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37章 因为…我喜欢女人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65 2017-08-14 00:00:00

  总之舒心收到一大堆无聊电话,气得嘴都歪了,觉得在网上挂合租信息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她立即撤下了自己的那条合租信息,决定还是用最传统的方式找合租人,那就是起草一份合租广告,再复印几十份,四处张贴,这样也可以让人知道她要找合租。

  这么一想,她就开始动笔写广告,并且拿去小区附近的复印店复印了几十份,再自己跑到各处去张贴。

  这个办法虽然很笨,不过总好过被各种无聊人士打扰。

  将复印好的广告糊上墙后,舒心满意地看了看,觉得自己手写的字还不错,自我欣赏了会儿便离开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在贴,后脚很快就有人在清理这些贴在墙上的小广告,并且很不厚道道:“这些人都什么素质,老爱乱张贴广告。”

  一家布置装潢典雅的茶楼内,背景音乐是传统的古琴奏乐,琴声袅袅,营造出安静祥和的气氛,茶楼内多以实木家具和装修为主,似要还原古代茶楼的味道,连服务生都带着古代店小二的感觉,而古琴演奏也是现场版的。

  只不过演奏者与茶室的客人用水晶帘子隔了开来。

  黎浩南一身深色的手工订制高档西服,衬出他高贵独特的气质跪坐在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身前一张木质小矮几,有身着汉服的女子正次气味香浓的清茶缓缓注入白玉瓷杯中,再端到他的面前,并且轻声说慢用。

  而黎浩南对面坐着的,是另一名西装男子,长相周正,眉目英俊,鼻梁高挺,眼神中透出某种钢硬,很有男子气。

  男子头发剪得很短,是快要贴着头皮的那种寸头,不过配上他方正的脸型,倒也相得意彰。

  待女服务生为两个人掺好茶,男子才很礼道:“你可以下去了,我们自己来就好。”

  女服务生便退出了房间,只余两个人单独说话。

  房间内飘着淡雅的茶香,配合干净整洁的室内环境还有那古琴的优雅之音,气氛刚刚好。

  黎浩南喝了一口茶,轻轻放下茶杯,抬起头看向对面没有说话的男子,两个人的表情都很漠然。

  “如果你不想回去,我会尊重你的意思。”

  寸头男先开口道,他看向黎浩南的目光无波无澜。

  “那就谢谢大哥的大度和支持了。”黎浩南也礼貌的道谢。

  对黎浩东来讲,黎浩南的存在仿佛是天外来客,他从小到大和妹妹一起长大,直到他十五岁的时候,偶然一次偷听爸爸和人打电话,才知道他在外面竟然还有一个儿子。

  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儿子进门的时候,还把爸爸在外面生的另一个儿子也带了回来,告诉他这一切的不是黎启原,而是家里的老管家。

  老管家是看着黎浩东长大的,所以什么事都会跟他讲,说到父亲这两个儿子,老管家更唏嘘:“你都不知道老爷有多喜欢二少爷,可是对三少爷就太……”

  刻薄二字没有说出口,不过同为私生子却有截然相反的态度,这倒是让管家和下人们都有些疑惑不解。

  黎浩东却是不动声色的,对他来讲,他也只是父亲的儿子之一,不是唯一,父亲的行为他无权置喙,他只有沉默而已。

  这也是他一贯给人的感觉,沉默是金。

  和黎浩南的见面机会不多,他先一步回国,接替黎启原掌舵黎氏企业,带领企业向更高更宽的领域发展,继续开拓海外市场,将投资领域扩大,使黎氏的企业王国立于商界的不败之地。

  需要做的事很多,他不能一一去亲力亲为,如果有好帮手就是再好不过,然而黎浩南回国后却只是选择在家里和家人吃过几次饭,然后就自己消失了。

  黎浩南的逃避只得由黎浩东自己上门来跟他对话了。

  “我已经把恒度的经营权拿到了手上,以后这家公司的财务总监和老板就由你一个人来做,怎么样?”

  听到这个话,黎浩南只是笑笑,他懂黎浩东的意思,恒度现在是黎家的产业,他就变相成为黎家的人,那么黎浩东要想让他做什么,他没有反对的理由,除非他离开恒度不干。

  这一招算是紧迫盯人了,黎浩南如果再次提出离开,就算公然跟黎家过不去,别说是黎浩东会找他的麻烦,恐怕黎家那两个长辈也不会放过他。

  黎浩南不怕黎启原会对自己怎么样,但他怕的是刘碧婷的眼泪攻势,还有黎军的失望眼神,这个爷爷对他似乎期望很高,但可惜他不能如他的愿进黎家的公司。

  黎家的人物关系较为复杂,与黎家有合作的还有黎浩东母亲的娘家人,他回去的那天就见到过黎浩东的舅舅,正和黎启原还有黎军在争执着什么,而刘碧婷则被要求回避。

  对此黎浩南更加坚定不愿意参与黎家企业的决心,他不想让人觉得,他这个私生子回黎家就是为了争夺原本属于黎浩东和他妹妹的财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陷入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两个人虽然名誉上是兄弟,但还没有达到推心置腹谈话的地步,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是各自喝茶,实在有些无趣。

  过了一会儿,黎浩东才没话找话道:“有空回去看看你妈妈吧,她一个人在黎家还是蛮孤单的。”

  “恩。”

  到此再无交流,黎浩东在江市只做短暂停留,黎氏什么时候收购的恒度,在此以前黎浩南一点儿风声也没有收到,而恒度就这样换了老板。

  当然,连财务总监都不知道的事情,那些手下的员工就更不知道。

  舒心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得到了同一办公室小钟的热切关注:“舒心,你总算是回来上班了,你不在的日子我很想你。”

  小钟卖萌道,并且不停地朝舒心放电。

  “恩,我也很想你。”舒心边收拾着自己办公桌上的文档数据报表,边言不由衷道。

  “知道吗?我们公司好像有新老板了,听说最近就要走马上任。”

  “什么意思?”

  舒心被这个消息吓到,不由停止了收桌子,坐在椅子上惊诧道。

  “就是换老板了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钟对舒心这么大的反应表示不屑。

  舒心也觉得自己的反应似乎过度了,不过她怎么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快要下班的时候,舒心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陈东,想要看看你说的合租房子,可以吗?”

  舒心听到电话人的声音和介绍,是个年轻男子,没有和男租客共处一室的经验让她有些犹豫,不过她最后还是答应了对方看房的要求。

  当天晚上六点半,舒心刚到家,那名叫陈东的男士也来了,他自我介绍是某医疗器械公司的推销员,平时的工作都在外面做推销,回来的时候并不多,所以不想租太大太贵的房子,两个人合租,租金便宜更好。

  舒心带他参观了杜雅琪搬走后留下的那半套房子,陈东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说自己愿意交两千租金做预付款,过几天就搬进来。

  舒心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犹豫,常言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陈东一米八不到的个头,年龄是二十六岁,他把身份证给舒心看过,是江市附近农村的人,据他说是在江市某医学院毕业,然后便找了这份工作。

  “舒小姐,大概你还有些顾虑,觉得男女合租是不是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如果你是怀疑我的人品,你大可放心,你也可以去我读过的学校核实我信息,绝不掺假。

  我家就在江市郊区农村,我从小无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更不会和女人鬼混,也绝不会随便带女人回出租屋过夜,你真不用怕跟我合租。”

  听陈东的话,舒心憋笑憋到内伤,觉得这个人说话真是太逗了,他这哪是来找合租的,简直就像是找婚姻介绍所一般,把自己的底倒是交了个彻底。

  交完了底,陈东又把舒心给上下打量了一番,漂亮的单身白领,长得是不错,他不禁皱眉道:“舒小姐,你不觉得你自己倒是有点问题吗?”

  “我?!”舒心被陈东上下打量的眼神弄得有些不自在,听他这么一说,更觉得莫名其妙:“我哪里不对了?”

  “你不觉得自己长得太危险了吗?”

  “我的长相……危险?”舒心再次惊诧,这个男人到底想说什么。

  “恕我直言,舒小姐是属于那种男人看了都想拥有的女人,很漂亮,就显得有些危险,所以你一定要找安全可靠的男人做合租室友,你要是找别人,恐怕还真不行,估计他们都会对你有非分之想。”

  陈东边说,边扁扁嘴,以示强调自己说话的真实度。

  舒心这回是真被他弄得哭笑不得,说自己长得危险,是个男人都想把她吃掉,是这个意思吧,难道他不是男人吗?

  他的话令舒心对他有了些戒备。

  “你还真不用防我,因为我……不喜欢女人。”

  陈东最后在舒心的耳朵边说出这几个字来,令舒心魂飞天外,搞了半天,这个男人竟然是玻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