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39章 涉嫌偷盗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45 2017-08-16 15:16:07

  听着那一句句极带侮辱性的话语,舒心再抬起头来看那张胖脸,方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不就是三年前,将自己和李启光交易时堵在卫生间的张丽吗,李启光的老婆。

  这个女人和自己有三年没见过面,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她竟然还记得自己。

  舒心本能地想要逃离这里,不想和张丽有更多的话说,至于刚才的那一巴掌,反正也没打到,她索性懒得计较,因为她不想再去面对自己三年前的不堪。

  然而张丽却不这么想,她认定了舒心就是软弱好欺的人,所以她仍然抓住舒心不放,想要再给舒心来那么几下子。

  两个人拉扯着,杜雅琪丢下买好的东西不顾,和胖女人一起拉扯起来。

  “李太太,我不和你计较不是因为我怕你或者怎么样,当年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做那样的事,但你自问一下,那件事是我一个人的错吗?你的老公就没有?”

  舒心还在那儿给女人讲道理,但张丽却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我呸,你还怪起我老公来了,你个马蚤狐狸,明明就是你去勾.引他的,他好好的一个男人全被你们这些坏女人给带坏了。我早说过了,要是见到你,我会见一次打一次,你信不信?信不信?”张丽说着继续朝舒心扑来。

  舒心有反抗,怎奈她的力气始终大不过一个羘子,而杜雅琪在中间帮着舒心想要挣脱那胖子,两个年轻的瘦女人却不是这个不要脸的泼妇一般的胖女人对手。

  就在舒心的脸上险些要挨上张丽一耳光时,有人在旁大喊了一声:“住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听到吼声,围观的和打架的三个人都停止了动作,看向站在一旁的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们,为首一人相貌英俊,气质冷峻,如同一座真正的冰山一般,直直站在那里,目光看向舒心的时候,有些许不可置信,后似蕴含千言万语,他开口的第一句是:“舒心,真的是你!”

  那包含了离别后的各种辛酸与苦楚,对暗恋中的她深深思恋之情,全都在这句话里了。

  舒心因为这一句话也想起了什么,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每次自己最狼狈的时候,总要遇到这个人呢?

  上一次是她去讨半个月的工资,独自去了午夜精灵酒吧,差点儿被白生欺负,结果跑在半路上摔了一跤,样子极为狼狈,然后便遇到了他,那个一向待人做事冷漠如冰的学长,楚秦。

  五年的时光,仿佛只是在他的身上弹指一挥,并没有让他的气质和容貌发生多少改变,倒是越发的干练和沉稳。

  刚才喊住手的人,正是他旁边的助理,楚秦在确认这个被胖女人追打的可怜女人是舒心后,对一旁的助理吩咐:“把这位女士送去保卫组调查,看看她有什么问题,这位小姐请到我的办公室,我有话要讲。”

  “我有什么问题,你们带我去保安室做什么?我不过是在教训勾.引我老公的狐狸精,你们凭什么带我走!”

  一听说要把自己带到保安室去,张丽有些急了,不停地争辩道,但是没有人听她的争辩,只是一直对她说着请字,把她带走了。

  楚秦双手插兜,走到舒心的面前,缓缓伸出手来,替她把耳边散落的头发拨回耳后,柔声开口:“不如到我的办公室去坐会儿吧,我想你现在需要冷静一下。”

  “我没有什么好冷静的,只是没想到和学长这么久没见面,却让你看到这样的一幕,我……”舒心说不出话来,此刻她的心情既复杂又难过。

  一旁的杜雅琪拍了拍她的背,轻声的安慰:“亲爱的,别这样,没事了啊,不如就去他的办公室先待会儿吧。”

  围观的群众则不明真相,还在对舒心指指点点,而一旁穿制服的保安队长却对那些围观的人道:“刚才那位被带到保安室的女士可能涉嫌偷盗我们商场珠宝专柜的翡翠项链,我们正调查此事,请大家不要误会我们带走她的原因,也请大家引以为戒,管好自己的财物。”

  舒心听了这个话,大吃一惊,不由看向一旁的楚秦,而楚秦给她一个微笑:“舒心,你可能被别人利用也说不定,走吧,去我的办公室。”

  这下舒心真是没话说了,而议论此事的人们更加热闹起来:“真想不到啊,贼喊捉贼,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就是就是,还以为是原配遇到小三才打了起来,没想到竟然是小偷耍花招。”

  舒心和杜雅琪跟着楚秦去了商场六楼的总经理办公室,到这时舒心才知道,楚秦刚刚回国不久,现在担任楚家旗下的珠光大厦的总经理。

  没想到今天会和舒心偶遇,还替她解了围,而张丽又是怎么回事呢?

  “学长,那个女人真的偷了东西?”

  “如果没有错,应该是。”

  真是想不到,教授夫人竟然偷东西!

  三个人坐在楚秦宽大明朗的办公室内,喝着咖啡,吹着冷气,很快的便有人在外面敲门,楚秦让来人进来。

  一身保安制服的保安队长来到办公室后,一脸凝重地对楚秦道:“总经理,那位女士身上搜不到赃物,她正在那儿跟我们吵闹,扬言要告我们,说我们诬赖她。”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楚秦吩咐保安队长离去,舒心和杜雅琪还是没有明白事情来龙去脉是怎么回事。

  楚秦姿势优雅地喝了一口自己的咖啡,将杯子重新放回水晶茶几桌面上,后背靠沙发背,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看着舒心道:“舒心,刚才那位和你发生争执的女士你认识?”

  舒心被问到和张丽的关系,让她想起了三年前尴尬的往事,如果自己现在去否定一切,只会让自己更加变得愚蠢可笑,所以她只能默默点头。

  一旁的杜雅琪也关切的问:“舒心,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说你勾.引了她老公是真的吗?”

  “这件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舒心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她真的不想去回忆三年前那不堪的一幕,那只会让她再次回想起弟弟惨死的模样,到死都不曾合眼!

  一旁的楚秦见舒心如此,打消了追问的念头:“好啦,舒心,以前的事就不用再提了,现在是要解决今天这件事。”

  他的话阻止杜雅琪再继续问下去,顿了顿,才又对舒心道:“不管你和那位女士有什么恩怨,接下来还要请你配合跟我去保安室一趟,我会让那位女士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你介意吗?”

  舒心听到楚秦这么说,有些捉摸不透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想去面对她也没关系,把你身上背的包借我用一下,我一个人去保安室,你们在这儿等我就好。”

  “学长,你的意思是……”舒心似乎明白了什么。

  “恩,你愿意下去吗?”

  “好,我跟你一起去。”舒心不再说什么,神情坚定地站了起来,准备跟楚秦一起到保安室。

  一旁的杜雅琪听两个人说了半天话,愣是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不由也站起来茫然道:“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啊?”

  “雅琪对不起,今天恐怕不能陪你了,改天还是让周伟和你一起来吧,他是准新郎,你们两人挑的话会更好一些。”

  “那好吧,可是舒心,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还是我陪在你身边吧,免得那个胖女人动起手来或者骂你什么的,你一个人势单力薄。”

  舒心想了想,没有反对,杜雅琪一向比她嘴巴厉害,有她在自己确实不容易吃亏。

  楚秦也没有反对,于是三人一前一后乘坐电梯去了二楼商场拐角的一处房间,那里正是保安室。

  胖女人张丽被带到这里来后,气焰仍然嚣张,并且大吵大闹:“我告诉你们,你们拿不出我偷东西的证据来,你们就是诬陷,我会告你们!我老公可是本城有名的律师,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们到时候要赔我名誉损失,精神损失费,我会一一找你们讨回来的,我还要让报社的记者来采访,你们是怎样怀疑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的,让你们以后都没办法做生意!“

  张丽跳着脚在那儿骂着,完全不把一干保安放在眼里,直到楚秦和舒心他们进了保安室,她还在那儿叫骂着。

  楚秦一来,冷冷开口:“说够了没有?”

  一句话不轻不重,但在别人耳朵里听来却是极有份量,张丽一转身看到一身清冷的楚秦,也被男子身上的孤高吓了一跳,一下子安静下来不闹了。

  或者该说,她被楚秦的气场给震到。

  但是很快,张丽的目光就看向了楚秦身后的舒心,那一张胖脸立马变了颜色,一副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的可怕模样:

  “好啊,舒心,你还敢来这儿啊,刚才没打着你,现在你是想要来领教老娘的巴掌是不是?”

  舒心并不畏惧张丽,她也只是沉声的说:“张丽女士,请你放尊重一点,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