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38章 你个臭不要脸的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81 2017-08-15 00:00:00

  虽然她并不反对同志之爱,不过怎么都觉得有些让人不可思议,更何况陈东看起来是浓眉大眼那种长相,怎么会是玻璃呢?

  “舒小姐,这下你是不是彻底放心了?”陈东笑得牙齿白白道。

  “好吧,看在你诚心要租房子的份上,就先试试吧,这是租房合同,你先看看,如果没问题就先签个字,这是另一份关于合租需要的注意事项,也请签个字。”

  舒心将两份书面合约递给陈东,让他过目,虽然条目列的很详细,连晚上几点钟回来都有严格规定,但陈东还是都答应了下来。

  “你们女人就是细心,什么都要考虑到,也不嫌麻烦。”

  “那么请问陈东先生,和你的爱人在一起的时候,你是充当的什么角色呢?是男人,还是女人?”

  舒心不由反讽道,而陈东也不介意,只是讪讪笑道:“可男可女。”

  那也就是说可攻可受,舒心不是腐女,她永远不会知道男男之爱的美好,所以她只能撇撇嘴,收下了那份陈东签过字的合约,而陈东也保留了一份儿,说好是过两天就搬进来住。

  但根本不是什么过两天,当天晚上,陈东就请人把他的东西全都堆到了杜雅琪搬走的那间房,然后锁好门就离开了。

  舒心则在另一间房看他忙了半天,也没见他整理房间,只见他把东西全部搬进去后自己则挎着一个黑色的牛皮包要往外走,经过舒心时他道:“我要去外地出差三天,所以先把东西搬过来,三天后我们再见吧。”

  “你这样就是去出差?”

  舒心对陈东也不拿一点儿行李就去出差感到十分诧异。

  “我不是女人,不需要那么麻烦,换洗衣服也可以用酒店的嘛。”陈东说完,不再跟舒心废话,便自顾开了门离去。

  舒心目送他离开,一时还是不能回神,他这就算是和她一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好像是那么回事,可舒心还是有些后悔和一个玻璃住同一个房间,两个人只讨论了不能带女人回来鬼混的问题,却没有考虑他是个玻璃,有可能带男人回来过夜的问题。

  万一哪天自己回来,这房子里面传出来的是两个男人哼哼哈哈的声音,那该是让人感觉多么——糟心的事啊!

  舒心真的有些后悔了,可是陈东早已不见了人影,就算是要跟他中止合约也不太可能了。

  这一天天气清朗,和杜雅琪约好陪她去买结婚用的东西,诸如床上用品,结婚礼服什么的,看到和自己一起的室友要结婚了,舒心由衷地替她高兴。

  “舒心,其实王伟泽真的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他啊?”

  杜雅琪听舒心提到过自己的那些追求者,就觉得王伟泽还不错,算比较靠谱,但舒心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仿佛不愿意跟任何男人有来往一般,弄得杜雅琪都有些瞎紧张:“你是不是喜欢女人啊?”

  舒心被她防备的眼神弄得哭笑不得,不得不表明自己的性向:“你放心好了,绝对的异性恋者。”

  “那为什么要拒绝别人的追求?”

  提到爱情,总觉得很伤感,舒心拒绝去回忆过去,她在男人那所受的伤害,她在皇家一号做陪酒女郎的事情都被舒心牢牢地封存在记忆中,仿佛一辈子都不愿意被人提起。

  她觉得像她这样有过污点的女人是不配得到幸福的,更何况,她的潜意识里抗拒着所有的男人,因为他们都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他。

  而他终于出现时,他们已早已物是人非。

  两个人来到本市著名的珠光商厦,准备在这里的床上用品专柜去看看。

  杜雅琪说:“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儿,选结婚用的东西当然要选最好的,贵一点儿也无所谓。”

  舒心则笑道:“当然,我今天可是专程陪你来逛的。”

  “对了,你们公司那个财务总监还在找你的麻烦没?”两人正乘坐扶手电梯朝商场的三楼走去,杜雅琪曾经听舒心提到过黎浩南,况且她脚崴到的那天,杜雅琪的电话是黎浩南接的,事后她有问过舒心接电话的人是谁。

  听了杜雅琪的问话,舒心低头沉默,表情有些黯然,这倒让杜雅琪更加怀疑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刚想再追问的,舒心却笑得勉强道:“也没什么,他其实就是我的上司,那天刚好碰上,那个Eric其实是他弟弟。”

  舒心甚至在想,人生就是这么奇怪,她的弟弟那年死于肾衰竭,之前从没有听黎浩南说过他有个弟弟,而现在,他竟然冒出个弟弟出来,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看长相,两个人并不十分像,气质更是南辕北辙,很难让人联想到他们是兄弟。

  就在舒心和杜雅琪继续乘电梯往上行时,因为手上拿着东西,杜雅琪突然用肩膀拱拱舒心并对她:“诶,旁边那电梯上的男子一直在盯着你看,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啊?”

  “什么?”舒心并没有在意什么旁边的电梯,听杜雅琪这么一提醒,不由把目光看向旁边的下行电梯。

  果然,在下行电梯上有一群人,他们个个西装革履,做白领精英的打扮,而这一群人中的一名男子,气质卓而不群,一张英俊帅气的年轻脸孔上,那双波澜不惊的眼正一直看着上行的舒心她们。

  当他的目光与舒心的目光相遇时,那一泓波澜不惊却似掀起了涛天巨浪,男子的口型似在唤她:“舒心。”

  但电梯已将两人的距离远远地隔离开来,舒心在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孔时,一时没有想起那是谁来。

  她的怔然被杜雅琪尽收眼底,忽而调侃她:“舒心,你那玻璃室友说的没错,你果然长得十分危险,就是这样的公共电梯上,也可能会出现你的仰慕者,我猜一会儿那个一直注视你的男子一定会乘电梯上来,然后问你要电话号码的。“

  杜雅琪拿舒心开涮,令她感到十分尴尬。

  室友陈东的话是舒心告诉她的,并且抱怨杜雅琪的不厚道,就是因为她的中途离开,害得她找了这么一个极品室友。

  但杜雅琪却劝她道:“舒心,要真是个玻璃室友,对你来说可就比找个异性恋的男室友要安全许多,至少你不用担心他半夜来敲你的门对你进行不必要的骚扰。”

  听了杜雅琪的话,舒心勉强接受,好吧,跟玻璃做室友也就只剩这一点好处了。

  而此时杜雅琪开自己的玩笑,又提到陈东,不得不让舒心觉得尴尬,并且惩罚似的拍着杜雅琪道:“你别瞎说,我哪有他说的那么危险。”

  两个人笑闹着朝床上用口专柜走去,珠光商场三楼,是一片床上用品的集中销售点,这里摆放着无数各式各样的床上用品,不管是纯色的,还是带花的,棉质的,丝质的,还是新式面料的,真是应有尽有。

  看到那些花式各异,却有着各自特点的床上用品,真是让人觉得爱不释手,有种让人挑花眼的感觉,而价格更是从几百到上万元不等。

  舒心看着杜雅琪,不禁替她担心道:“你想好没?要买什么样儿的呢?”

  杜雅琪看着那么多漂亮的,带着家的温馨感的床上用品,很无奈:“挑呗,咱们货比三家,总能挑到最好的,价格最实惠的。”

  “好。”两个干劲十足的姑娘真的一家一家逛了起来,虽然说结婚是喜事,通常选择结婚用的都是红色,不过杜雅琪却说,西式婚礼不是以白色象征纯洁为主吗?其实我们也可以这么做。

  于是杜雅琪锁定选白色,接下来就是款式和花纹。

  还别说,竟然真的有她想要的白色床上用品,那种纯净的白色,是如同天上的白云一样的颜色,铺在床上也很漂亮,并不比红色看起来俗。

  不过价格上就还有待商量,因为她们看中的那个叫罗曼蒂克的牌子,白色六件套竟然要一万多,这个价格对杜雅琪这样的工薪阶层实在是高了点。

  两个人决定去别家再逛逛,反正都在同一楼层,不用担心比较好价格不能回头去买。

  就在两个人专注选床单的时候,舒心也没太注意旁边经过的其他人,冷不丁就和一个人撞在了一起。

  这本是一件小事,人与人擦肩而过时难免会碰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舒心却没有想到,这一撞也能撞出马蜂窝来。

  和她相撞的女人体型偏羘,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那人见舒心没跟自己道歉,直接将舒心的身体扳过来,一个大嘴巴子就要扇过来,舒心下意识的躲了。

  只见那女人便骂骂咧咧没涵养的开口:“你个臭不要脸的,撞了老娘竟然敢连对不起都不说!”

  舒心有点莫名其妙,而旁边的杜雅琪却见不得她受气,马上推了把那胖女人,冲她大吼:“你哪儿来的野蛮人?怎么动手就打人?”

  胖女人也不去理会杜雅琪的推搡,只是冲舒心道:“我打她怎么了?这个马蚤狐狸,还真是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不知道现在又是傍到哪个大款了呢?瞧你那寒酸样,是不是真出去卖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