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46章 救我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07 2017-08-22 20:26:26

  楚意不知道,但她却觉得她还是爱着他,不管是他那副勾人的皮相,还是他现在的个性,以及帅气的坏笑,风流不羁的模样都是她今生的最爱,所以她不在意他有多少个女人,她只希望能做他最后的女人。

  如果他喜欢,他的一切她都可以接受,包括他的滥情。

  楚意看着黎浩南在那里和辣妹高妹们打情骂俏,也有不少衣冠楚楚的男士走到她面前,邀她共舞,但她以冷漠神情待之,很快那些人就退去。

  黎浩南在吧台待了会儿,状似亲密地和身边的美艳女子说了什么,那女子带着无限娇羞的表情,伸出手来推了一把黎浩南,嘴里也不知道说着什么,似在嗔怪他一般,但眼中的迷离神采却在告诉别人,她很喜欢身边这个男人。

  两个人又说了会话,便互搂着腰要朝门外面走去,在经过楚意身边时,黎浩南不忘记停下来,眼中带着嘲讽对她开口:“楚家大小姐,看来今天晚上是我的魅力胜过你,我已经有了今晚的伴侣,你呢?需不需要我给你介绍呢?我认识不少不错的公子哥儿,保准你们会玩得愉快。”

  黎浩南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虽然在楚意的意料中,不过还是让她刺激到了。

  “黎浩南,你什么意思?你要把我推给别的男人?”

  “怎么,不行吗?”

  “我可是你妈妈介绍给你的。”

  “那又怎样?”

  “我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楚意说这话时,不由自主朝黎浩南身边的美艳女子看了一眼。

  “那又怎样?”黎浩南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妈给我介绍的女人可不少,我总不至于都照单全收吧。”

  他怀中搂着那女子紧紧贴着他,而他在说那番话的时候竟然无所谓地耸肩。

  黎浩南的轻浮与放荡彻底激怒了楚意,她不由恼羞成怒,破口大骂:“黎浩南,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找男人的女人,我不会放弃你。”

  “哦,我还以为你能玩得起呢,想不到你却这样想,你不会放弃我,可不代表我会接受你,女人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但是,你今晚可不行,因为我有更好的选择,不如改天吧,我会满足你的。”黎浩南满嘴不正经。

  楚意真想不到他会变成这样,把她也归结为他的那些女人们。

  她气得浑身发抖,刚伸出手来要打在他的脸上,却被他眼疾手快给捉住了,眼神也由刚才的不屑变得冷酷起来:“楚意,能够打我的女人,自然就是被归结为第二种了,那就是不能陪我享乐的。”

  说罢,他狠狠甩掉她的手,然后带着身边的女子扬长而去。

  那紧紧贴在他身上的女子甚至轻蔑地看了一眼身着不菲裙装的楚意,跟着黎浩南一起离开。

  对黎浩南来讲,他今天已经挨了一个女人的耳光,那个女人避他如洪水猛兽,他又岂会让别的女人还有机会打他呢。

  能打他的,也只那一个女人罢了,只是为什么被打以后,他竟然还有恋恋不舍的感觉呢?是不是太贱?

  黎浩南将女伴放开,两个人各自上了那辆冰蓝色的保时捷,打算去附近的高级酒店开房。

  然而那美艳女子上车后,就以为自己今天和黎浩南算是最亲近的了,便很主动地打开了车载音箱,里面瞬间传出张信哲那略带沧桑,却又极为清亮的嗓音:“爱就一个字……”

  听到这首歌,黎浩南一张俊颜顿时呈现可怕的表情,仿佛狂风暴雨即将来袭,下一秒他就抢先关掉音响,并把车子“刷”一声停在了路边,冲身边的女子低吼:

  “下车!”

  那美艳女子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黎浩南的声音听起来这样怪异。

  女子正在发愣,黎浩南已经迅速拉开车门,从驾驶室出来,并且快步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室,打开车门,将美艳女子拖了下,再迅速关上车门,毫不留情。

  做完这一切,黎浩南仍然一言不发,回到驾驶室,将车子一脚油门踩下,冰蓝色的保时捷便以不可思议的车速飚向前方。

  到这时美艳女子才回神,自己是被黎浩南给中途抛下了车,不禁脾气上来,脱下脚上一只高跟鞋朝黎浩南车子开走的方向扔去:“你神经病啊!”

  女子的咒骂声飘散在风中,那高跟鞋也不过在空中划出一道无望的弧线,便孤零零落在了离女子不远的大马路上。

  将车开到近两百码的黎浩南无疑是在玩儿命,他不禁想起了三年前的种种,因为是穷小子,所以舒心最后选择了背叛他。

  而今他已是富二代,他想要的那个女人却怎么也回不来了,在情欲中沉浮,终究收获的是一场空,极度的空虚。

  ……

  舒心的小公寓内,煤气灶上烧着开水,眼看着水就要开了,水壶已隐约传来报警的汽笛声。

  刚刚将方便面解决进肚子后的舒心,满足地放下了手里的汤碗,想起了专家们说的那句话,其实方便面比一般的洋快餐有营养呢。

  对舒心来说,吃方便面绝对是不得已,她可不觉得这东西有多少营养,不过那些调料包经过冲泡后飘散的香味还真是勾人食欲,所以偶尔吃一顿方便面觉得滋味也不错,如果顿顿吃可就让人有些受不了了。

  舒心想不起自己是不是有顿顿吃方便面的日子,不过舒彬过世的头三个月,她是怎么把自己养活的,她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三个月后第一天出门,遇到楼下的大婶,她们看到她的样子仿佛看到真正的鬼魂一般,也有心的善良的主动问候她:“舒心,别太伤心难过,相信你弟弟也不愿意你这样。”

  她就会默默点头,然后走开。

  回忆到此,不免感伤,舒心从餐桌上起身,把吃剩下的方便面盒子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后去厨房把烧开的水倒进了水瓶里。

  做完这一切,看看墙上的时钟已指向九点,她打算出门把垃圾倒了,以免放到第二天就发臭了。

  出去走走,就当是饭后的消食,以免因为才吃过晚餐,一会儿在床上会觉得肚子不舒服。

  主意打定,舒心很快将垃圾桶里的塑料袋打了结,拿着垃圾袋出了门。

  乘着电梯来到一楼,快步穿过绿化带出了小区大门,拐过弯,穿过马路,不远处就是分类垃圾桶。

  平时因为楼道专门有保洁员丢垃圾,她其实不用走这一趟,只要把垃圾袋放在门口就会有人主动收走,但她今天真的是为了来散散步,所以才会亲自倒垃圾,然而……

  舒心来到分类垃圾桶,将手中的垃圾直接扔到了不可回收的垃圾桶内,转身就要往小区内走。

  在她穿过马路,快要回到小区时,却见不远处安静的人行道上突然涌现出了一群人,这群人手上明晃晃的玩意儿在路灯下闪着寒光,舒心再是视力不好,也很快发现,那些人手上拿着的是长长的西瓜刀。

  舒心吓得赶紧往一旁的一排绿化带退去,恨不能退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那群拿刀的人根本也没有把舒心当作攻击的目标,只是从她身边蜂拥而过,像是在追赶什么人一般。

  舒心只觉得面门上一阵风过,吓得紧紧闭上眼,空气中仿佛都能闻到一股血腥味儿,腿软得不行,浑身都不由自主在抖。

  待那些人跑过去,舒心不由拍着自己的胸口,想平息狂跳的心,看着那些人消失的地方,舒心只觉得太可怕了,那些人要是看到人就乱砍了,不知道她现在可有命在。

  想想最近的新闻上说的那些,连无辜的民众也会被不明身份的人砍,舒心真是觉得连晚上出来丢个垃圾都这么不安全了,实在是让人心生寒意。

  不过好在是有惊无险,一边拍着心脏狂跳的胸膛,舒心便打算朝小区里面走。

  舒心刚想迈脚,却忽然感觉脚踝处传来一股力道,似乎有人拉住了她脚踝,还没来得及多想,舒心就惊叫出声:“啊!”

  不过她只是短促地叫了一声后,马上就发不出声音来,因为她听到一个声音对她道:“别吵!快……救我!”

  舒心不由顺着脚踝向下望,那尖叫声堵在喉咙处愣是没叫出来。

  因为她看到抓住自己脚踝的是一名浑身脏污的男子,就藏在那片绿化带里,而那人的手正抓住自己的脚踝。

  见舒心终于把目光看向他,那人的目光闪了闪,放开了她的脚踝。

  舒心被那人满身污迹给吓到,在惨白的灯光下,无法看清楚那人的蓝色衬衣上究竟是沾的什么。

  但那人虚弱的样子让舒心不由向后退去,转身便要跑起,可那人还在继续开口对她开口:“救我!”

  声音听起来非常地轻,舒心却只想赶紧逃,如果她猜的不错,这说话的年轻人一定跟刚才从自己身边跑走的那些拿刀的人有关,说不定他就是被追杀的对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