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53章 你根本还是爱着她,对吗?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87 2017-08-28 09:00:00

  楚秦忍不住心中一阵激荡,他想要叫舒心,又觉得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说话,实在是没礼貌,所以他问一旁开车的楚意:“你在江市遇到过舒心吗?”

  “舒心?那个女人那么脏,谁要见到她啊,我看她现在不知道烂在哪里呢。”

  楚意一想到当年发生在舒心身上的事,就觉得那女人是她见过最脏的,她才不想再见到她。

  “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楚秦不能接受有人这样批评舒心,即使是楚意也不行。

  “哥,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连黎浩南都已经后悔了,你还老是想着她干嘛?”

  “即使她真的发生过什么,也一定不是出自她的本意,我相信她不是那样的女人。”

  “哥,当年你是不在,你要是在,也一定会和我们的想法一样,你是没有看到……”

  “好了,如果不是什么好话,就请你别再说下去,我不信。”楚秦终于冷冷打断了楚意的话。

  楚意不敢再说什么,楚秦的话向来对她有威慑力。

  “哥,我不会再跟你提从前,不过也请你别在黎浩南面前提到那个女人,我怕你真的会伤到他。”

  “真的吗?我倒是觉得黎浩南现在在女人方面如鱼得水,恐怕早就忘记了从前吧。”楚秦从今天他对楚意还有庄晓晨的态度上已发现些端倪,今日的黎浩南同五年前有太多不同。

  听了楚秦的话,楚意却找不到话来反驳了,如今的黎浩南的确对女人有一套,可是怎么办呢,她就是喜欢这样的他,无法自拔,不管他有多少个女人,她都不在乎,她只想做他最后那一个,只要她能嫁到黎家,她不一定会把他身边的桃花一朵朵掐灭,一朵不留,等着吧。

  一边开车的楚意一边想着这个问题,眼中精芒乍现。

  泰喜是一家专门经营泰国菜的餐馆,里面雕梁画栋的装修风格,正是与秦国的传统装饰风格相融合,以金色为主,一进入餐厅,浓厚的热带风情扑面而来。

  金光闪闪,形态各异的佛像,憨态可掬的泰国大象,暖色调的木地板,红砖墙,每一处装饰都散发出浓浓的异域风情。

  墙壁上古朴的手工艺品,藤制的椅子和满目青翠的绿色植物,营造出清凉舒爽的环境。

  刚进店,就有身着泰国传统服饰的男女侍应生向四位男女客人双手合十,行秦国的传统礼节,并送上花环,这是每一位来泰喜用餐的客人都能得到的待遇。

  四个人来到订好的包厢后,点了泰国有名的几样菜:冬阴功汤,九层塔炒鸡,咖喱鱼饼,水果菠萝饭等。

  四个人点好菜后,听着泰国传统的音乐,聊天等待厨房送菜来。

  待菜上齐后,大家开始边吃边聊,气氛一度良好,黎浩南和楚秦是男士,自然把两位女士照顾地妥贴又周到,尽显男士风度。

  席间两位女士更是各显本事,朝黎浩南的碗里不停地夹菜,仿佛谁要是落后,谁就会被黎浩南轻看一般。

  楚秦则安静地看着两名女子对黎浩南大献殷勤,看着他享受被两个女人爱慕的得意表情,终于相信一点,他和舒心之间真的是完了。

  想想当年为了和舒心在一起,黎浩南对别的女人是如何决绝,他几乎从不和别的女人单独来往,更别说在一起吃饭,接受她们的好意了。

  楚秦虽然不是时时待在他和舒心身边,但黎浩南那时对待别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他还是看在眼里,总之不会是像现在这样,来多少都无所谓,笑着接纳,绝不拒绝,他真的是变了。

  两个女人无声地和对方较量着,相互看对方憎恶的眼神和两人之间浓浓的战火,让人觉得,只要稍稍在两人之间拨弄一下,就能让这两人大打动手起来。

  大概是斗累了,桌上的菜也被她们折腾地差不多了,庄晓晨首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并且从包里拿出化妆盒:“你们先吃着,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庄晓晨就出了包间。

  她一走,楚意觉得怪没意思的,和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还不如去补个妆,既然庄晓晨都拿了化妆盒走了,她何不也跟着去,可不能被她比下去。

  所以楚意也跟着庄晓晨离开了包厢,只对两个男人道:“哥,阿南,你们俩先聊着,我去去就来。”

  两个女人消停了,两个男了顿时觉得气氛轻松许多,刚才真的跟打仗似的,尤其是黎浩南,他突然觉得被两女人这样死缠着不放,并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他要等的观众也没有在现场,表演给谁看呢。

  “阿南,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受女孩子欢迎,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楚秦,你这话可不对,我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已经很受女孩子欢迎了,难道你忘了吗?”黎浩南替楚秦斟满一杯秦国风味儿的茶水,笑着说。

  “恩,这倒是,你一向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不奇怪,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舒心分手,她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你知道吗?”

  楚秦同样为自己斟了一杯茶,把这话也问出了口,他知道提到舒心会是黎浩南的禁忌,但他忍不住想提,他回到江市,最想知道的就是她的消息,他以为会看到她和黎浩南幸福地在一起的画面,但想不到他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却是她被别的女人指着鼻子骂狐狸精,说她是沟引别人老公的坏女人。

  那可是舒心啊,她怎么会做有违伦理道德的事,楚秦怎么也不会相信,舒心是那样的女人,即使全世界的人告诉他,她的确是做了那样的事,但他还是不肯相信。

  只要一想到舒心,楚秦就会想到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个时候的舒心大概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吧,穿着新南高中的新校服,白衬衣,格子裙,一张稚气的少女脸颊,有着灿灿星眸,高挺的鼻梁。

  楚秦之所以会对她印象深刻,是因为他每天坐车上学,总会在路上遇到舒心,她是走路上学的,活泼而开朗,有时候楚秦会看见她过马路时,会帮助有困难的老人或小孩子。

  在学校里,她也是最积极的一个,几乎每天,楚秦都能看到她在帮助学校里清扫卫生的校工一起打扫学校操场,并且笑容灿烂,绝不会有丝毫不情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天看到舒心的笑容,就成了少年时代楚秦的习惯,即使后来考上了A大,他也念念不忘那个女子。

  幸运的是,她也报了A大,于是在她来学校读书的第一天起,他就时刻关注上了她,她没有凑够的学费是他帮她缴清的,让收费处的老师通知她,她的费用因为她的申请贫困补助而得到减免,让她没有负担地得到他的帮助,甚至让她根本不知道是他帮了她。

  后来她和黎浩南在篮球场上因为一颗飞来的球而认识,他也知道,只是他没有想到,舒心会真的和黎浩南开始谈恋爱,他总以为自己会有那么一天,有勇气走到她的身边,跟她说喜欢她,但他终究因为自己太过沉闷的性格而失去了她。

  如今,舒心不知道遭遇了怎样的不幸,才会被所有人唾弃,那真的是她的错吗?

  他不相信。

  “黎浩南,为什么不说话?”

  楚秦的思绪飘远,再回神时才发现,黎浩南并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而是将杯子里的茶水当酒一般一口喝尽。

  “你对她还是念念不忘吗?可惜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你和我这样。”

  黎浩南的声音终于变得冰冷,没有了之前的兴致高涨,一张笑脸也换作了冰山脸。

  “黎浩南,你记得我走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你说过,你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我有机可乘,但是现在,你食言了。”

  是的,你食言了,楚秦在心中强调着这一句话,目光平淡,却带着某种坚毅:“也就是说,舒心现在真的和你没关系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

  “不行,你不可以!”楚秦的话还没有说完,黎浩南已经将他的话生生打断。

  楚秦笑了,笑容并无多少温度,似在嘲讽:“黎浩南,你别忘了,如今你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那么她就是自由的,我为什么不可以?”

  “她是我的仇人,你却是我的朋友,如果你还认我这个朋友,你就不能和我的仇人来往。”黎浩南一双眼瞪着,硬梆梆说着这样伤和气的话。

  楚秦冷笑了起来:“阿南,你不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幼稚吗?你们只是分手,为什么要说她是你的仇人,分手了就不再来往,不至于有多大的仇恨,你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合适吗?”

  “楚秦,你没有经历当年的事,你没有资格这样说我,舒心于我来说,曾经是最亲密的爱人,如今我对她除了恨意再没有了其它,你不了解情况,请你以后都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她究竟怎么伤了你?为什么你要一直强调她是你的仇人,阿南,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你有多恨一个人,就表示你曾经多爱一个人,这么说来,你根本还是爱着她的,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