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48章莫名其妙的少年(二)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265 2017-08-24 20:00:00

  舒心这时也豁出去了,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他身上可还绑着她用来给他止血的纱布,竟然还敢这么跟他的救命恩人说话,以为自己是谁家大爷吗?

  她可不侍候了,所以她用拿着木制衣架的手连衣架一起指着门的位置:“你给我走,我看你现在好得不得了,敢这么跟我这个救命恩人说话,你可以走了!”

  舒心寒着一张脸这样对少年道。

  而少年在听到舒心要赶自己走的时候,突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立刻从沙发上跳下来坐在那里,对舒心说好话:“好好好,我不跟你这么说话,是我错了,你别赶我走,让我在你这儿再躲几天,我怕出去又会被那帮人砍。”

  “那是你的事,我昨天晚上收留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别在这里待着了。”舒心还是一度的强调。

  少年却已经双手合十:“大姐,你好人做到底,让我再多待两天,我保证过两天就走,绝不在你这儿多耽误。”

  “不行,你在这儿,我不放心,再说,我朋友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看到你在这儿算怎么回事。”

  舒心说的是实话,更希望的是这少年听到说她有其他人在这儿住会知趣离开。

  那少年果然在听到舒心的话后变得沮丧起来,似有些无奈自己要离开,又似很舍不得。

  在舒心的屋子里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家的味道,他想多在这儿待会,不想去面对那些冰冷与残酷。

  但舒心那坚决的表情,还有她说的那些话都让少年觉得没有商量的余地。

  正待少年要从沙发上起身离开的时候,门外却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令屋内的两个人都吃了一惊。

  舒心很想说不会吧,竟然有这么巧,陈东早不来晚不来,在她收留了这个少年后他却赶回来了。

  少年微微一惊,不由看向一脸紧张的舒心,似察觉了什么,还没等他开口,房门已完全打开,带着一身风尘的陈东站在门外,和屋内的舒心和少年对视了两秒。

  三个人站成两对立面,且都没有说话,仿佛一股冷风由陈东开着的门缝刮进来。

  陈东的脸上只在舒心和少年脸上过了一遍,马上抱歉开口:“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竟然有朋友在。”

  陈东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屋,然后把门关上,并且继续说:“我回房间,不打扰你们,我就是昨天在火车上坐得太久,需要补补瞌睡,真不会打扰你们。”

  陈东一边说着一边进了自己那间卧房,关上门,也没再出来。

  舒心和少年一句话也没说,等到陈东自说自话地进了屋,舒心才一脸苦相地坐在单人沙发上,脸都快皱成了包子。

  而少年也乐了,不由笑道:“那什么,搞了半天,他不是你男朋友啊?倒是把我吓了一跳,好歹我一美少年,要是被人误认为和有夫之妇勾搭,我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少年一边自恋说着,一边又放松地坐到沙发上,还哼着歌翘二郎腿,手已经拿到了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而那场体育赛事还没完,他要继续看下去。

  舒心却是真被这少年的厚脸皮给打败了,立刻俯过身来从他手上抢过遥控,再次把电视给他关了,怒瞪着他:“赶紧离开。”

  “这怎么成啊?既然别人都误会我们那啥?你不能就这样赶我走啊,好歹也要把戏演下去,你说是吧,我都不嫌你老了,你还嫌我这样的小鲜肉吗?”

  少年边说着,直接一只手撑在腮边,就那样躺在了沙发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的模样,打算赖着不走了。

  听了他那番话,舒心气得肺都快要炸了,她可真的是救了条中山狼,还打算赖在她这儿,吃定她了。

  “你最好是快点离开,不然我就报警,让警察来带你走。”

  舒心真是拿他没辙,只有拿报警吓唬他,她一边说着,一边真的掏出手机,打算拨打一一零。

  那少年一看舒心来真的,也急了,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抢夺她的手机,并且嘴里恳求:“好姐姐,我刚才只是开玩笑,我真的无家可归了,你收留我吧,我会做很多事的,我会洗衣做饭,擦地抹桌子,我会好好报答你的,你就别报警好不好?”

  少年一声声求着,一边说着一边还是要来抢夺舒心的手机,一不小心把肋下的伤口给扯到了,疼痛袭来,且有鲜血再次浸了出来,疼得他脸色都变了,只好放弃跟舒心抢夺,跌坐在沙发上,捂着被扯开的伤口直冒冷汗。

  舒心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就发现少年有些不对劲,她也看到了那包扎伤口的花床单有血浸出来,她也有些心急了:“你这样不行,我还是打电话让救护车来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就在你这儿待着,你别报警,也别叫救护车来,我死不了。”少年强忍着疼痛对舒心道。

  “可是……”舒心其实也不想叫救护车,自从庄强和舒彬过世后,她对医院有了一种抵触情绪,仿佛每去一次医院,她都能感觉到强烈的死亡气息。

  不管是庄强还是舒彬,他们都是活生生在她眼皮子底下死去的。

  每当午夜梦回时,她都还能梦到他们死去的那一瞬间,太可怕了,所以能不去医院,她也不会去的。

  看着少年那张稚气的脸,她想到了舒彬,他走的时候就和他差不多大,如果不是疾病夺走了他的生命,他现在也应该是大学毕业,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少年的恳求让舒心的心软了下来,当初自己救他的时候,没有想到那么多,既然已经救了,就好事做到底吧,也不急在这一时赶他走。

  舒心叹了口气,终于放下了手机,对少年道:“那就再留你待几天,伤好的差不多就别赖在这儿了。”

  “一定一定,我绝不会赖在这儿的。”

  从那天起,这个如叫张昊的少年就真的在舒心的房间里住了下来,而这少年除了那一次参与打架斗殴,结了仇家外,据他说自己并不是混黑社会的,更不是和谁拉帮结派的,那天会被人拿着刀砍完全就意外。

  他都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事情的起因只是因为他在酒吧内当服务生,和一个客人发生了点小摩擦,双方说话都冲了点,张昊本来就年轻,才刚满十八岁,也不服软,结果那人就扬言叫他等着,找人来收拾他。

  那人走后,张昊就觉得不对劲,怕那人真的找人来收拾自己,所以他打算从后门跑走,却没有想到,那跟自己发生口角的男子真的带了一帮拿长刀的人来,堵在后门要收拾他。

  张昊便弃了后门,又从前门走,仗着自己的腿脚快,可还是被那些人给追上砍了好几刀,但索性他还是跑得快,并躲到了舒心所住小区门口的绿化带里,摆脱了那些人的追砍。

  想起被砍的经历,张昊自己也觉得后怕,如果不是舒心好心把他带回去,那天晚上不知道他能不能支撑到天亮

  所以对舒心,张昊是充满感激的,他也说到做到,真的帮舒心收拾房间,打扫卫生,一副很勤快的样子,还替陈东和舒心都做好了饭,让他们可以吃到现成的。

  陈东忍不住称赞:“舒心,想不到你的魅力真不简单,连这样的小孩子也跟在你屁股后面转。”

  对此,舒心严正声明:“我只是无意中帮了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昊也讪笑着替他们二人碗里夹菜,并道:“舒心姐说得对,她就只是好心收留我,我们其实没别的关系。”

  “哦,真的吗?”陈东听说张昊跟舒心没有关系,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一直盯着张昊那张年轻的帅脸看,一边看一边露出诡异的笑来。

  舒心吃着饭也能感觉到陈东看张昊的挚热目光,突然就想起了他来租房子时跟自己说的话,他说过,自己对女人是没兴趣的,所以她不用防着他。

  额,看来是真的了,陈东不喜欢女人,他喜欢的是像张昊这样帅气的男生。

  一想到两个男人在一起四目深情相对时的情景,舒心忍不住恶寒了一下,并且提醒道:“陈东,别光顾着看,赶紧吃饭,张昊的手艺还不错。”

  “恩,是不错,我都很久没有吃到这样好吃的菜了。”陈东边说着,语气中竟然有了一种少女才有的娇羞,再次令舒心觉得有种食不下咽的感觉。

  她现在十分后悔,把房子租给了陈东,现在就算是想反悔也必须等租期合约满了。

  好在张昊也是说话算话的人,等到他的伤好得差不多后,真有没有再赖在舒心那里,临走时他对舒心道:“我决定去认真学一门手艺,以后也可以好好找份工作来做,老人常说天干饿不死手艺人,有了本事我就不怕找不到工作了。”

  舒心也鼓励道:“对,你还年轻,是该这么想。”

  舒心的话让张昊更加有信心,同时话锋一转,他对舒心神秘兮兮的开口:“舒心姐,你的那个合租室友有点奇怪,他为什么老是对我笑得很暧昧?我都不敢在你这儿多待了。”

  舒心被他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这个陈东是不是也太明显了,连当事人自己都有感觉了,她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为了不让张昊对陈东另眼相看,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也许他就那样,你还是先走吧。”

  张昊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舒心的住处,正如他自己说的,舒心给了他一种家的感觉,他真希望可以一直留在她这里,只可惜他知道,她是不会同意的,直觉她是有故事的女人,所以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忧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