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47章 莫名其妙的少年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72 2017-08-23 20:00:00

  舒心一想到曾经看过的黑帮电影中的情景,她就有种非常后怕感觉,影视作品中的场景或许做了夸大处理。

  但事实上,现实生活中一群不懂事的青少年拿刀砍人的消息也屡见不鲜,那样血腥暴力的场面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也真实地上演过,并不全是影视作品中才有。

  身为一个普通单身女子,舒心当然怕惹上是非,所以在那受伤少年放开她的脚踝后,她便毫不犹豫地奔走起来,想摆脱那少年的拉扯,不想跟他沾上一点关系。

  已经走进小区大门的舒心心里却开始激烈做起了斗争,她回想起刚才少年刚才跟她说的话,叫他救她,还有他看她的眼神,带着某种期盼,似乎真的希望能得到她的帮助。

  到底是救还是不救,舒心心里十分矛盾,大约在小区门口徘徊了好几分钟,她终于决定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可不想明天有报纸说自己住的小区门口有人因流血过多而死,如果那样她就是间接凶手,因为她的见死不救。

  想到这里,舒心突然充满勇气,完全摒弃刚才的懦弱与害怕,决定救那个少年。

  她返回那里的时候,那少年已经一点点从那里爬了出来,然后感觉到有阴影从头罩下,他不禁抬起头来看向舒心。

  路灯下的女子有着一张似天仙的容颜,那样美,美到他一时都忘记了呼吸,而舒心的脸上却是一派紧张。

  她看了看四周安静的环境,蹲下身来:“你怎么样?需要帮你打120吗?”

  舒心想着要给他打急救电话,可一摸口袋才发现,手机根本就忘记带了,她只是出来倒垃圾,怎么会想到需要打电话帮助救人。

  那少年也艰难的开口:“我不要…去医院,你帮我想办法…止血……就行……”

  舒心听到少年这么说,才发现他的两只胳膊上似有被血浸的痕迹。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反正他伤得这样重,也不会对她有威胁,舒心就这样把他带回自己住的地方。

  舒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身高足有一八几的少年给扶上了自己的肩膀,架着他艰难地朝小区门口挪去。

  身上因多处被砍伤,少年疼得呲牙咧嘴,却忍受着剧痛不叫出声来。

  在经过小区门口时,曾有保安以奇怪的眼光看着舒心,她不得不解释:“我朋友出了点儿事,我扶他回去。”

  那保安没再说什么,舒心就这样将少年一点点挪到了电梯里,按下自己所住的楼层,终于把他一点点扶回了自己的公寓,然后将他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少年许是太累,又许是因为到了安全的地方,完全放松了下来,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舒心站在他身边抹了好大一把汗,为了把他弄到自己家来,她真是费了不少劲。

  但接下来该做什么,她却不知道了,应该帮他看看伤口才是真的,可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在围着受伤的少年打转。

  最后,舒心才发现,那孩子竟然已经睡着了,可他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呢。

  她只好拿来家里的大剪刀,把少年身上浸了血迹的衬衣给剪开来,露出里面果露的伤口,那些深浅不一的伤口不断渗着血,不送他医院真的好吗?

  舒心犹豫着,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也找不到可以帮她的人。

  如果那个陈东在,她还可以请他帮忙,只可惜他似乎经常不在家,叫她怎么办?

  实在没有办法,舒心只去用温水兑了些食盐,权充当可以消毒的盐水,然后又找来干净的毛巾,一点点蘸了盐水给少年的伤口做清洗。

  那些凝固成褐色的血痂就在伤口四周,而新的血还在不断地流着,舒心知道,如果不能及时止血,对少年来说是相当不利的。

  所以匆匆把伤口擦拭好以后,舒心立刻用干净的纱布,替少年把伤口包扎好。

  少年的身上有多处在流血的伤口,不仅是胳膊,肩上,背上,还有腿上都有。

  看着那些深浅不一,同样都在流血的伤口,舒心是一边抖着手,一边做包扎,只希望这样可以止住血。

  她想拨打急救电话来着,但又怕真的说不清,这少年是怎么来的,不是把自己也往里面搭吗?

  死马当活马医吧,以防他会因为伤口发炎发烧,舒心想到了医药箱里还有盘尼西林,其实就是消炎药,给少年倒了杯水,把他从睡梦中叫醒,喂他吃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墙上的挂钟已走到了凌晨一点,舒心也累得腰酸背疼,带着一身疲惫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准备回床上睡觉。

  好在第二天是周末,她不用担心要上班打卡,否则她怎么能起得了床,对了,她今天还跟王伟泽说叫他中午等她一起吃饭,现在想来好傻,都不在一个公司,吃什么饭啊。

  她平时也没有问过王伟泽住哪儿,突然她就觉得刚才不是该给王伟泽打个电话吗?又觉得麻烦别人真不是件好事,所以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她只希望这少年第二天醒了后可以自己离开,这样她就不用再管他。

  舒心实在是太累了,救这少年的过程本来没什么,可因为那群拿着长刀的人在自己面前跑过,实在把她吓得不轻,再加上少年身上的伤口,她委实有些觉得对她这样的普通小女人来说,是一种心理负担。

  所以锁好卧室的门后,舒心一直给自己做着心理安慰,老天爷会保佑自己的。

  舒心将双手放在胸前,不停地麻痹自己,总算是让自己进入了梦乡。

  大概是真的太累了,这一觉睡过去后再醒来时,阳光已从窗帘外透了进来。

  舒心缓缓睁开美眸,微微眨了眨,这一夜竟然没梦,睡了一个好觉,真好。

  舒心转过身看了看身边的闹钟,时针指到了快要九点的位置,平时这个时候早在上班的路上了,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她觉得实在太好了!

  想到这里,舒心的脸上出现愉快的美丽笑容,从床上伸着懒腰坐了起来,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声暴喝:“好!”

  就是这一声吼,舒心吓了好大一跳,谁在说话?

  脑海中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舒心又起了一身冷汗,难道是那个被自己救了的少年还没走?

  那他在跟谁说话?是陈东?不是吧?

  舒心有无数个想法在脑子里转了几转,更让她感到后怕的是,自己会不会像东郭先生那个故事一样,救了中山狼,却被它反过来要吃掉。

  一想到这里,舒心更害怕起来,她下了床换好衣服,一只手攥着手机,一只手拿起了在衣柜里随意找的一把木制的衣架,心里想着要怎样把那小子给赶走,绝不能让他反过来对自己不利。

  舒心这么想着,蹑手蹑脚走到了门边,心里仍然很紧张着,腾出一只手来缓缓扭开了门锁,慢慢打开了一条缝,然后朝外张望。

  从舒心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电视机的方向,此刻体育频道正在转播一场NBA的比赛,随着电视中球队的进球,盘腿坐在沙发上的人简直不顾一切地狂吼着,似完全沉浸在比赛中。

  舒心注意到,沙发对面的玻璃茶几上正放着不少薯片和别的零食,是自己不久前从超市买来的,她记得是放在厨房的储物柜里面的,怎么都被这小子给搬到了客厅里面来了?

  这也就算了,他大喇喇坐在她舒心的沙发上,吃着她买的零食,还把她的电视也打开看,简直就没有把自己当外人,这还像话!

  既然他还有精力替电视里面的球赛呐喊助威,就说明他没什么问题,那她该好好请他离开才是。

  所以舒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拉开了卧室门,快步走到沙发旁,拿起玻璃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按下了电源键,关掉了电视,颇有气势地站在少年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等待他开口说离开。

  舒心沉默不语,瞪着眼看着面前的少年,那少年没想到这个女人冲出来第一时间就是关电视,刚想跳起来跟她理论,和她冷冷的眼眸一对视,不由矮了三分,不管怎么样,这里可是别人的地盘。

  不过她这样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那少年也是叛逆心重的人,见舒心不说话,把手上的薯片往桌上一扔,冲她不耐烦:“我说你这个人能不能别这么别扭?你是不是觉得你救了我,我就该对你感恩戴德,就该好好坐在这里等你啊?”

  “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还没有离开,昨天晚上救你是不得已,可我没有想到你会赖在这里不走。”

  舒心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少年,大约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头发长到可以当披头士了,尤其是快要遮住眼睛的那一绺,还染成了金黄色,大概是他觉得这样才够酷够帅气。

  凭心而论,少年长着一张还算清秀的脸,五官分明,尤其是一双眼睛透着机灵劲儿的同时还有一种痞子的玩世不恭。

  那少年大高个儿,竟然好意思站在沙发上跟舒心理论,高出舒心许多的个头给人一种很压迫的气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