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40章 你们是一伙儿的…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30 2017-08-17 17:29:40

  “嗬,小丫头三年不见,真是长大了哈,敢这么跟老娘说话了,你他么以为你是谁,长得就是一副马蚤货样,怎么,最近又傍上大款了?敢跟老娘这么说话。”

  “你叫张丽?”楚秦皱着眉冷不丁的开口,此时的他随意的倚在保安室一张办公桌旁,姿态闲适,但那种自带的威严感却不减丝毫。

  “你……叫我名字做什么?”张丽被楚秦的话莫名吓得有些结巴。

  “你刚才说的话带有人身攻击,我是不是也可以让律师控告你对我朋友的恶意诽谤呢?”

  “你%……你说什么?你朋友?舒心?你们是一伙儿的……”

  “学长,还是我来说吧。”

  舒心突然就有了勇气,她为当年犯的错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这个代价不该一辈子跟着她,和张丽这样的人讲道理其实都是浪费口舌,就好比跟对牛弹琴一般,不如直接抓她的痛脚。

  舒心说罢,自己打开了手中的背包,然后从里面很快找出了那条价值大约是六位数的翡翠项链。

  那通体绿色的翡翠项链从舒心的背包拿出来的时候,杜雅琪的眼睛都瞪大了,而张丽却是一愣,随即马上一副欢快的表情叫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才是偷项链的贼,她自己都把项链拿出来了,我可以走了吧。”

  张丽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打算自行离开,并且不忘记对舒心冷嘲热讽道:“你这个小姑娘真是不像话,以前是当狐狸精,现在竟然学会偷东西了,这么贵的项链,十八万多啊,你可真能下得了手。”

  张丽边说着,边还对一旁的楚秦笑得谄媚,人便要往门边走。

  这时楚秦却淡淡道:“张丽女士,你的记性不错,还知道这条项链的价值。”

  “什么?”张丽装疯卖傻道。

  “这条项链恐怕舒心连见都没见过,她又怎么可能去偷呢?而你,才是真正偷项链的贼。”

  楚秦的话令张丽再次变了脸色,马上转身冲他咆哮:“小伙子,别以为自己长得高大,就可以乱说话,我什么时候偷项链了,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如果没有偷,你怎么知道这条项链的价值?如果没有偷,你为什么要急着离开?”

  “你,你,你……我难道就不能知道那条项链的价格吗?不是我偷的,我为什么不能离开?”

  “看来不让你看到一些东西,你是真的不会死心的。”楚秦冷笑,并且从背倚的办公桌上起身,对保安队长道:“把商场五楼的视频调出来查看,一会儿我们就知道这项链到底是谁偷的了。”

  一听说要调录相,还要查看,张丽那张胖胖的脸一下子就全白了,而且冷汗布满了整个额头,有种汗如雨下的感觉。

  而一旁的杜雅琪也恍然大悟,刚才舒心把项链拿出来的时候她还在奇怪怎么会这样,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这个张丽在商场的珠宝专柜偷拿了那条价值十八万多的翡翠项链,然后就被保安盯上了,她便跑到了三楼的床上用品专柜,在和舒心相撞的那一刻,把项链麻利地丢进了舒心背的背包里。

  这也就算了,在发现是舒心的时候,她竟然忘记了自己偷盗的事情和舒心大吵了起来,也因为她成功地转移了赃物,以为万无一失,既可以让舒心丢了面子,还可以掩人耳目,假如能顺利离开商场,她还可以从舒心那里再把项链给拿回来。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得到那条价值十八万多的项链。

  张丽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但她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原以为成功转移赃物,即使查到她的身上也不可能找得到,却没有想到楚秦会带着舒心出现在保安室,还把项链给拿出来。

  本来以为想得到那项链已是不可能,不过她还可以来个死不认账,却没有想到楚秦会叫保安去调床上用品专柜那里的录相视频,一旦把那个公布出来就可以发现是她把项链扔到舒心的包里的。

  张丽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跟舒心吵,直接走人了事,或许还能摆脱被抓的命运。

  这下可怎么办?如果自己被送去警局,那可就全完了。

  张丽一时情急,突然就哭嚎起来:“我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啊,谁叫我现在穷得快连饭都吃不起,又得了该死的糖尿病,每周还要去打胰岛素,我也是逼得没有办法才会见钱眼开的,你们放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

  张丽摇身一变,从泼妇变成了怨妇,开始诉苦:“那个死没良心的从来不拿钱回来养我,成天就知道在外面和女人鬼混,都不知道他在外面养了多少个女人,你们说,我是不是命很苦啊?

  这个舒心,你们知道吧?她以前也是我老公的女人之一,是我亲眼看到他们两个去酒店开房的,你们说,我摊上这么个老公是不是很倒霉啊?呜呜呜……”

  舒心听到张丽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旧事重提,脸色沉了下来,但很快镇定地对楚秦道:“学长,我想没我什么事了,我先走了,这事儿你看着处理吧。”

  “舒心……”楚秦欲言又止,他其实是想问她张丽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但他没敢问出口,他看到舒心脸色渐渐苍白,想来那女人的话里是有几分真实性的,他忽然便想到了舒心的家庭。

  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和这个女人的老公有牵扯,其中必有隐情,还有她和黎浩南的感情怎么样了,他也很想知道,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好把话问出口,最后他只道:“那你去吧,我们改天联系。”

  说这话的时候,楚秦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舒心,舒心不好拒绝,只好收下,从心里讲,她是不愿意再和楚秦联络的。

  他是自己最可敬的学长,她不想因为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被他问起,她宁可他们不曾相遇。

  杜雅琪也打算跟她离开,但出乎意料的是,张丽竟然扑过来抓住了舒心,并且声泪俱下地向她恳求道:

  “舒心,你帮师母说句话啊,你快帮我求求情啊,让他们放过我好不好?以前是师母的不对,不该去捉你们的女干,你要还稀罕我家的那位老头子,我把他让给你,好不好,你帮我啊!”

  简直是越说越不像话了,舒心一想到李启光那恶心样,就发指,好像真是谁稀罕他一样,她只希望永远都不要想起这个人才是真的,想起他只会让人做恶梦。

  而这个张丽倒好,明明是一副求人的态度,却总能在别人最痛的伤口上撒盐,所以舒心根本不买她的账。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挣脱张丽胖手的禁锢,对她冷冷开口:“张丽女士,你说这话也要讲讲自己的良心,当初我为什么会和你老公做那样的事,你以为真的是出自我自愿吗?你再问问那些跟他在一起的那些女孩子,有几个是自愿的?

  对你来说,他是个宝,对我们来说,他只是恶梦,请你以后都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我也不想再看到你。至于今天你的行为,都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你的身体真的有病,法律上有个司法名词叫保外就医,应该很适合你,还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舒心冷冷的说完这些,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杜雅琪紧随其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商场大门,舒心才背对着杜雅琪道:“雅琪,对不起,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吗?”

  她的背影显得那样孤独,似经历了许多沧桑,令人望之心酸。

  “舒心,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都过去了,我相信你的为人,不会觉得你是那个女人口中说的那种女人,你一定有你的难言之隐。”

  杜雅琪看着舒心孤单的背影,不由安慰她道。

  两个女人住在一起这么久,舒心聪明美丽,做事踏实肯干,从不和任何男人有过密的来往,连她的男友周伟也在说,像舒心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却没有现下漂亮女孩的虚荣与浮躁,真是很难得。

  要知道,现在很多都市女孩仗着人年轻漂亮,不靠自己的能力在社会上发展,而是靠的自己的身体和美貌做武器,只要能征服有钱有权的男人,她们就会比一般的人更容易获得物质和事业的成功。

  但舒心不是那样的女孩,杜雅琪一开始就知道。

  她总有满腹的心事一般,心情从未开朗过,这和她的弟弟舒彬在世时的她完全是两个样。

  在舒心心里,爱情已死,现在的她只是活着,仅仅是活着而已。

  对杜雅琪的理解,舒心心里面的确得了些安慰,她转过头对杜雅琪抱以一笑:“雅琪,谢谢你的理解,放心,我会没事的。”

  “恩,一看那女人的恶言恶状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老公……”见舒心脸色不太好,杜雅琪没再说什么,只对她道:“好啦,你早点回去体息吧。”

  两个人在商场外的大路上分开。

公子卿

以后每天晚上8点5分更新,每天一更,一更3000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