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第36章 我没有被你开除?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公子卿 3092 2017-08-13 12:00:47

  回忆里他们便是这样认识的,听起来很是可笑,缘分却就是这样莫名其妙,不过舒心却很清楚的知道,那段记忆固然美好,但也痛苦。

  黎浩北那晚在舒心的门边待了好一会儿,本想听听舒心讲讲她和自己的二哥黎浩南之间的恩怨,但舒心却不愿意再提起往事。

  黎浩北怕自己被狗仔们偷拍,给舒心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最后还是离开。

  舒心那晚几乎一夜未眠,回忆曾经和黎浩南相识相知相恋到最后分手的过程,她不禁泪流满面。

  至始至终,黎浩南都没有对不起自己的时候,是她伤他太深,让他感觉自己受了极大的侮辱,很没有面子,所以他会在和她重逢时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她,刁难她。

  这些她能接受,只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看到他现在意气风发的样子,她的心就痛到无法呼吸。

  她想,他们是曾经是爱错的人,以后都不要再相遇才是最好,所以离开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想到这里,舒心便在天亮的时候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打算收拾好以后就去火车站,随便买一张去往别处的票,走到哪儿算哪儿。

  现在她已经是一个人了,了无牵挂。

  在这个城市出生长大,和自己的亲人相伴分离,有太多的回忆在这个城市,甚至整个大学期间都是在这里,真的是——够了!

  舒心将自己所穿的衣物收拾在一个大箱子里,觉得人已经很累了,便一屁股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

  外面照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她想把窗帘拉上,却在走到窗前的时候,看到了那辆停放在小区门口不远的那辆冰蓝色小轿车。

  熟悉的车身立刻让舒心联想到了那是黎浩南的车,心像是被重锤击打了般,差点儿骤停下来,连冷汗也跟着布满额头。

  舒心生怕车子的主人发现自己,赶紧躲到了窗帘背后,想这样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他是看不到自己的。

  事实上,黎浩南也不可能看得到舒心,他还没有那样远距离的透视眼。

  舒心只是本能地在逃避跟黎浩南有关的一切,不想和他再有任何关系。

  她躲在窗帘后面,想等到黎浩南的车离开后自己再走。

  就在这样漫长难熬的等待中,舒心慢慢想通了一个道理,为什么是她离开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了任何联系,她为什么还要逃避他?就算是心中还爱着,也不该用逃避的方式,更何况,离开这里,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很快找到落脚地和工作,如果不能,岂不是比现在还惨?

  想通了这个道理,舒心来到床边,将旅行箱里面的东西又一一拿出来放回原来的位置,她决定赖在这里不走,不管黎浩南要怎样刁难自己。

  整理东西的时候,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舒心一看上面的号码并不认识,但因为电话一直在执着地响着,想来不是什么骚扰电话,所以舒心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你在家里做什么?”

  对方的声音冷得如同可以掉冰渣子质问的语气让舒心拧了拧眉,好像她就该等在那儿专门等他的电话一般,一旦动作稍嫌慢,就会遭到质疑和盘问。

  “我怎么知道是黎大总监要找我呢?不好意思怠慢了你老人家。”

  舒心出口讥讽,奇怪,刚才还因为看到他的车而心跳骤停,这会儿却因为这个电话,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还有胆子跟他抬杠了。

  “非得跟我这样说话吗?”

  “那你希望我跟你怎么说话?我不是你的小蜜,我不需要讨好你,我也不再是你的员工,就更不需要讨好你了,不是吗,黎总监?”

  舒心继续阴阳怪气道,她就不信他敢把自己怎么样,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现在可是一无所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她也无所谓了。

  “你赶紧给我下来,我要在五分钟内见到你。”对方又发出了命令式的口令,但舒心也打算顽抗到底。

  “呵呵,黎总监,你想玩儿整人的游戏,还是另外找人吧,姑奶奶我不奉陪。”

  舒心说完,很有骨气地挂掉了电话,把触屏手机狠狠摔在了床上,并且双手叉腰生气的对着手机道:“哼,以为自己是神吗?我们都要膜拜你。”

  能和现在的黎浩南斗斗嘴也真是奇乐无穷,舒心突然就觉得心情大好起来,哼着歌去厨房的冰箱看了看还有什么吃的,找来找去只找到一颗鲜红的西红柿。

  她只能将就将就,把这颗西红柿当早饭吃了。

  就在她满嘴沾着西红柿的汁液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欢快的铃声,屏幕上闪烁的电话号码正是刚才黎浩南打过的那个电话。

  车边的黎浩南脸色铁青,他真是想不到这个伤人如此深的女人还敢理直气壮的挂自己的电话,他是不是该让她付出点什么代价?

  而此时,每个路过的姑娘大妈们都会被他那辆漂亮的保时捷深深吸引眼球,更会被他俊朗的外表迷得发出一声大大的哇声,但是在看到他那怒意勃发的脸时都会吓了一跳,美男美是美,就是这怒气也够旺的,很容易就把旁边的人给灼伤,所以还是敬而远之。

  于是姑娘大妈们都会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羡慕那个和美男通话的女子,一边绕道而行,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黎浩南的火气给烧到。

  舒心实在被黎浩南执着打电话的精神给打败,不得不再次接起,心中那句有话快讲,有屁快放的粗话是不敢讲出口的,她把它直接改成了有话快讲,有道理也请快说。

  多么文雅,不是放屁,是讲道理。

  “我没什么道理可讲,我现在开始计时,你不许挂电话,不许不听,如果你不能在五分钟内跑到我面前,你就真不用来上班了。”

  “什么?!”

  舒心被他这话弄得连心也开始忽高忽低起来,紧接着追问:“你是说,我没有被你开除吗?”

  她可以继续靠当小会计混饭吃了?

  舒心还没有高兴地太早,电话里面已经传来了黎浩南数数的声音:“一,二,三……”

  “你数慢点,我还没有开始呢。”

  舒心一只手拿着手机,奔到房门口,双脚一边一蹬,将脚上的拖鞋蹬得不见了身影,然后套上一双平时爬山用的平底鞋,直奔房门口,五层楼的高度,没有现成的电梯,只能跑楼梯了。

  从楼梯口到小区门口还有一片绿化带,这时间加起来也不知道五分钟够不够,这个黎浩南简直就是在折磨人嘛。

  可舒心顾不了那么多,为了好不容易来的工作,她真是拼了。

  等到舒心跑到黎浩南的那辆冰蓝色小轿车前时,整个人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只手搭在车身上,身体前俯着,不停地喘着粗气,那样子真是狼狈极了。

  她的头发一直是长长的直发,没有做过任何人工的卷曲和装饰,是三年前他最爱的模样。

  此刻的她喘息不止,娇俏的小脸因为奔跑变得红扑扑的,被上午的阳光一照,看起来就越发的美丽动人。

  不可否认的,舒心是美丽的,她的长相对男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即使曾经的她那样深深地伤害过他,但黎浩南还是轻易地被她迷惑。

  此刻看着她因为过度奔跑而累得喘息不止,额头上竟然有了些许汗珠,黎浩南的心底划过一丝不忍,语气也跟着缓和下来:“算你过关了,下次记得不许再挂我电话,否则有你好看。”

  “黎总监,你就是专门来测试我的奔跑能力的?你不觉得自己有些无聊吗?”

  “随你怎么想都好,我给你的假期是两天,今天才是第二天,好好休假吧,明天记得准时上班。”

  黎浩南说完,嘴角有一抹不易觉察的笑,然后上车发动走人,几乎是一气呵成。

  舒心站在原地,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气得想要破口大骂。

  她以为他把自己叫下楼一定是有什么重要指示,结果他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只告诉她假期还没有到,她可以继续休假,还威胁以后不许挂他的电话,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

  舒心把黎浩南的祖宗十八代在心里默默都问候了个遍,故人相见,她也是很礼貌的,而后才悻悻拖着微微疲软的步子朝回家的路上走去,前天崴到脚微微有疼痛感,不过还能忍。

  回去以后,舒心就做了一件事,她在电子文档里起草了一份求合租信息,明确写明自己现在所住这套房子的大小,合租的条件及租金,并提到了面试的要求,把它挂到同城网上,然后静等下文。

  原以为现在要找合租伙伴并不容易,但是舒心错了,她把合租信息刚挂上去没多久,她的手机就响起了,自此她的手机几乎打爆,不一会儿手机就被弄得没电了。

  原因是,她的合租条约上写了一句话,美女一枚,求合租室友,条件……电话********,这样的合租信息挂出去,打电话来的就是花样百出的,有男的问:“美女,可以果聊吗?”

  又有无聊人士问:“美女,陪上船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