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70章 高尔夫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00 2017-09-14 09:00:00

  今天早上就更离谱,明明她是踩着点儿到的办公室,也是按照上班时间打卡,但老板却偏偏说她迟到了,非要扣她的全勤奖,这世上还有谁比她更悲催呢?

  舒心欲哭无泪,只好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后发着呆,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黎浩南的声音如鬼魅一般飘来:“到我办公室里来。”

  舒心不敢说不,只好硬着头皮上,为了庄家的公司能有资金周转,她非但不能反抗,还希望能让黎浩南高兴,他可以早点把合约签掉,至于签合约需要她履行什么承诺,她也认了。

  “是,黎总。”

  舒心说着便起身来到黎浩南的办公室门口,轻敲几下门后推门而入。

  办公桌后没有见到黎浩南熟的身影,舒心正感到奇怪,而黎浩南的声音在休息区响起:“过来这边。”

  “哦。”舒心答应着朝休息区走去,那里依旧有白色的羊绒地毯,且比以前那块大上许多,几乎铺满了整个休息区。

  黎浩南正穿着白色的棉袜踩在地毯上,那里已经摆放好了高尔夫模拟器,而黎浩南正在做的事就是打高尔夫。

  舒心看到他如此好兴致,不由出声道:“黎总,你找我有事吗?”

  黎浩南回头看她,俊帅的脸上是高深莫测的笑:“舒心,我让你来猜,我这颗球是能进洞,还是不能?”

  这又是哪根筋没有搭对?他居然有这样好的兴致要她猜球,可她又不是那只可能预测世界杯足球结果的章鱼,怎么会知道他能不能把球打进洞。

  再说,不管她猜的结果是什么,他都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那她也是没办法的。

  “我让你猜,你为什么不说话?”黎浩南停止击球的动作,直起身来看向舒心。

  “我只是在想,不管猜什么都是输,我又何必要浪费那个时间呢。”舒心实话实说。

  “你倒是聪明,那你过来,我教你打,看看你能不能打进洞。”黎浩南招呼她。

  “我?!”舒心站在原地不动,有些不可置信。

  “对,就是你,不过你别误会,下午我要去和本市商会主席的千金打球,我得练习练习怎么教一个女人打球,所以就由你来作示范,怎么样?我很称职吧?”

  黎浩南洋洋得意,说出的话却是有些幼稚可笑,不知道他究竟目的为何,但舒心却是无法拒绝。

  他是想拿她做试验品,一会儿好去高尔夫球场教别的女人,是这个意思吧?

  为了他的泡妞计划,她还不得不配合。

  虽然觉得要学习高尔夫,一定是会有身体接触的,但舒心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

  “背向我。”黎浩南将舒心的身体拉转一百八十度,让她的背对着自己,他的手在这时穿过她的和身体两侧,将手上的高乐夫球杆握进了她的手里。

  舒心只觉得黎浩南的身体紧紧贴上了自己的后背,他的手带着湿热和温度握在了自己手上,那球杆虽然握在自己手中,可也有一半是在他的手中。

  两个人这样身体紧贴的画面,实在容易让人有所误会,舒心一时间心慌意乱,眼珠子乱晃,心怦怦直跳。

  一直对黎浩南缺少免疫力,更何况现在两个人的姿势如此暧.昧,想不乱想都难。

  舒心一直告诫自己要眼观鼻,鼻观心,一定不能被他的贴近给弄到意乱情迷,可是那小心思却还是如密密的丝缠住了整颗心,想要摆脱都难。

  舒心只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紊乱,身后黎浩南身上特有的香味不断地钻进鼻孔里,令人想不心猿意马都难。

  手上拿着高尔夫球杆,整个身体都显得那样僵硬,她甚至巴不得自己可以远离他的靠近,可以让两个人的身体之间出现一丝缝隙。

  但黎浩南却在这时用低沉魅惑的嗓音:“别动,身体放轻松,我这是在教你打高尔夫,没有让你胡思乱想。”

  被说中了心事,舒心更加脸红耳赤起来。

  黎浩南此时的唇正贴在她的耳边,发现她耳朵上的温度非常高,低头一看,那如玉雕琢的耳朵此刻绯红一片,而那细致如瓷的耳边肌肤同样被染上了粉色,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两个人有多久没有如此亲近过了,黎浩南还记得从前的他们曾经在一起做过很多事,也曾这样两个贴在一起在厨房的洗碗池边一起洗碗,仿佛一刻也不想分离。

  又或者是一起手牵手在旱冰池溜冰,两个人笑颜如花,肆意挥洒属于两个人美好时光,张扬青春。

  而今,他们的身份早已变换,他是腹黑霸道总裁,她懵懂不知,他究竟要做什么。

  舒心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他是要去教别的女人打高尔夫,所以才会在这儿拿她做试验。

  调整好了心情,她开始专心由他手把手教自己打球。

  尽管两个人靠得很近,可是只要一想到他一会儿会和别的女人如此亲密接触,舒心就一点儿别的想法也没有了,心里只剩下一片苦涩。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正沉浸在学与教的两个人立刻从那种氛围中回神,停止了继续这样贴近身体的动作,很快分开来。

  黎浩南把高尔夫球杆递给舒心,吩咐她:“帮我把东西收拾好,下午我会出去。”

  “好。”没有了黎浩南的靠近,舒心顿感呼吸都畅快许多,她偷偷看着他穿帅气马甲的背影,曾经拥有他的甜蜜感,如今都变成了满满的苦涩。

  因为她知道,从前那个全心全意爱着她的黎浩南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的黎浩南不单着与她悬殊很大的家世地位,更有着阴晴不定的性子,令她难以捉摸。

  敲门进来的是助理汉斯,他看了一眼正在白色羊绒地毯上收拾高尔夫球具的舒心,她的脚上没有穿鞋,而黎浩南已经气定神闲地回到了办公桌后,听汉斯跟他汇报近段时间广告公司的发展近况,最重要是黎家的指示,他需要去国外出差几天,帮黎家与外国商家签订一份重要合约。

  “为什么不是大哥去,而是我?”

  “听说大少爷在回金市的路上遇到蒙面人偷袭,手臂受了点伤,好像正在医院住着。”

  “大哥出事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老爷说不要被外人知道,所以对外一致封锁消息。”

  舒心在这时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手上的动作慢了几拍,心里想着他们这算是在讨论比较机密的事情,竟然让她这个外人给听到了,会不会杀人灭口啊?

  总感觉黎浩南如今在这个黎氏家族真的是蛮复杂的,黎浩东被人偷袭,会是什么人干的呢?

  舒心不由开始心生疑惑,而黎浩南的声音在这时响起:“舒心,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知道吧?还有,刚才听到的话,出了这道门就当什么都没听到,知道吗?”

  “是。”舒心已经帮他把高尔夫球具收拾好,穿上自己的半坡高跟鞋,慢慢退出了办公室大门。

  “那个女人真的不会出卖我们吗?”汉斯有些不敢相信。

  “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出卖?汉斯,不要惊弓之鸟,大哥就算是受伤也只是意外,没什么的,找人下去好好查查就是。”

  黎浩南说罢已翻开汉斯拿来的资料,仔细阅读,需要签字的地方,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大名。

  舒心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还不能平复狂跳的心。

  她不明白黎浩南跟自己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黎浩东被人打了,谁会对他下手?

  金市某私立医院的高级病房内,黎浩东的头上包着带血的纱布,手背上插着输液针头,室内漂着加湿气喷出来的烟雾,还带着特有的花香。

  一旁的床头柜上正有一束花静静绽放,红的白的,黄的,应有尽有。

  病房门打开,有着浅蓝色护士服的年轻护士小姐来查看黎浩东的液体情况,屋内空无一人。

  不一会,一行人走进了病房,经过病房外的黑衣保镖同意的,一共是四个人,一名中年男子一名中年女子,还有两个是一对年轻男女。

  那中年女子一进门就嚎上了:“阿东,你怎么搞成这样,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向你死去的妈交待,我可怜的大姐啊。”

  哭嚎的人正是黎浩东的小姨,那中年男子则是他的小姨夫。

  黎浩东的妈妈姓阮,很早以前,阮家是从越南逃难过来的,后来就在金市落地生根,算起来,阮家在金市也有四代人了。

  从爷爷辈的时候,阮家就和黎家关系非常密切,所以后来才结成了儿女亲家。

  阮家是做能源生意的,海上能源开发就有他们的一份儿,当年阮家的老祖宗在旧时代的时候就带着人去探测海下的能源位置,并且砸上全部家当终于开采出了第一桶能源,由此让阮家走上了依靠能源致富的道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