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72章 卢生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76 2017-09-16 09:00:00

  这会儿阮玉玲弄坏了她的项链,也只能让她骂出一句过分出来,又急着找那些保镖道:“你们都给我把屋子里翡翠珠子一颗颗捡起来,不许遗漏一颗!”

  刘碧婷下了令,黎浩东见如此,也只能躺在床上命令那些保镖道“你们听到夫人的话没有,还不赶快帮她把珠子给捡起来!”

  阮玉玲没想到自己弄错了,那根本不是同一串项链,但她还是不服气,反正这翡翠颜色都差不多,不能怪她会看错,倒是刘碧婷,戴什么不好,非得学她姐姐一样,喜欢戴翡翠,被她误会也是正常,活该被扯断了项链。

  但终归心里是虚的,阮玉玲带着自己的老公和孩子,趁着刘碧婷指控保镖们帮她蹲身捡翡翠珠子的时候,不声不响离开了病房。

  那些五大三粗的保镖们,差不多有五六个人,几乎将黎浩东的病房地板搜罗了个遍,终于把刘碧婷项链上的那八十多颗珠子全找齐了,并且交到了年轻侍女的手上。

  黎浩东一脸歉意看着她:“妈,我小姨妈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她的气,好吗?”

  刘碧婷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她也不看床上的黎浩东,只头微扬,鼻子里轻哼:“哼,我才不是那种爱计较的人,倒是你爸爸要是知道他送我的生日礼物成了这样,你说他该不该生气?”

  “妈,您要过生日了吗?什么时候的事?到时候我一定送一份大礼给你,请你千万别再生我小姨妈的气了,好吗?”黎浩东陪着笑脸对刘碧婷。

  听到黎浩东的话,刘碧婷也只是冷笑:“你们阮家人的气,我哪儿敢生啊,生日礼物送不送无所谓,别再来找我的晦气就行了。”

  “不会的,妈,您相信我。”黎浩东继续略显尴尬的陪笑脸。

  ………

  又一个黎明悄悄来临,晨曦渐露,舒心几乎是反射性地在六点半的时候准时醒来。

  原因无它,这几天都被黎浩南在同一时间叫醒,害得她也有了条件反射,生物钟会在那个时候自动提醒她醒来。

  舒心一骨碌从床上翻身起床,抓起床头柜上的触屏手机一看,时间刚刚好,但黎浩南的电话却没有打来。

  他大概是忘记了要找她的麻烦了吧?舒心如是想,便决定躺下继续睡觉。

  只可惜她错了,就在她睡意来袭,眼睛已经闭上时,电话铃声还是响了起来,惊得舒心赶紧去抓手机。

  “喂。”

  “舒心,去东方机场帮我接一个叫卢生的男子,他大概是九点的飞机,记得务必将他接到。”

  “黎总,我没有车,要怎么去接他?”

  “我会叫老邢开车送你去机场,接了卢生后就去紫薇花园24号别墅,听懂了没?”

  “哦。”舒心揉着一头乱发,正要继续问为什么是她去,但还没来得及问,对方已挂断了电话。

  对于如今的舒心来说,她其实就是黎浩南随时可以使唤的对象,而她为了庄家的合作案,不得不无条件听从他的命令。

  跑腿的事情,她愿意做,至于别的,她希望那样的事永远不要来,她不要被人当作是傍着有钱男人过日子的虚荣女人。

  时间刚过八点,舒心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一个略显沧桑的男声:“是舒小姐吗?我是黎总派来接您的司机老邢,你准备好了吗?”

  “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下楼。”

  舒心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穿外套,她今天是一身宝蓝色的西服套裙,头发梳成了马尾,虽然是穿着正装,略施脂粉,但那吹弹可破的奶白色肌肤,还有美丽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如花的粉唇,都组成了一张极为精致的面容。

  没有人会质疑,舒心是不折不扣的美女,且身材凹凸有致,即使穿职业装,也能穿出诱惑人的感觉出来。

  东方机场离江市的市区尚有四十公里的距离,司机老邢开着黑色的大奔,在早晨的车流中穿梭,开了近一个小时才把舒心送到了机场。

  怪只怪这东方机场是江市唯一的机场,吞吐量并不大,所以通往机场的路车辆也不少,总之一路走来都不太顺畅。

  好不容易将车停在了机场门口,放眼望去,路上都是车的海洋,出租车,私家车,还有机场大巴,将机场门口的位置都占了个满满当当。

  临下车时,司机老邢不忘记递给舒心一个牌子,说是黎总帮她准备的,那上面写好了她要接的客人的名字,还有一束大大的美丽的鲜花。

  不得不说,黎浩南想得还挺周到的。

  舒心跟老邢道了谢,一手拿接人用的牌子,一手拿花,快步朝机场出闸口走去。

  那里已是人山人海,不少人在那儿等着接从飞机上下来的亲朋好友,现场好不热闹。

  舒心虽有一六五的个头,可是跟那些身高超过一米七的男人们比起来,她还是略显矮了些。

  所以为了让被接的客人第一时间看到她,舒心不得使出挤的功夫,生生挤进了前排,并且将写了名字的牌子竖在那儿,希望被接的人能够第一眼看到。

  从飞机上下来的乘客陆续出现在闸口,舒心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把牌子高高举起,并且晃动着,希望有人看到。

  怪只怪这个黎浩南也不说清楚那卢生长什么样,年龄有多大,只说是个男的,这要怎么找啊?

  不过这牌子还是有用的,没过多久,一个推着行李车,穿一件军绿色风衣,戴黑色墨镜的高瘦男子在见到舒心晃动的牌子后直直朝她这里走来。

  那男了将墨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仔细打量舒心的脸,又看了一眼那牌子,然后开口道:“你是黎浩南派来接我的妞?”

  “呃,我是黎总派来的,但我不是妞,我叫舒心,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或称我为舒小姐也行。”

  舒心不喜欢妞这个称呼,所以一本正经纠正。

  这个叫卢生的男人长着一张并不能称为帅气的脸,不过倒也不丑,他这一身行头给风尘仆仆的感觉,舒心能确定他就是自己要接的人了。

  所以她双手将花捧上,对卢生开口:“卢先生,这是送您的鲜花,司机就在外面等,请跟我来。”

  舒心把花送上后,便要转身离开,但身后的男子却道:“妞,你等等。”

  舒心狂翻白眼,都说了叫他不要叫妞,他就是不听,哪里有这样称呼人的?

  舒心转身,脸色并不好看:“我是……”

  “舒心,是吧?好名字,人如其名,这长相,还真真是不老舒心,你大概有四十了吧?”

  卢生一脸坏笑,开着舒心的玩笑。

  舒心真是气结,从来都没有人说她长得像四十岁的女人,更多的人以为她不过才大学毕业,而事实却是,她的年龄和黎浩南相差不了多少,快满二十八了,这个男人倒好,直接说她有四十。

  舒心想回敬他,但转念一想,算了,随他吧,爱怎么说怎么说,这人的嘴也真够坏的。

  卢生依旧笑着眼角弯弯,上来就要把舒心的肩膀,并想安慰她几句,但舒心反应够快,明白他的意图后很快闪到了他的身后,对他说:“卢先生,我负责接您去紫薇花园,然后我还要回公司上班,顺便向黎总汇报情况,请您自重。”

  卢生的手在空中僵住,觉得这个女子真的是有够小心谨慎的,在他的眼里,其实男女没有性别之差,倒是在这个叫舒心的眼里,他成了轻浮之人了。

  卢生很快收回手,讨好道:“好好好,我不跟你有身体接触,总行了吧?别跟防贼似的防着我,这黎浩南也真是,怎么派个不成熟的小妞来接我,害我得罪人。”

  卢生嘀咕着,将行李推车丢给舒心,毫不怜香惜玉:“既然是派你来接我,那这个就由你来帮我推着吧。”

  说罢,卢生大摇大摆朝机场出口而去,舒心低咒一声,推着车跟在卢生身后朝外走。

  好在老邢也来到门口观望,见到推车的舒心,又见她前面走着一个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男人,老邢猜想那就是卢生了,所以他也上前来笑着打招呼:“卢先生是吗?我是黎总派来接你的司机老邢。”

  “哦,是老邢啊,你们黎总真客气,派了你这么和善的一个人来也就算了,为什么非得找个一点儿没有幽默感的小妞呢?我不过说她像四十岁的人,她就不高兴了,瞧瞧这脸,都快拧出水来了。”

  卢生一边拿眼瞟后面的舒心,一边抱怨。

  那司机老邢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家里有个女儿,刚刚上大学,其实舒心的长相真的只让人看出来她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却被人硬说成像四十岁的女人,老邢不由有些同情她的遭遇,却不好得罪老板的朋友,所以他只好赔着笑:

  “卢先生,还是赶紧先上车吧。”

  卢生也不再辩驳,拿着花先上了车,老邢帮着舒心把行李搬上了后备箱,两个人才陆续上车。

  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卢生,舒心只好坐在车后的后排,车厢空间还是蛮大的,真皮坐椅有一种特殊的气味,好在车内有空气清新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