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58章 坏女人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194 2017-09-02 09:00:00

  “你说什么?”黎浩南一张俊逸的脸上尽是疑惑,看向说话的女子,正是和他不久前见过面的楚意。

  楚意今天也是赶了个巧,她刚打算要来恒度看看黎浩南,顺便侦察一下情况,看看庄晓晨说的那个想也想不到的女人是谁,结果就在恒度公司楼下遇到了她的小婶婶李妍。

  李妍今年也有四十好几了,因为嫁得好吃得好,平时又不做运动,所以生完孩子后,体型就跟吹皮球似地胖了起来,不过一六零的身高,体重已超过一百四,看起来十分臃肿。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就让她在男人的眼中失去了魅力,而楚意的叔叔,李妍的老公,楚湘南,听说最近找了个狐狸精,正是在恒度上班,而且还是恒度的总裁助理。

  这件事,李妍并没有去找私家侦探,她只知道楚湘南来恒度谈过几次生意,好像就跟那个总裁助理勾搭上了。

  这件事是她听楚湘南的司机和助理谈话的时候偷听到的,所以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找到那个狐狸精,一名叫艾伦纱的女人。

  李妍没想到会遇到楚家的侄女儿楚意,两个女人算是有了伴。

  楚意骗前台秘书,自己是黎浩南的正牌女友,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叫她不要通报,并且拿出了两个人很早以前的合照,令前台小姐不得不相信她的话。

  两个女人便大摇大摆地上了总裁办公室的楼层,来到助理区后,李妍只是扫了一眼忙碌的助理区,便大嗓门吼:“艾伦纱,艾伦纱,你这个小妖精,你给我出来。”

  艾伦纱正在复印室,听到李妍的大叫,马上想到了自己昨天晚上的经历,不由开始后怕,所以她躲在复印室不出来。

  那李妍见没有人答应自己,而舒心刚好起身准备去卫生间,那女人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到了舒心胸前的凤凰胸针,她的脸色忽得一沉,二话没说,冲上前去就要给舒心一个嘴巴子。

  舒心看着那团肉朝自己奔来,下意识的闪躲,那胖女人猝不及防,就直接摔在了舒心脚下,尽管如此还不忘抬起头对她破口大骂:

  “艾伦纱,你还敢跟我装,你是不是以为我没有见过你我就找不到你?你这种小助理也买得起施华洛限量牌的胸针吗?这要不是楚湘南给你的,我就真不信了。”

  “什么?这个女人就是艾伦纱?”

  楚意狠狠吃了一惊,她马上想到有可能是舒心为了隐姓埋名,不想别人知道她从前的丑事而给自己改的名字,再加上舒心以前也曝出过沟引学校导师的事情,所以楚意毫不怀疑,她这次勾搭上的对象是自己的叔叔楚湘南。

  楚意自以为想通了这个道理,所以也跟着自己的婶婶想对舒心又打又骂。

  舒心双手难敌,不免被打了一耳光,但她自认不是逆来顺受的人,拿起桌上的小剪刀,便划伤了那胖女人,指着自己面前这两个像得了狂犬病的女人:“真是疯子!”

  胖女人痛的嚎了一声,楚意也不敢再贸然靠近,直到黎浩南在窗口上看到这种情形出来阻止。

  “到底是怎么回事?”黎浩南长眉紧锁,紧紧盯着争吵的几个人。

  舒心的脸上火辣辣地疼着,眼里却是倔强:“我不是艾伦纱,我也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你们最好不要含血喷人。”

  “你没有?难道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叫艾伦纱吗?难道这凤凰胸针不是证据?”李妍捂着手臂上的一条血口,愤恨的看着舒心。

  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把她的名声搞臭,让她在这个公司待不下去,她还要动用他父亲的人脉,给本市其他高层打电话,以后都不要录用叫艾伦纱的女人,让她在江市待不下去,乖乖走人。

  现在李妍就站在这里,她岂肯对勾引自己老公的人善罢甘休。

  黎浩南在这时听得仍然是一头雾水:“这位夫人要找的人究竟是谁?是她,还是艾伦纱?”

  “不就是她吗?她戴着我老公曾经送我的凤凰胸针,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能买到的,是要下单订购才有的,且每一款只有一个,这一款正是我那一个,你说会有错吗?肯定是她跟我老公睡了,我老公才把它送给她的。”

  李妍下着结论,而黎浩南的心里则已掀起了狂风暴雨,他一步步逼近舒心,目光仿佛淬了毒的刀,恨不能立刻将眼前的女子正法。

  舒心此刻的心情更是复杂难辨,因为不好拒绝,所以才收下了这个凤凰胸针,她正想着回去以后就把它取下来放着,看看就好,不必佩戴,她也没有戴这些水晶的习惯,却没有想到,这胸针竟然是艾伦纱收的别的有妇之夫的礼物,她这次真的是被她害惨了。

  “说,究竟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艾伦纱,又什么时候以她的名义收了别的男人送你的东西?舒心,你究竟还有没有羞耻心?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如果要找有钱男人,找我就好,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你为什么要找别的男人?为什么?!”

  黎浩南的话令舒心痛彻心扉,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还有陌生的女人和楚意,舒心只觉得自己受到的侮辱真是如滔天巨浪。

  她本想转身从这里逃走,不要再看到大家鄙夷的目光,唾弃的眼神,更不想看到黎浩南对自己不信任的眼神,听到他这样跟自己说话。

  但她最终放弃了这么做,如果不能澄清误会,她绝不离开。

  “请问这位夫人,你的老公究竟是跟艾伦纱有关系,还是跟我,你有没有了解清楚?”

  舒心甩开黎浩南狠狠抓住自己肩膀的手,走到李妍面前,一字一句质问,她的目光透着某种坚定,令人不由不被她的气势所慑。

  “难道你不就是吗?”李妍虽被震到,但她很快反驳。

  舒心冷笑,笑容有种凄美之感:“不好意思,这个胸针是今天某人送给我的,说是给我赔理道歉的礼物,想不到却让夫人你误会了。”

  舒心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那只凤凰胸针,把它拿在了手上。

  紧接着她又道:“我不叫艾伦纱,我叫舒心,我也从来没有更换过名字,所以勾引你老公的不是我,我也不会替别人背黑锅。”

  舒心说完,侧头冲躲在影印室里的人道:“艾伦纱,出来吧,别再躲在里面,既然做错了,就该面对自己犯的错,躲是没有用的。”

  艾伦纱此时在影印室里后悔极了,她后悔不该把胸针交给舒心,更后悔不该收楚湘南的胸针,否则也不会一眼就被人识破。

  而舒心替自己背黑锅,现在点了她的名,她要是再不出去,实在也对不起她了。

  艾伦纱只好从影印室出来,灰溜溜地面对众人。

  黎浩南的心中大松了口气,同时眼神复杂地看着舒心,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妍也捂着嘴,一脸吃惊,刚才楚意跟着自己对舒心一阵乱挠,她那一巴掌打的不轻,这会儿却是搞错了对象。

  这让李妍感觉一脸不是,却不想把对不起说出口,但是黎浩南却不能让舒心白白受气,上次同一家综合楼的刘洋,他老婆胡美丽最后还是当着大家的面给舒心道过歉,这次也应该这样。

  黎浩南清清嗓子,缓和了语气:“既然舒心是无辜受累,那么这位夫人,你是不是应该向她郑重道歉。”

  “慢着,黎浩南,你是不是搞错了?就算是这件事是我婶婶搞错了,可舒心是什么人,你不是也很清楚吗?她以前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所以她挨这一巴掌也算是给她一个警告,叫她以后别想着再去勾.引别人的老公。”

  这话听起来十分地蛮横无理且残忍,根本就是把舒心那反复撕裂的伤口再次拉开一个大口子,再狠狠撒上一把盐,疼到无以复加。

  她是受害者,被侮辱被打的对象,却因为过去犯过的一次错,这一切就成了理所应当,该打该骂的对象,可她之所以那么做,也是逼不得已,何人又曾问过她的苦衷?

  李妍听了楚意的话,原本愧疚的心情也没了,跟着附和:“对,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打她只是为了警告她,以后别去碰不属于自己的男人。”

  舒心真是气到不行,双手捏握成拳,手脚冰冷,感觉气血不断上涌,她真的想打人,也想骂人,但她最终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静回到自己的位子,但泪水还是无声流了出来。

  她突然觉得自己懦弱,可往事却是铁证如山,好像永远给她烙上坏女人的印记。

  舒心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和物品,告诉自己,这里一刻也不想多待,她必须离开这块是非之地,否则以后永远别想耳根清静,即使她循规蹈矩,麻烦也还是不期而至,叫人无处可逃。

  果然人是不能犯错的,犯过一次错,就会一辈子被人揪住不放。

  舒心收拾好东西后便径直朝电梯处走去,没有跟在场所有人说话。

  黎浩南的心也痛到了极点,舒心的确是做过那样的事,他对她的恨也由此而生。

  他没有理由为她辩驳,他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一句话也不说。

  楚意想要给他以安慰,让他别再为舒心的事伤神,但黎浩南的怒火也已达到了顶点,他指着电梯的方向:“滚,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还有你的婶婶,你们以后禁止入我恒度公司的大门,叫保安记录下黑名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