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65章 脸色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差?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34 2017-09-09 09:00:00

  “不,不是不相信你,是我怕夜长梦多,我只想要庄氏能经营下去,其它的我也不管了。”

  “可是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肯去帮庄家?庄晓晨真的是你最好的朋友吗?所以你就要这样不惜一切帮她?”

  “不是的,这是我欠了庄家的,应该由我来还。”舒心言尽于此,不再深谈。

  黎浩南眸光冷眯,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她,隐约间,总觉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在。

  “我会和晓晨联系,一旦她拿到合约,我一定会信守承诺,不会让黎总失望,那么就这样吧。”舒心说罢,便朝宴会厅走去。

  本是灯火辉煌的光亮之地,对舒心来说却是成了腐朽与糜.烂的开始,她突然就想赶快逃离此地。

  舒心一出现在宴会厅,一身红色晚礼装的庄晓晨便走到了她面前,冲她得意地举杯:“跟黎总谈得怎么样?”

  “晓晨,我希望这次是最后一次,如果能帮到庄氏是再好不过,如果不能,我也无能为力了,原谅姐姐的无能。”

  “舒心,我是在帮你,你不知道吗?如果你能顺利嫁到黎家,这不是很好吗?到时候,黎家不帮我们都不行了。”

  庄晓晨一脸算计,说出的话却令舒心感到一阵阵背脊发凉,她竟说是在帮她,呵呵,她大概根本不清楚黎浩南有多恨自己吧。

  如今这笔交易一旦开始,她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她已经不想去预见了。

  “对不起,我觉得很不舒服,我要提前离开。”

  舒心说着,也不管庄晓晨会怎么想便朝王伟泽和小钟走去,那两位好朋友,她还是要去打声招呼的。

  “舒心,你怎么了?脸色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差?”

  “是啊,舒心,你是不是不舒服,黎总说了什么吗?”

  王伟泽也不由关心,自己喜欢的女孩三番两次被老总搔扰,他已经很不满意,甚至冲动地想去揍人了。

  “我原以为他是个有风度的总裁,人和外表一样光亮,却没想到竟然是个喜欢欺负女人的无赖,我找他算账去!”

  王伟泽也真是逼急了,说着就要朝黎浩南奔去。

  但舒心却极力拦下了他,一脸痛苦:“王伟泽,别这样,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算我求你好吗?别去找他的麻烦,那样只会给你找来麻烦。”

  “舒心,你不能再这样任由他欺负了,这样只会让他得寸进尺的。”

  王伟泽总以为是黎浩南仗着自己是老板的身份才会对舒心如此,他并不了解两个人曾经的过往,而舒心也不想提起从前,她阻止了王伟泽的行为,匆匆拿着包离去。

  舒心的离去还是惹来两个人关注的目光,一个是楚氏国际的少东家楚秦,未来掌舵人,他的眉眼冷清,只有看向舒心的时候,才会感觉到眼底有一些热度,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匆匆离开这里。

  另一个人的目光则是黎浩东,他端着盛满琥珀色酒液的高脚杯,着浅灰色晚礼服,一手揣在裤兜里,看着女子跑走的身影,眼中的光芒晦暗不定。

  这时有一身浅蓝色泡泡袖的女子走到了他的面前,轻声对他道:“浩东,在看什么?”

  黎浩东回头,盯着直发披肩,长得十分具有古典美气质的女子,忽而绽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来,牵过女子柔弱无骨的纤细小手:“宛碧,我带你去见妈,相信她也喜欢你。”

  黎浩东说着,便带着女子朝被一群女人包围着的刘碧婷走去。

  回到空无一人的公寓里,在黑暗中静静数着自己的呼吸声,舒心方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就似死去一般,她想,她的人生或许只能用虽活犹死来形容了。

  为什么上天带走的不是自己而是舒彬,还有爸爸妈妈,他们如果知道自己是这样卑微地活着,他们该作何感想。

  可是她明白,欠庄强的终是要还的,否则她没脸去另一个世界见他。

  黎浩南会变成如今的模样,也都是她的错,当初她没有跟他在一起,没有让他蒙受女友背叛自己,做出和别人不正当交易的丑事,他不会是现在这番模样,既然她生而是为了赎罪,她也只能罪赎完再离开。

  舒心似乎想明白了这个理,终于把灯打开,不料,那原本空无一人的沙发上竟然定定坐着一个人,吓得舒心差点儿尖叫出声,待她看清楚坐着的人是谁时,她终于松一口气,那不是鬼魂,而是自己的同居室友,陈东。

  “你要吓死人吗?怎么在屋里也不开灯,黑灯瞎火的坐着干嘛?”舒心一边将手中的包和外套往衣帽架上放,一边责怪出声。

  “你不也一样吗?进屋也没见你马上开灯。”陈东冲她勉强地笑笑,声音有些喑哑,像是有什么塞在喉咙里。

  舒心直觉他情绪不对,便朝他慢慢走去,看到他不同平常的生龙活虎,像是生了重病一般,头发凌乱不堪,衣服也仿佛没有穿整齐似的,人看起来很憔悴。

  “你这是怎么了?受打击了吗?工作不顺,还是别的?”

  舒心暂时忘记了自己的事情,不禁问起了同居室友的情况。

  “舒心,我被人抛弃了,我该怎么办?”

  被人关心着,很容易让人流露出真实的情绪来,陈东一直知道舒心是个不错的室友,所以他不介意在她面前痛哭流泣,所以他立即竹筒倒豆子似地把自己的事情讲了一遍: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他,为了他,我才进了现在这家公司,为了他,我跟着他东奔西跑,就是希望能多跑些业务,让他的公司能好起来,我们也有未来,可是没想到他……他……”

  陈东未语泪先流,话没说完,自己已先哭得稀里哗啦,让舒心也跟着他感伤了一回,不由关心地追问:“他究竟怎么了?”

  “他有女朋友了!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陈东到最后还是说出了真相,原来他暗恋的那家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并不是同性恋,而是不折不扣的异性恋,人家有女朋友了,陈东就失恋了。

  这对同为异性恋,并不太接受同性恋的舒心也不太能接受,所以她听到陈东的哭诉,尤其是听到他大声悲惨地说出对方有女朋友的时候,她真的是被雷得外焦里嫩的。

  别人有女朋友是好事嘛,看把他伤心成什么样子。

  可身为他的同居室友,兼好友,况且他愿意找自己倾诉,她觉得自己就不能轻视他,所以她还是好言相劝: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他一个,你振作起来,相信这世界上一定有一个他会喜欢你的,你就别哭了,好吗?”

  “我没哭,我只是心里难过极了,我明明收到过他明里暗里的示好,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陈东还是不服气,一边回忆,一边说着。

  舒心也不清楚他跟他的男上司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她自己的事已经够心烦意乱了,所以她也实在没多少心情继续听陈东废话。

  见他还要继续唠叨缅怀他还没开始就已经逝去的暗恋,舒心决定回自己的房间。

  “舒心,你是不是也有心事啊?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你?”

  “没有,我只是太累,我想早点休息了。”

  舒心说罢回了自己的房间,黎浩南对自己说出的那番话盘旋脑海中,令她痛苦加倍,折磨不断。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惊得舒心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她害怕是黎浩南或是庄晓晨打来的,这两个人的电话对她来说都是一道催命符,她并不想接听。

  但电话一直响得很执着,舒心不得不把电话接起,当她听到里面清晰的女声,舒心终于放下了戒备,整个人放松地坐到了床边,对电话里的人虚弱地笑着,尽管对方看不见:“雅琪,找我有事吗?”

  “舒心,这次我真的想请你帮忙了,你能帮我吗?你一定可以帮我的吧?”

  杜雅琪自说自话着,令舒心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道:“雅琪,究竟什么事找我帮忙,你说,我能做到一定帮你。”

  “你答应过要做我的伴娘吧?”

  “是。”

  “可我们还差一个伴郎。”

  “恩,这让周伟去想就好啊。”

  “可我有了最理想的人选,你一定要帮我啊。”

  “谁啊?还要我帮你去请,我认识的男的没几个啊。”

  “那个人你认识啊,而且我想要是你去请他,他一定会来。”

  “到底是谁啊?”

  舒心被杜雅琪这番神神秘秘的话弄得也着急起来,不由追问。

  “Eric,你帮我请他做伴郎好吗?我在我的那群好友面前夸下海口,说我能请到他,我不想别人说我是大话精,你帮我好吗?舒心,你一定要帮我。”

  电话那端的杜雅琪苦苦哀求。

  舒心简直快被她气疯了,这个杜雅琪,自己发花痴也就算了,还有一群发花痴的女友,这也就算了,她竟然跟她提这样的要求,她要怎么去找黎浩北?

  她对黎家人避之不及,现在还要让她去招惹他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