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59章 我已经辞职了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132 2017-09-03 00:28:59

  他爆发完,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把自己深深埋在了办公桌后,痛恨,厌恶,后悔的情绪一股脑儿涌现。

  他不知道自己在痛恨什么,厌恶什么,又在后悔什么,但他就是有着这样那样的负面情绪,怎么也调整不过来。

  舒心抱着纸箱子,匆匆从恒度的办公大楼出来,感觉自己就像是逃出魔域,就像是心里积压的一口抑郁,能够叹出来,原来不用再去面对那个人,远离是非,竟是这样轻松,她差点儿由此大笑出声。

  因为心情突然好转,她的脸上也多了笑容,没走多久,她听到了身旁有汽车喇叭的声音,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她的身边。

  “舒心,没想到你也在这儿,要去哪里?我送你。”

  车窗滑下,驾驶室里端坐的竟然是楚秦,是这个世界太小,还是楚家人今天全体出动?

  舒心没有去往深处想,因为手上抱着一堆东西,的确不好坐公交车,所以她也没拒绝,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谢谢。”

  很久没有见到舒心的楚秦,想到上次见她时,那瘦弱的模样,还有那挥之不去的愁苦之色,如今见她笑得这样轻松,令他有些接受无能,不禁好心问:“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舒心依旧笑得释然:“你想知道吗?”

  楚秦侧头看她,发现她真的笑得很开心,不由也笑着点头:“当然,我正有些郁闷,把你的开心事说来给我听听,让我也开心开心。”

  舒心爽快地答应:“好啊。”

  车子很快朝城郊开去,美人谷,座落于郊外燕雀山中的一个美丽山谷,这里有形状各异的大石,潺潺流云的清澈溪水,不停飞进飞出的欢快小鸟,还有满山满野的苍翠山林。

  美人谷不愧为美人谷,风景十分好。

  舒心和楚秦双双将脚上的鞋子袜子脱掉,坐在溪水边的平滑大石上,将双脚浸在水中感受那溪水的沁凉。

  虽然溪水很冷,却仿佛能荡涤人身上的污秽一般,让人感觉整个身心都被溪水给洗了个透彻。

  双手打开来,微微闭上眼,用力去嗅闻山间清新的空气,整个人都觉得好了许多。

  舒心一边这样闭着眼,感受大自然的赐予,一边开始絮絮而谈:“学长,你知道吗?你走以后,我在学校里发生了很多事,我和我的导师李启光教授进行了不正当交易,我想从他那里拿到十万块钱救我病重的弟弟,可我没有成功,就在我和教授在宾馆开房的时候,教授的老婆带着人闯了进来。

  她们对我又踢又打,又踹又骂,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脏的女人,是不要脸的女昌妇,是专门勾.引别人的老公的狐狸精,最要命的是,教授夫人还拿走了十万块钱,那是我想要拿来救我弟弟的钱。

  后来,我被学校劝退,没有办法,我只好去皇家一号做陪酒公主挣钱,只是没想到我弟弟终于知道了他用来治疗的钱是我用陪酒挣来的,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拒绝治疗,最后终于带着遗憾死去,你可知道当时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舒心突然觉得有些委屈,说完这些,才敢把眼睛睁开来,透着光亮看着楚秦,楚秦却已被她这番话深深震撼到,这就是那些人口中所说的,她不堪的过去吗?

  究竟是谁造成了她今日的不幸,她该是那个被辱骂,被唾弃的对象吗?

  楚秦难以抑制自己心中激动的心情,忍不住将舒心揽在了自己的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不是你的错,舒心,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得已,是命运弄人,是上天不公,你背负了太多的责任,而这一切本不该由你来承受,别再自责,也别再难过,好吗?”

  楚秦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轻拍舒心,希望给她带来鼓励。

  舒心的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她很久没有把自己的心里话讲给别人听,或者该说,她从来就没有跟任何人讲过,楚秦是第一个。

  她百分百信任着的这个人,他们可以不是情侣,但可以是最好的朋友,舒心是这样想到。

  她缓缓从楚秦的怀中起身,一双美眸凝视对方:“学长,我知道你关心我,爱护我,可我却……辜负了你的关心与爱护。”

  舒心低着头,有些感触到,楚秦没有责备她的意思,但她不得不自责。

  舒心小心问:“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楚秦看着女子这样谨慎小心的模样,心中是说不出的疼,他早就知道,她不会是平白无故做那种事的人,原来一切都是为了病重的弟弟。

  “你弟弟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五年前的冬天,他得的是尿毒症。”

  “黎浩南知道吗?你有没有告诉过他?”楚秦急切问,这或许是两个人现在怨恨这样深的最根本点,他很想知道答案。

  舒心缓缓摇头:“我当时一心只想救弟弟,不想连累他,他为我做的事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因为我弟弟的事再拖累他。”

  “所以他一直误会你是因为贪图富贵才找了别的男人,你也从来没有跟他解释过当年发生的事,对吗?”

  “是。”舒心很肯定地答道,并且再次抬起头来看向楚秦,恳求道:“学长,我知道你会理解我,包容我,认为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我不希望你把这件事的整个过程告诉黎浩南,当年的事是我错了,就算为了给弟弟治病,我也不该做那样的事,被别人打骂或许是应该的。我也不想黎浩南因为这件事觉得愧疚,整件事情他没有错,也不关他的事。”

  “你就这样维护他吗?明明知道他对你误会那样深,你还要继续隐瞒这件事的真相吗?”

  楚秦不能理解舒心的做法,因为她没有把整个事情说清楚,导致黎浩南一直以为她是个唯利是图的女人,为了金钱不惜出卖自己。

  “即使他知道了真相,也回不到过去了,我弟弟同样救不回来,又何必呢,他现在是黎家的人,有钱有势,是真正的高富帅。

  我呢,我不过是一个孤女罢了,我们之间就算是误会解除,也再无可能,所以学长,请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舒心的目光微闪,里面有最动人的光彩,她想就这样让他误会下去也好,如此才能断了念想。

  楚秦只感叹当年自己不该放手,如果当初舒心是和自己在一起,他一定可以帮到她,她的弟弟不会死,一切都会是另一副光景,只可惜正如舒心说的那样,时光不能倒流,错过的终究是错过。

  但楚秦又怎会甘心,如今他们已然重逢,既然她和黎浩南再无可能,那么他是不是有机会……

  “学长,我只想过好当下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其实想想也就那样,看过最好的风景,就罢了,不必去执着,你说呢?”

  “或……许吧。”

  舒心的话,还有她不躲不避的眼神,纯真直白,毫无所谓的爱恋之情,让楚秦想要表白的话生生挡在了嘴里,没有说出口。

  而此刻,女子已笑得如花一般灿烂。

  如果自己表白会怎么样呢?或许会让她觉得有负担,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呢,也是因为家世的原因吧。

  楚家和黎家何其相似,既然不能给她幸福,就不要再去打扰她,安安静静做她的学长,最好的倾诉者就好。

  楚秦想通了这个答案,同舒心一起,将目光放空放远,天上白云朵朵,鸟儿们在空中追逐嬉闹,无忧无虑,岁月一片静好……

  楚秦将舒心送回了她现在住的公寓,临分手时两个人互留了电话号码。

  舒心快要离开的时候,楚秦叫住她道:“舒心,过去的事别放在心上,要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

  楚秦的话给了舒心莫大的鼓励,她一边招手,一边道:“放心吧,学长,我会照你说的话去做的。”

  舒心和楚秦挥手告别,笑容美好,容颜俏丽,楚秦便开着车离开。

  另一边,在车上等着舒心回来的黎浩南将两个人说话的情形尽收眼底,目光中的复杂之色更甚,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差一点儿冲出去将两个人拦下来问个清楚,但最终黎浩南没有这样做。

  他缓缓拿出手机,找到舒心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响过很久,舒心才接了起来,声音略带讽刺:“不好意思,黎总,我已经辞职了,不知道您找我还有何贵干?”

  “舒心,你没有写辞职报告,也没有我的允许,你辞的是哪门子职?”

  “如果要辞职报告,我明天会快递回公司。”

  “那人事档案呢?你不要了吗?”

  “也没关系,大不了我再做一份。”

  “很好,舒心,你果然是有长进了,不过你别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如果你明天不能准时来公司上班,我会连艾伦纱一起开除。”

  “黎浩南,你什么意思?”舒心万万没有想到,黎浩南会拿艾伦纱的前途来威胁自己,他是不是以为自己真的那么好欺负。

  “就这样吧,我先挂了。”黎浩南将听筒拿开,只是看着电话,并没有说话。

  舒心咬咬牙,艾伦纱,害她无辜挨打的女人,他凭什么认定她会帮那个女人?她又不是开慈善堂的!

  以此威胁她,门儿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