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71章 黎浩东受伤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30 2017-09-15 09:00:00

  后来,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如今的阮家不仅继续开发和开采能源,同时还拓展其它事业,比如海产养殖业,珍珠,海产品,应有尽有,光是这类收入,每年也是好几个亿,更何况相关产业的开发,还有利用海滩发展旅游业,酒店业所带来的收入,都十分可观。

  当年黎浩东的母亲嫁给黎启原时,按照阮家的规矩,黎家就得到了金市沿海几处酒店的经营权,深海一处油田的开采权还有某水产公司的经营权,这些看似并不能折现的公司,其收入却是相当可观的,每年少说也可以给黎家多增加几个亿的收入。

  而今黎浩东的母亲阮玉琴已过世,她陪嫁的东西却不可能再由阮家讨要回去,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交由黎浩东来继承。

  黎启原在阮玉琴去世没多久,就让自己的旧爱刘碧婷嫁入了黎家,这引起了阮家强烈的不满。

  当时黎浩东的两个舅舅,阮志勇,还有阮志强就去找黎启原闹过,还是黎家老爷子黎军给拦了下来,告诉他们刘碧婷这几年一个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那孩子是黎家人,也是黎浩东同父异母的兄弟,理当让他回到黎家认祖归宗。

  阮家人见黎老爷子都袒护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也无话可说,不过他们要求阮玉琴陪嫁的那些东西都不能交由黎家另外的人来继承,只能由阮玉琴的两个孩子来经营,盈亏自负。

  黎老爷子明白阮家人在想什么,当初阮家和黎家结亲,一是因为两家是世交,还有另一个原因是阮家也想在房地产投资上有所收获,所以愿意和黎家结亲。

  阮家有钱,但投资上并不如黎家人这般精明能干,所以需要两家合作来达到双赢的局面。

  如今属于两家的地产业进行地如火如荼,阮家是不敢轻易抽出资金的,那样无疑只会是两败俱伤,且黎家如今的产业跟当年不可比,说当年黎家人利用阮家的资金发展壮大了自己的事业也毫不为过。

  只不过现在两家的投资已密不可分,根本无法分出彼此来,阮家也只能在原有的资产跟黎家作计较。

  黎军和黎启原也保证,绝不会让黎浩南插手阮家和黎家的合作事业,更不会去管理阮玉琴陪嫁的那些产业。

  如今黎浩东从江市回来的时候被人袭击,这让阮家的姨妈阮玉玲,还有两个舅舅都十分担心,要是黎浩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们真要跟黎家没完了。

  “阿东啊,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你不利啊?给姨妈说,姨妈找人收拾他们。”

  这个社会,有钱的人是可以做到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敢欺负他们家阿东,她阮玉玲就有本事花雇人把凶手找出来,再狠狠收拾一顿。

  黎浩东立刻劝阻了阮玉玲,对她好言劝道:“小姨妈,我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没什么事的,我的保镖倒是有人受伤不少,还有人替我挡了一刀,现在想起那天的情景也让人有些后怕。”

  “什么?!都动刀了,哦哟哟,你是想吓死你的小姨妈吗?”

  阮玉玲一张保养得宜的脸上是一副怕怕的表情,忍不住把黎浩东的脸拉到自己的眼前来看个究竟,看他究竟伤到了哪里。

  看到那包着带血纱布的头,阮玉玲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要是大姐在世,怎么会有那女人和孩子进黎家的机会,阿东,你可不能犯傻,不能叫那女人当妈,更不能把那女人的儿子当自己弟弟,你得记住,他们是回来抢你和阿娇财产的,你就不能对他们太客气。”

  “对,对,对,你小姨妈说得对,小姨父我也赞成你姨妈的话。”一旁的张远山也随声附和。

  “去,去,去,我跟我们阮家的大宝贝说话,轮得着你吗?”

  “不对吧,玉玲,你们阮家的宝贝可是志勇和志强家的几个孩子吗?”

  “那几个啊,怎么能指望得上,他们不把阮家的钱给败光了,是绝不可能罢休的。”

  “恩,你说得也对。”张远山也跟着点头。

  “小敏,小伟,快来问候一下你们的阿东哥哥。“

  两个孩子正是黎浩东姨妈家的两个宝贝,一个叫张小敏,今年十七岁,一个叫张小伟,十九岁,两个孩子都还在读书,因为从小娇惯,除了玩手机打游戏,也不爱与人交谈,所以被父母拉来看望自己的表哥也有些逼迫的意思。

  “阿东哥哥好。”

  张小敏说完,又开始继续自己手机上的游戏,同样的,张小伟也是这样,他们的母亲看着他们这样,也只能叹气摇头,现在这种年龄,就是想纠正也来不及了。

  黎浩东根本也不在意这俩小孩子的问候。

  阮玉玲一家和黎浩东说着话,保镖已走进来对黎浩东道:“大少爷,夫人端了鸡汤来看你。”

  “请她进来。”

  黎浩东立刻要坐起身子,但阮玉玲却立刻变了脸色,鼻子里哼道:“她还有脸来看你,谁知道是不是她为了自己的儿子在后面给你使绊子,我跟你讲,阿东,那个女人给你送的鸡汤可不能喝。”

  “小姨妈,一会儿妈进来你可不能这么说,免得她生气。”黎浩东忙阻止阮玉玲的话道。

  “阿东,你就是太善良,不是因为他们母子俩,你妈妈怎么可能会这么早离开人世,你想过这个道理没有?要不是你爸爸他……”

  “阿东,好点没?妈来看你了。”一个女声带着几分傲慢在门外响起。

  阮玉玲的话还没出口,刘碧婷已叫下人端着鸡汤走进了屋,一屋子的陌生人,刘碧婷先是一愣,随即便站在原地不说话了。

  对阮玉琴的家人,刘碧婷并不算熟悉,不过也知道,只是因为她嫁给黎启原,阮家人就认定了她是带着儿子回黎家争财产的,所以阮家人不可能给她好脸色。

  这会儿和阮家人见面,刘碧婷虽感到尴尬,却并不示弱,也不问候,倒是黎浩东为了缓和气氛,不得不对阮玉玲说:“小姨妈,小敏和小伟明天还要上学吧,你们就先回去吧。”

  张小伟听到自己的表哥叫他们回去,马上抬起戴着眼镜的双眸木然:“好啊,我们可以回去了。”

  阮玉玲很是不服气,自己的大姐以前才是真正的黎氏总裁夫人,什么时候轮得着这个女人,阮玉玲同样是出身豪门,从小就没过过苦日子,更不曾被别人看不起过,而刘碧婷那傲慢的眼神深深刺伤了她。

  阮玉玲怎么也想找点茬子在刘碧婷身上,没想到这一找,还真让她给找着了,那就是刘碧婷身上挂着那串翡翠项链,如果她没记错,那是她大姐阮玉琴生前最喜欢的一串项链,为什么会挂在刘碧婷这个不要脸,抢了别人老公的女人身上?

  阮玉玲心到嘴到,忍不住就破口大骂起来:“刘碧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怎么好意思把我姐的项链挂在脖子上,你给我还来!”

  阮玉玲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扯刘碧婷脖子上那价值不菲的项链,而刘碧婷本来正以极其优雅的姿势往前走,却没有想到阮玉玲会像泼妇一样朝自己扑来,吓得她整个儿花容失色,连怎么反抗也忘记了,竟被阮玉玲一把纠住脖子上的项链,两个人展开了拉锯战。

  刘碧婷不明白阮玉玲为什么会跑过来抢她脖子上的项链,只好大叫着:“保镖,快来啊,有人要杀我啊!”

  两个中年女人扭打在一起,一个拼命护着项链,一个拼命要扯掉项链,黎浩东被这一幕也惊到,想要下床阻止,却有心无力。

  阮玉玲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不单把刘碧婷的项链给扯断了,还用她锋利的长指甲,把刘碧婷的脖子和脸都划出了血印。

  而刘碧婷也不弱,阮玉玲的脸上也有印子,两孩子和他们父亲没敢上前帮忙,只是怔在那儿看着两个女人撕扯。

  刘碧婷的惨叫倒是引来两个黑衣保镖,终于把两个人分了开来。

  那串项链在被扯断后,翡翠珠子掉了一地,滚得到处都是,而这串翡翠项链据说是黎启原上个月从法国拍卖行拍得的,总价值大约是一千六百多万,一串项链差不多有近百颗翡翠雕琢的珠子,这么算下来,一颗就值好几十万啦,这一散落在地上,真是叫人心疼不已。

  尤其是刘碧婷,她也是做了黎氏的董事长夫人,才有机会佩戴这样名贵的翡翠项链,这让她就更加心疼不已,瞧着满屋子乱滚的珠子,她气得直跺脚:

  “你这个疯女人,这可是启原上个月从法国拍卖回来的,怎么可能是死人身上的东西,你也太……太过分了!”

  刘碧婷一边跺脚一边怒吼,可她也不知道该骂什么,觉得骂什么都有失风度,她向来是把礼仪看得比谁都重,即使以前并没有现在的社会地位,她也从不把自己和小市民们混为一谈,而她更骂不来什么脏话粗话,目的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贵与不同。

公子卿

下周五开始爆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