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76章 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吗?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44 2017-09-20 09:00:00

  黎浩南没有多考虑,直接将醉卧在沙发上的女子给拉了起来,听到舒心嘟着嘴呓语:“拉我干什么?我要睡觉。”

  声音听起来娇嗲而慵懒,似极了他们从前在一起时,她赖床时最喜欢说的那种语调,也是黎浩南最喜欢的语调,如今依然令他怦然心动着。

  但他没有同情她,更没有打算放过她。

  最终,人事不省的舒心还是被黎浩南给拖到了卫生间,把她丢在了莲蓬头下,紧接着,黎浩南打开了莲蓬头的水,任水花洒在舒心还穿着套裙的身上,将她整个人淋了个里外都湿透。

  因为是冷水,这一淋下去,简直就是给人一种很有力的刺激,本是醉着的舒心真的被冷水给浇醒了,茫然地睁着一双眼睛看着那流下来的水,茫然地自语:“我在哪里?我怎么了?”

  黎浩南便缓缓蹲下来,不顾那水流同时也淋湿了他的衣服和身体,他面对她。

  舒心看到,黎浩南长长的睫毛上有水珠落下,那双深沉如大海的双眸正翻涌着令她心颤的情绪,那是情.欲正在加深加浓。

  他的声音也变得喑哑,从他性感的薄唇轻轻吐出,透着低沉和魅惑:“舒心,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吗?”

  舒心大睁着一双大大的美眸,静静地看着他,他也看着她,仿佛两人的目光中有电力在不断蔓延,令两个人之间的温度迅速攀升。

  黎浩南只觉得口干舌燥,直直盯着舒心那粉嫩的红唇,仿佛看着最可口香甜的冰湛淋一样,只有吻上那唇才能缓解他的饥渴。

  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头微一偏,他的唇便准确覆上她的,开始在她的唇瓣上厮磨,然后是辗转反侧。

  一开始舒心咬着牙关,抵触他的攻城掠地,黎浩南无计可施,便只好不客气的咬了她,然后搅了个天翻地覆。

  有多久没有吻过她了,上一次是因为她被刘洋的老婆误会,所以他强吻了她,想要以此来惩罚她,那一次她哭了,哭得很凶。

  这次感觉她的滋味好美好美,果然有吃冰淇淋的感觉,非但如此,他还觉得怎么吃也吃不够。

  他的手紧握住她圆润香肩,仿佛要把她捏碎一般,不过他不会真的那样做,这一刻,他只是想好好爱她,好好爱她而已。

  他身体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也越来越不满足于只是这样的厮磨,他还想要她更多更多……

  然而舒心却推开了他,黎浩南有些冒火:“舒心,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你可是答应过什么,你应该清楚。”

  黎浩南喘着粗气,但他不是因为呼吸不匀,而是因为某个方面的需要没有得到满足,他不甘心。

  舒心没有说话,还是紧紧盯着他,黎浩南见她如此,也不想去等她开口,直接拿行动说话,他再次向她扑来,开始替她解身上的衣服。

  舒心也急了,一边拍他的手,一边道:“黎浩南,你别这样,你听我说,我不让你碰,是因为我现在很脏,你会愿意碰这样的我吗?”

  “脏吗?我帮你脱干净,洗干净,不就不脏了。”黎浩南笑得志得意满,觉得她这个想要摆脱自己的理由一点儿也不充分。

  “我当过公主,自从和李启光发生那样的事后,我实在是不能接受,我需要大量的钱,所以我去了皇家一号,做了那里的公主,我和不同的男人周旋,他们让我喝酒,我喝酒,他们让我出去,我也出去,甚至他们让我在床,上服侍他们,我也不会拒绝。

  如果你真的不嫌我跟很多男人都睡过,那就来吧,我会像服侍那些男人们一样把你服侍好,绝不会让你嫌弃的,要不要试试?”

  舒心边说着,边反被动为主动,一双白嫩嫩的小手颤微微地摸到了黎浩南那名贵的皮带下,准备替他解皮带。

  她的主动和她的话令黎浩南如同当头浇了一大桶冰水,脑子一下由情.欲的最顶点降到了冰点,什么想法都没有了,脑中只盘旋着那一句话,她和很多的男人睡过,她和那些女支没有区别。

  一想到她是那样脏的女人,黎浩南对她完全提不起兴趣,只想着要远远离开她。

  就在舒心快要将他的皮带解开来时,黎浩南却停止了所有动作,猛得起身,居高临下看着舒心,此刻的她狼狈到了极点,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沾在了身上,却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显露无疑,那样娇美的身体本该是男人热血沸腾,令人血脉贲张,此时在黎浩南的眼中却成了最肮脏的身体。

  他差一点儿和这么脏的女人做了那样的事,真是让他想想都觉得后怕。

  黎浩南冲着舒心狠狠道:“你是我见过最脏的女人,以后别想我碰你!”

  低吼完,黎浩南长腿一伸,快速离开了卫生间。

  之前两个人这里热烈地激吻着,场面一发不可收拾,问问舒心的内心,她是否也在渴望着他,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但她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和他在一起,只是他的情.妇,见不得光,成为他身后的女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如果是那样,她宁肯从来都不曾和他在一起过,也绝不愿意就这样和他在一起。

  舒心终于骗过了黎浩南,让他放过了自己,但此时的她又冷又饿,冷的不仅是她的身,还有她的整颗心。

  她很害怕,黎浩南会不会因此而迁怒于庄氏集团,所以在她抱住双膝发了会儿呆以后,她赶紧站起来,不顾一切冲到了房间里,想要找寻黎浩南的身影,想要告诉他,自己只是做公主,其实并没有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她可以答应做他的女人。

  但是为时已晚,房间里面空空如也,黎浩南早已不见。

  舒心只感觉自己的心也仿佛被掏出了一般,整个人都呆怔在了原地,她抖着双手拿出手机,颤颤地拨出了黎浩南的号码,但是很快对方就挂掉了。

  此时的黎浩南开着车子在寂静的马路上疯狂地飚着,恨不能把车子开得飞了起来,他气啊,悔啊,当初怎么就认识了舒心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当他看到闪着她名字的电话时,他狠狠将电话挂断,在要不要关机的问题上,他犹豫了下,最终没有。

  他知道,舒心给自己打电话是不想影响黎氏和庄氏的合作案,他不会让她如愿。

  第二天他就会给庄晓晨打电话,取消合约,那笔钱不会打到庄氏的账上,他会让舒心知道,欺骗他的下场是什么。

  舒心没有等到黎浩南的电话,只好穿着一身湿透的衣服离开丽晶酒店,在路边打的准备回自己的出租公寓。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辆车,没有一个人愿意载她,只因她身上湿透的衣服,还有她凌乱不堪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精神病院出来的。

  最后,还是有一位好心的,大约四十多岁的女司机把她载上了,并且朝她说的地址驶去,那女司机通过后视镜看着她,对她道:

  “姑娘,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吧?别怕,你总要相信生活是好的,你要勇敢走下去,一定会有好的那一天,知道吗?别再想不通啦。”

  大概这位女司机师傅以为她是跳水自尽,没有死成吧,所以才这么劝她。

  也是,正常的人,怎么可能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呢?

  舒心几乎要流下眼泪来,因为人总是这样,如果每个人对你漠不关心,你也习惯了别人对你这样的态度,你或许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对你表示关心,同情你,爱护你,你就会觉得,心里面的委屈如滔滔江水,让人忍不住就要泪流满面。

  此刻舒心就是这样的心情,因为女司机的关怀和鼓励,令她感动非常,所以她情不自禁就要流泪。

  最后在下车的时候,那女司机道:“你只要别再轻生,出租车费我不收你了,记住大姐的话,好好活着,生活总有美好的一天。”

  “谢谢你大姐,但是这车费我一定要给。”有司机大姐的鼓励已经让舒心感受到了人世的温暖,她不想再欠女司机一个人情。

  “我说过了不让你付就不让你付,小姑娘,好好活着,听到没?别让我再发现你这幅模样。”

  司机大姐没有等她掏钱,便把车子继续开上路,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路的尽头。

  舒心目送车子的离开,虽然身上仍然是湿的,但心里已是暖洋洋,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阵晚风袭来,终于让她发现,自己的身上还是湿衣服,然后一阵寒意掠过,舒心狠狠打了几个喷嚏,于是感冒终于华丽丽地找上了她。

  回到家后,舒心只觉得头晕脑胀,又加上喝醉了酒,淋了冷水,惹了风寒,那滋味就更难受了。

  她不过是刚把公寓的门打开,还没有等她把步子跨进屋子里,她就觉得自己头重脚轻,立刻要晕倒的感觉,好在马上有人把她从门边扶进了屋,并且嗔怪:“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舒心,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