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60章 为什么不让我离开?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94 2017-09-04 09:00:00

  电话那边见舒心那边没反应,于是本能的又道:“还有财务部的小钟!”

  舒心顿时拧起了眉心,小钟向来与她交好,让她无辜受累,舒心心里肯定会过意不去,犹豫再三,沉声开口:“你等等。”

  黎浩南就等着她这句话,唇角浮现一丝得意的笑:“想好没有?”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什么?”

  “为什么不放我离开?我在公司里三番两次被人误会,就连现在我在总裁办公区上班,大家也在说三道四,你为什么不让我辞职?”

  “答案很简单,当初你怎么伤害我,背叛我,现在我都要一一找你讨回来,不行吗?”黎浩南在电话那头心里乐的欢,他偏要缠着她不放。

  “就算是那样,非得让我在公司里上班吗?”舒心几乎以乞求的语气。

  “如果不想来公司也行,做我的女人,随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怎么样?”

  说这番话的时候,黎浩南不过是在试探舒心的反应而已,看她究竟上不上钩。

  但很快的,舒心便语气无奈的开口:“我明天会准时上班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舒心说完,不等黎浩南再说话,率先挂掉了电话。

  黎浩南看着已切断通话的手机,脸上尽是得逞后的得意表情,但是很快,那表情又阴晴不定起来,嘴里喃喃的说:“让你做我的女人,你却选择来公司上班,以为我会放过你吗?休想!”

  随即便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如同漆黑的夜,让人看不到光明。

  挂断电话的舒心站在电梯里,表情同样是郁闷的,先前和楚秦一起玩耍时的好心情因为黎浩南这通电话而破坏怠尽,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也不会被他现在整天盯着不放。

  夕阳已经落下,夜幕即刻降临,位于江市富人区的某豪华别墅内,黎氏新晋的董事长夫人刘碧婷身着得体的深咖色镂空蕾丝旗袍短裙,正悠哉地坐在客厅靠落地窗的玻璃小几旁喝着女佣为她新泡的蜂蜜柚子茶。

  紧接着便听到男佣在门口向她报告:“夫人,大少爷在门外,他说想见您。”

  “他来干什么?不是回金市了吗?叫他进来吧。”

  男佣答应着去开门,刘碧婷皱着一双好看的秀眉,喝下一口柚子茶,觉得那苦味怎么也散不去,忙唤厨房的女佣道:“张妈,把这茶拿下去再加点蜂蜜,这么苦叫我怎么喝?”

  张妈答应着从厨房里出来,将柚子茶拿去厨房重新调制。

  一身风尘的黎浩东在这时进了别墅大门,缓步走到了刘碧婷的身边,然后轻声的开口:“妈,我来看您了。”

  对黎浩东的称呼,刘碧婷其实略不适,长久以来,一直叫她妈的只有黎浩南一个儿子,现在突然又多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真叫她有些不习惯。

  不过还好这黎浩东不难相处,相反,对她这个继母十分敬重,这让刘碧婷心里的优越感又增加了不少。

  也对,现在黎家除了老爷子,黎启原,可就是她的辈份最大了,谁都得尊称她为一声董事长夫人,更何况是黎浩东呢。

  黎浩东跟刘碧婷打过招呼后,又把自己从国外带来的高级补品,还有护肤品都一一呈现在刘碧婷的面前,对她恭敬的说:“妈,这是我从欧洲带回来的礼物,希望您能喜欢,改天要是有空,不妨您亲自跟我去欧洲玩玩儿,也可以选一些您喜欢的东西带回来。”

  黎浩东的态度令刘碧婷非常得意,颇有架子:“这个倒不必,我要是真想去,你爸爸也可以陪我的,干嘛非得跟你一起呢?”

  黎浩东对刘碧婷的话算是言听计从,听她这么说,也马上附和:“妈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我去欧洲都是忙公事,也没什么时间陪妈,如果是爸就不同,他会把时间挪出来陪你。”

  黎浩东的话隐含了另一个意思,他在欧洲的事务很忙,这让刘碧婷心情微微有些不高兴,便接话道:“浩东啊,你要是真的很忙,干嘛不让阿南回去帮你,是信不过他吗?”

  听了刘碧婷的话,黎浩东笑了:“妈,您误会了,阿南也有在帮我,只是公司现在的业务扩展很快,不单有着海外市场,还有国内市场,我们公司在江市也有投资,这一块就是由阿南在负责。今天我来,一是来看望您,二就是希望您能帮着阿南好好把江市的事业做好,不知道妈能不能帮上这个忙?”

  “听你这么说,好像也很有道理,我之前听你爸爸说过江市有个什么开发案,是指这个吗?”

  “对,所以妈,您一定要随时帮我看着阿南,叫他别偷懒,好好把开发案做好才行。”

  “恩,你放心吧,你不说我也会监督他做好的,他也是黎家的子孙,可不能给黎家丢脸。”

  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然后黎浩东才开着车离去。

  黎浩东的车子行进在去往金市的路上,经过三年的时间,江市和金市已有高速路可以通行,几百公里的路程,也不过是五六个小时的车程而已。

  黎浩东由司机开着车,他则在后座上闭目养神,旁边是与他随行的助理郑萧。

  “调查的情况怎么样?”

  “夫人最近去拜访过很多房企的夫人和老总,请他们吃饭聊天,如果有适婚的千金小姐也想办法介绍给二少爷。

  最近见过面的有楚氏国际的二小姐楚意,飞腾公司的大小姐秦兰,金龙建材林老板的女儿,林若水……”

  “看来我妈还是挺有心计的嘛,就看二少爷怎么选了。”

  黎浩东突然睁开眼来,黑暗中,他的眸子里射出森寒的光,意味不明。

  …………

  舒心终于还是没能摆脱黎浩南,第二天如约上班,她没有去在意别人的目光,也不管别人究竟怎么想自己,只对自己道,只要行得端坐得正,不怕鬼敲门。

  舒心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装,外加出众的气质,乍一看很有总裁助理的范儿,当她来到总裁办公区后,其他助理已经在忙碌了。

  舒心开始整理自己的办公桌,无意间看到艾伦纱的位置,那人还没有来,她的心里隐隐有不好的感觉。

  果然,在黎浩南来了之后,就对众人宣布:“艾伦纱昨天向我递了辞职信,我已批准,以后她的工作就由舒心来做,大家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其他助理恭敬地站在原地,异口同声。

  舒心却有点莫名其妙,难不成堂堂黎大总裁的话就跟放屁一样?当不得真?

  她在黎浩南进办公室后,舒心也跟随他的脚步去了办公室,没有底气的问:“为什么?”

  黎浩南将西装外套脱下,随意搭在大班椅后,再将衣服上的袖扣松开,听到舒心的问话,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艾伦纱辞职,你不是说过吗?我继续上班,你就不会开除她。”舒心说出这话时,只觉都要闪了舌头,大概她没有真心要帮艾伦纱的意思,不过是在较真。

  “你这是责怪我吗?”

  “我没有。”

  黎浩南的语气陡然变得冷戾,令舒心也措手不及,她只是想问清楚罢了。

  但是黎浩南根本不屑于跟她解释,只冷冷对她说:“管好你自己就行,别人的事少插手,出去!”

  舒心被他的话震到,只好灰溜溜朝外面走。

  想想艾伦纱也是咎由自取,昨天楚意和她的婶婶闹得不可开交,怎么可能还让她继续留在这里啊,不过只要小钟没被辞退就行。

  就在舒心转身往外走的同时,黎浩南的话轻飘飘传来:“如果不想让人误会我们的关系,你最好没事别进我的办公室,听见了吗?”

  舒心转头看他,他的目光也在定定看自己,仍然毫无温度可言,冷冷冰冰,她的声音便细如蚊蝇:“是。”

  舒心心底嘀咕了句,谁想跟你扯上半点关系似的!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或者该说是艾伦纱的办公桌,刚坐下,便看到办公区门口一个萧索而憔悴的身影。

  “艾伦纱!”舒心起身唤,声音有着惊讶,她以为她是来上班的,正想从那位子上起身,女子却只是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是老板叫我来交接工作的,我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走。”

  的确,艾伦纱的办公桌上还有很多她自己的东西,显然昨天走得太匆忙,还没来得及收拾。

  “艾伦纱,你不是做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辞职?”舒心继续小声问她,心里存着好奇,心想着黎浩南那死变.态大概是逼着人家走的吧。

  艾伦纱看着舒心坦白而真诚的眼眸,再对比周遭其他和自己共事很久的同事,艾伦纱不得不感叹世态炎凉,像舒心这样的傻女孩真是不多了。

  “舒心,我没有想到你还会在意我的去留,我以为你应该记恨我的。”

  “恨你我又不能得到什么好处,为什么要恨你?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辞职?”舒心起初倒的确是不喜她,但如果什么事都往心里去,舒心觉得她应该早就抑郁死了,这些年经历过的糟心事,都能赶上别人的一辈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