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67章 合约生效,我们的协议也生效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117 2017-09-11 09:00:00

  匆匆穿戴好出门,趁着早上打出租的人少,舒心很顺利地打到了的士,并且让司机带着她去城南的食为天包子铺。

  那里的确是有名的早餐铺子,经营各类中式早餐,什么各种肉馅的大包子,豆浆,油条,稀饭,馄饨等等。

  连司机师傅也有意调侃:“我说小姑娘,这食为天在江市可是有很多分店,去城南,你不如就在江北路买就好啊,可比城南少走很多路呢。”

  知道司机是好意,但舒心却不敢接受他的建议,只道:“不了,师傅,是我们老板让我去买的,如果不合他的意,我可是连工作都有可能保不住的。”

  “你们老板还真是有病,有这么折腾人的吗?这种老板,不在他手下打工也罢。”

  司机替舒心愤愤不平,舒心却只是苦笑,如今黎浩南手上还牵扯到庄家的那份合约,她不能不按他说的来了,叫她朝西,她绝不敢朝东。

  叫她去城南店,她就绝不敢在江北路停留。

  舒心急急打的来到了城南的食为天包子铺,买好了两份套餐,是按照从前黎浩南口味买的,他喜欢香菇口味的大包子,外加热腾腾的黑豆浆。

  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A大离这家包子铺店也就两条街的距离,所以很容易买到。

  因为没有特别交待,舒心就买了两份一模一样的早餐,然后再打的去水晶苑。

  水晶苑是江市出了名的高级单身公寓,这里的建筑面积不大,但市价却很高,是真正收入较高的白领才能住得起的公寓,像舒心这样拿几千块月薪的人想也不敢想的地方。

  舒心手里提着早餐,来到水晶苑的小区大门口,看着里面绿树成荫,高楼林立的公寓大楼,心里面仍然感叹着人与人的不同,同时她不忘记拨通黎浩南的电话:

  “黎总,我已经在水晶苑门口,不知道要去哪里找您。”

  “动作真慢,我在C区1幢25楼B座,你上来吧。”黎浩南语气怨怪道,并且很快挂掉了电话。

  舒心不敢怠慢,拿着从城市的另一端买来的早餐,找到了黎浩南说的那幢楼,跑进电梯,按下了二十五楼的按键。

  随着电梯升高,舒心有一刻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她想起了很久以前,他们还都是A大学生时的情景,他们也曾一起去那间包子铺吃早餐,而舒心的饭量是一个包子外加一碗甜汤,绝不可能吃得下第三样东西。

  黎浩南却不一样,即使是大冬天,他也可以着一身蓝球场上穿的短裤背心,然后学着那些不太讲究的男生们一样,坐在包子铺内,一口气狂扫五个大包子,外加三杯黑豆浆。

  所以按照当年的饭量来算的话,舒心买的这两份早餐,也不过四个包子,两杯黑豆浆,不知道够不够他填肚子。

  唉,不管了,他也没有特别交待要买多少,只说是两份嘛。

  舒心不再纠结自己是不是买够了份量,而是直接来到了黎浩南说的二十五楼B座前。

  时间是上午的七点半,她从家里出发,打的去包子铺,再转到水晶苑,一共用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得不说,这已经是最快的了。

  舒心摁下了门边的门铃,然后双手提兜,低头静静站在门边,等待黎浩南的开门。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门终于从里面打开来,顶着一头蓬松短发,不掩帅气迷人长相的黎浩南出现在门口,从舒心的手中接过了早餐,并且提起来看看袋子里的东西。

  “你怎么买的是香菇口味的包子?”

  语气不无怨怪。

  “呃,我记得你以前就是吃这种口味的……”

  “你也知道那是从前,我现在最讨厌吃香菇,这让我怎么吃?”黎浩南的起床气似乎很浓。

  “亲爱的,怎么了?这一大早的谁来了?”

  一个声音娇嗲的女声在他的身后响起,令舒心的心里莫名一惊,很快,一个女人的脑袋出现在黎浩南的身后,是一张陌生的,却十分漂亮的女人脸。

  舒心只抬头看了一眼,并不敢看第二眼,两个人都还只着睡衣,情况不言自明。

  舒心突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两个人的谈话。

  这就是黎浩南如今的生活状况,他可以随便带女人回来过夜?并且还可以在早上的时候吩咐她这个做助理的给他买早餐。

  “我下次会注意的,您说,您要吃什么口味的包子,我去给您重新买。”

  舒心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她明明在心里幻想过千百次,他与别的女人在一起暧.昧的场景,没想到真正的面对起来,还是有些五味陈杂。

  对无动于衷的舒心,黎浩南不知道是厌弃还是心烦,而他身后的女人更让他觉得烦,所以他对舒心开口:“不必了,回公司等我电话,现在回去吧。”

  说罢,黎浩南当着舒心的面,把门关上了,徒留她一个人在门外,走廊吹来的风有些寒冷,舒心不由缩了缩脖子,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只能一步步朝电梯挪去。

  这就是黎浩南找自己来的目的?故意不说他要什么,只管让她大老远把东西买来,看到他屋子里有别的陌生女人,看到他们同时穿着睡衣,告诉她,他现在过得有多逍遥自在,以此来反衬她凄凉与悲哀吗?

  舒心唇角扯出一丝苦笑,在电梯到来后匆匆上了电梯。

  在那间黎浩南关上门的公寓内,黎浩南将那两份早餐全递给了身后的女子,并对她冷冷开口:“如果还想来我这里过夜,就把它们都吃了吧,这可是我特意让我的助理从城南店的食为天买来的,看,我对你有多好啊。”

  黎浩南一边说着,一边用阴恻恻的目光看着女子,看得她一阵发毛。

  昨天晚上的聚会,她好不容易有机会抓住黎浩南,并且成功将他灌醉,然后把他带到自己的公寓来,目的就是可以和他春宵一度,然后有进一步的发展。

  没想到他睡得跟死猪似的,任由她怎么摆布也没办法让他对自己做出更过份的事情来,倒是在榻上,他不停地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而那个名字似乎叫舒什么。

  女人不甘心,在黎浩南进到卫生间开始洗澡穿戴的时候,她开始朝那两份早餐猛烈进攻,她知道黎浩南说话向来说一不二,所以她把那些食物塞满自己的嘴,然后艰难下咽。

  当黎浩南洗完澡,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现在客厅时,看到的就是女人包着满口食物,几乎吃到噎住的样子。

  黎浩南的眸光微微闪,却是迷死人不偿命的俊帅模样,他伸过脸来靠近女子,微微闭眼嗅了嗅女子嘴边的香菇包子味儿,后睁开眼来,伸出修长的手指替女子拭掉嘴上沾上的香菇渣,然后站直身体,食指在空中摇晃:“你没有按照我的规定吃得一点儿渣都不剩,所以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黎浩南说完,脸上再次浮现那森冷的笑容,却因为帅气的脸而显得越发迷人,他穿上自己的西装外套,打开门,从容离开了公寓。

  而房内的女子却肚子撑得再也受不了,去厕所狂吐了起来,这真是鸡飞蛋打,竹篮打水一场空。

  原以为她真的把那些早餐吃下去,他就会留下来,却没有想到他还是这样无情。

  舒心来到公司的时候,发现黎浩南也已精神奕奕地在工作了,他把几份资料交给助理室的其它助理,一转眼就看到了舒心,目光无波无澜,似他跟她一直就是这种距离:“你跟我进来。”

  舒心不敢怠慢,放下自己的包,理了理自己的套裙,让它们看起来更加服帖,然后敲响了黎浩南的办公室大门。

  “请进。”

  黎浩南的声音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来。

  舒心却依旧是心怀忐忑,然后走进了办公室里:“黎总。”

  “舒心,庄氏的企划案我看过了,做得并不太好,我要你拿去给庄氏公司,叫它们重新整改,做好了,我再签合约,一旦合约生效,我们之间的协议也生效,你明白吗?”

  初晨的阳光没有多少热度,从一旁的落地窗外射进来,并不能照到黎浩南的位子上,不过却能让他琥珀色的瞳仁看起来光芒四射,还有平静无波的脸庞。

  此刻的黎浩南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对她这样的虾兵蟹将,有着生杀大权,不仅如此,他对庄氏也有生杀大权。

  “是,我知道了,我会让晓晨照办的。”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庄氏,你到底欠了他们什么?难道你真的杀了庄晓晨的父母?”

  此话不幸说中了舒心内心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她缓缓回头看他,目光中是挥不去的阴霾:“黎总,我会按你说的去做的,请不要再问,好吗?”

  黎浩南见她这般模样,心情便不由轻松,对他来讲,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他会一点点找出她身上的弱点,再用那些弱点来攻击她,直到把她伤得奄奄一息为止。

  对女人来讲,什么东西是最伤人呢?舒心这个女人,看似柔弱似水,却有着令人不得不惊叹的韧劲儿,她的弟弟过世这么多年,他却从没有听她提起过,可见她的心肠有多硬,都不会为她的弟弟难过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