的,这点柒玖很清楚。对于阮子林来说,跟谁结婚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可以选择更加合适的对象。

  “可她不需要,你需要。”阮子林微微地蹙起眉头,他很清楚柒玖的境地,“虽然文语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她被保护得很好,就像你说的,她是文家千金,所以根本不会受到伤害。但你不一样,你只身一人在这样的家族里,需要一个强大的后盾,阮家是可以替你撑腰的。如果让我选择,我会偏向于你。”

  很奇怪,从外表看来文语诺似乎更容易激发人的保护欲,但他偏偏对嘴上说着不需要的柒玖有种很想保护她的冲动。

  他比谁都清楚,豪门水深,你根本不知道跟你最熟悉的人在背后打着什么小心思。从小到大他看清了很多东西,所以不希望柒玖再经历什么。

  “阮大少爷,请你收起你那泛滥的同情心。将你那爆棚的正义感花在适合的人的身上吧。”柒玖对阮子林的这段话并不以为然,因为她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和同情,“别以为没有背景就是弱者,就以为他们缺的是保护,他们需要的只是让自己成长起来。柒玖,从来不是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弱者。”

  柒玖的态度很坚决,摆明了毅然决然地跟阮子林撇清关系。

  阮子林突然一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无心开车。

  柒玖比他想象中要倔强很多,跟她僵持不下,阮子林只好退让一步,“你周围也没有几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但如果再发生类似今晚的事,我希望你可以第一个想到我。”

  “阮子林,我们生活的环境是不同的。在你的世界中从来没有为生存挣扎过一下,你的天空从来没有暗淡过,因为那些暗淡的地方是留给我们这种连寄托都没有的人的。”柒玖的目光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在这么大的城市里,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她的表情有几分严肃,对他说道,“我希望你自己能想想。除去你背后的势力,你还剩下什么?你打算用什么保护我?保护一个人不是在学校耍耍帅,逞逞英雄就行的,而是真枪实弹靠行动的。别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柒玖说完后,自行地开门下车,然后走到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

  阮子林仿佛因为柒玖的话而陷入沉沉的思考中。柒玖说的这些,他好像的确从来没有想过。

  阮子林突然把车掉了一个头,开向沈化洋他们最常去的一个酒吧。

  酒吧里面放着嗨燥的音乐,音乐的鼓点每一下仿佛都直击心脏。在昏暗的灯光下,阮子林几乎看不清其他人的面孔。

  但这并不妨碍他找人。他直径走到一个最大的吧台,拿起桌子上的一瓶威士忌,然后又重重地敲打在桌面上,震得周围的人浑身一抖。

  “倒酒。”阮子林说了一句,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哟呵!阮少爷现在也会主动的来酒吧了?”沈化洋看清来人是阮子林后,反应迅速地为他倒了一杯酒,“这难得一遇的事情,是该好好庆祝。”

  阮子林拿起那杯沈化洋刚倒好的酒,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立马一饮而尽。他把空的玻璃杯重新放到桌上,然后说了一句:“继续。”

  “……这是什么情况?”明泽少认认真真地把阮子林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然后在沈化洋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这男人今天有点反常。”

  “我去给他点几杯深水炸弹鸡尾酒,男人一般心里有事儿的时候,就应该让他喝猛点。”沈化洋也发现了此事有点蹊跷,“我赌是女人。”

  沈化洋的脸上挂着一个坏笑,明泽少的脸上也挂着一个坏笑,然后两人重重地击了一下掌。

  沈化洋点了一堆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酒,放在桌面上摆成了一排。

  然后他坐在了阮子林的身边,用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指了指不远处的DJ台,语气中藏不住的兴奋:“我跟你讲,今天来了个美女DJ,身材火辣,眼神勾人,一看就是特别的带劲。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

  沈化洋静静的等着他回答,但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然后他又指了指自己吧台的沙发上坐着的七八个美女:“或者你喜欢这里的?只要你看上了,我绝对让你带走。”

  阮子林斜眼看着他,依旧没有提起丝毫的兴趣,甚至有点失去了耐心。他朝沈化洋伸出了三根手指:“给你三秒钟清场。”

  三秒后。

  诺大的吧台里只剩下他们三个坐在沙发上。阮子林坐在中间,他的左右手分别坐着明泽少和沈化洋。

  “大哥有事您请说。”沈化洋脸上挂着善意的笑容,他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就被阮子林扼杀在摇篮里,他真的没有生气,一点也没有。

  “你们说我如果要保护一个人,该怎么做?”阮子林很认真的问道。

  “我去……我还以为你碰到什么事儿了。”沈化洋有些扫兴的摇摇头,“这还不简单吗?你雇十几个保镖就好了。如果还担心的话,那就雇几十个啊。”

  “你们家保镖缺人啊,让你这么惆怅。”明泽少强忍住笑意,调侃道。

  “说认真的。如果撇开家族的保护,我想知道我自己的能力。”阮子林不理会他们的打岔逗贫,继续说道。

  “哈哈哈大少爷你不会是在思考人生吧?别逗了,能动用势力就用,干嘛要自己亲自动手?多麻烦啊,你又不差钱。”沈化洋顿时觉得有些可惜这么多好酒了,这破事儿根本不用借酒消愁。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被李二蛋家的狗欺负的时候,你还是叫你家保镖去摆平的呢。”明泽少一想到这事就忍不住想发笑。

  “哈哈哈我也记得……”

  阮子林没有再理会他们,端起一杯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扭动身姿的人们在肆意挥洒自己的热情。每一个到这里的人都挂着无忧无虑的笑容,不用在乎明天会怎么样,不用理会外界的纷杂。

  他似乎有些明白柒玖的意思。

  这世界本来就是两极分化的,有人在为了生存垂死挣扎,也有人在无拘无束的纵情狂欢。如果强行捅破阻挡在两个世界的隔膜,必定会弄得遍体鳞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