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77章 好啊,我洗耳恭听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09 2017-09-20 09:00:00

  说话的是陈东,今天他刚好出差回来,此时他刚吃完泡面,屋子里面还有一大股香辣牛肉面的气味儿,他本打算出去把垃圾放在楼梯间,可巧就看到舒心走了进来,且有一头栽倒的趋势,他立刻用手扶住了她。

  舒心脸颊很红,是不正常的潮红,陈东把手背挨了下她的额头,热度惊人,这个女人,自己发烧了还弄得浑身湿漉漉的,简直是不要命。

  陈东实在没办法,把舒心放在沙发上,就去敲隔壁邻居的门,也不知道被多少人误会,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帮助他的邻居大妈,请她过来帮舒心回屋子换上干燥的衣裤。

  因为全身都湿透了,所以她需要由内到外都换个彻底和干净。

  那大妈一边换,一边也在唠叨:“这是造的什么孽,好端端的姑娘把自己往水里送,这要是发高烧可怎么得了。”

  一边说着,一边也能感受到舒心身上很高的温度。

  那大妈换好衣服出来就对陈东道:“你女朋友可是发高烧了,你要不要带她去医院啊。”

  陈东有些哭笑不得:“大妈,她不是我女朋友,我知道她发高烧,所以才请您帮忙,谢谢您啊。”

  也是,如果是男女朋友,怎么还需要老太太帮忙,现在的男女青年可是很开放的。

  想通了这个道理,大妈一边说不谢,一边回了自己的屋,边走边还在摇头。

  陈东关上外屋的门,走进舒心的房间,一大股女性的气息迎面而来,平时很少进她的闺房,乍一进来,发现这里布置地十分温馨和漂亮,碎花布随处可见,令人联想到家的温暖与脉脉温情。

  陈东摇醒床上的舒心,说是要带她去医院,但舒心却摇头,怎么也不肯去,只请求他给自己找点药来吃,再冰敷一下就成。

  没办法,陈东自己也很累,没什么力气扶她去医院,想着就按她的办法办,找了点退烧药给她吃,又找了毛巾浸了水,敷在她的额头上,便趴在她的床边守着她睡着了。

  待第二天黎明来临时,阳光从窗外面照了进来,陈东被刺眼的光线惊醒,立即从舒心的床上撑起身来,用手摸她的额头,然后发现她的烧还真的退了下去,没有之前那么烫了。

  他的手温度太低,在触摸舒心的额头时,把她也惊醒了。

  舒心从床上探起身,感觉自己的头没有那么痛了,不过喉咙还是痛,想来这感冒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就好起来。

  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越想越觉得心惊,如果黎浩南迁怒于庄家的公司,那之前的一切不就全部都白费了吗?

  她可不想因为自己搞砸了父亲毕生心血的公司,那样是让自己罪上加罪啊。

  舒心一想到这件事就再也睡不着了,她马上拿起电话拨通了黎浩南的电话。

  此时江市的那条著名的江边正停放着一辆冰蓝色的保时捷,那带着六和八的车牌号,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而这辆车在江边已停了整整一个晚上,车上的男子正是黎浩南。

  他把车子一直开到江边后,真想从那里直接扎进江里,但最终他忍住了,如果把车开进了江里,他就再没有机会报复那个可恶的女人。

  她真是比恶魔还要可怕,还要可恶,他一定要像消灭恶魔一样,把她消灭掉才行。

  黎浩南这么跟自己说着,一直瞪着那黑暗的江面,听着江水拍打岸边的声音,竟然睡着了。

  他在睡梦中仿佛还看到那女人可恶的嘴脸,还有她的嘲笑:“黎浩南,你以为我真是爱你的吗?一开始我就是在利用你,你这个笨蛋傻瓜,蠢才!”

  黎浩南气得脸色铁青,正想破口大骂,但身边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害得他不得不从梦中醒来,摸到手机接听电话。

  “黎总,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我们重新来过好吗?你相信我,我没有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请你别……”

  “舒心,你究竟想跟我说什么,是不是怕我会毁掉那份合约?”

  黎浩南的声音冷冷从电话那端传来,让舒心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黎总,不,阿南,你相信我,我没有……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

  舒心语无伦次着,她忘记了自己还在生病的事实,声音都是嘶哑的,她只想解释昨天自己说的那番话,并不是要惹他生气。

  但是黎浩南却恶狠狠打断她的话:“我告诉你,舒心,你别把我当猴子耍,你以为我还会听你那一番鬼话?我今天去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毁掉那份合约,和庄氏的合作到此为止,庄家别想从我这儿拿到一分钱,你可听清楚了?”

  黎浩南的话如同一把把利刃,狠狠戳进了舒心的心,将她的心戳出了无数个窟窿,鲜血淋漓。

  她几乎嘶吼出声:“不——!”但是晚了,对方已挂断了电话。

  舒心在他挂掉电话的那一刻已从床上翻身下床,在第一时间内穿戴整齐,又冲进了卫生间把自己好好梳洗一番,她一定要在黎浩南去公司之前把他拦下,一定要阻止他毁约的打算,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愿意,绝不能让庄氏得不到黎氏的资助。

  陈东不明白舒心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对她道:“舒心,你在着急什么?你可还生着病,虽然烧已经退了,可你的脸色好差。”

  “陈东,我必须去公司,谢谢你昨天晚上照顾我,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

  舒心跟陈东说完最后一句,便穿好一件浅青色的风衣,匆匆出了门,走得那样风姿卓然,却给陈东心惊不已的感觉,就仿佛她一去不复返。

  舒心放弃了坐公交车一路摇去公司的打算,而是选择打的,这样可以节省时间。

  当她来公司的时候,不过才八点不到,而正式的上班时间是九点,所以说舒心是第一个到公司的也毫不为过。

  负责开启总裁办公区的保安也非常吃惊:“舒小姐,你今天可真早。”

  舒心却只是有气无力:“是,胡叔。”

  说罢,她就径直走进了办公区,静静等待黎浩南的到来。

  陆续有同事来到办公室,看到舒心的时候,都不约而同惊讶:“舒心,你今天可真早。”

  “恩,早。”舒心忍着没有吃早饭,肚子饿得咕咕叫的痛苦,再加上宿醉和发烧留下的后遗症,嗓子疼得要命,头疼也隐隐要发作的可能。

  她就站在黎浩南的办公室外,徘徊又徘徊,惹来不少同事们私下的议论,不过她一点儿也不在意,她本来就是在这里等黎浩南的。

  那熟悉而可怕的身影,终于在临近九点的时候出现在办公区。

  黎浩南本是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办公室门口站着的人是谁,他的身后还有汉斯在跟他汇报情况,要他准备去国外出差的事。

  一抬头,舒心已站在了门边,一晚上不见,她的情况并不比自己好,黑眼圈儿很深,肤色也很差,眼中有挥之不去的愁绪。

  看着这样憔悴不堪的舒心,黎浩南本能地想要伸出手来抚上她微蹙的眉,扶平她的忧伤,但他的手指只是在身侧动了动,目光已变得毫无温度。

  “这个人为什么还在这里?从今天起,她不用来上班了,叫保安,把她从这里赶出去,叫人事部给她三个月的遣散费,叫她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一刻也不许多待!”

  黎浩南宣布完,再也不看舒心一眼,从她身边走过,狠狠撞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差点儿把她撞倒在地。

  所有助理区的人们都被黎浩南的话给惊呆了,都不可置信地看着仍然如雕塑一般站在那里的舒心,不知道她究竟是怎样得罪了他们的大老板,直觉这二人之间很不寻常啊。

  而保安也很快地被召了来,要带舒心离开。

  但舒心在这时却发了疯一般冲进了黎浩南的办公室,并且一直冲到了他的办公桌前,双手撑住他的办公桌上,一双赤红的眼看着他:

  “黎浩南,你必须跟我谈谈,你不能把我从这里赶出去,你和庄氏的合约不能解除,这是早就说好的,你听到没有?”

  舒心几乎是口不择言,她也丝毫不在意她的语气和态度,她豁出去了,如果黎浩南敢说要解除合约,她就跟他拼命,她一定不会让庄氏陷入绝境,一定不会。

  “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你竟然还敢跟我在这儿大呼小叫,保安……保安在哪里,快把这个女人从我眼前带走,我一刻也不想再看到她。”

  “你们都别碰我,让我把话说完!”舒心的胳膊刚被保安们架住,她就狠狠把他们甩开,柳眉倒竖,杏眼圆瞪,真真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她这次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冲着黎浩南怒吼:“你不让他们出去也行,那我就在这儿说,我就在说,你是拿什么跟我交换那份合约的,你要我继续说吗?”

  “好啊,我洗耳恭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