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闲情臆想

第二十二章网王4

闲情臆想 失又得意的猫 2063 2017-11-12 18:16:43

  清早,我们和我们的网球正选们一起晨跑,白石藏之介还关心我今天比试会不会紧张,我摇头,表示不会,好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他给我来了记摸头杀,微笑宠溺地对着我说“加油!”于是我很没出息沉溺在美色中,冲动诱惑挡不住啊!晨练完回宿舍洗澡换完衣服时,满脑子还是他那宠溺的一笑,呼!

  我和我音乐社的社员演奏了一首欢快的《SUMMER》《克罗地亚狂想曲》等几首曲子,芥川慈一郎他们演奏了《Tassel》《月光の云海》等,意境,指法等与我们同样不分上下,感觉给在场的同学们演奏了一场听的盛宴。完美!

  这场切磋自然也是平分秋色的,直到结束后很久我脑海里还在回放着他们所演奏的曲子,真的很棒!我趁着这股子后劲,向白石藏之介表白了,结果被白石藏之介呵斥了。他说了毕竟我们是来交流学习的,不能儿女情长的。是我失误了,知道他那么强的集体荣誉感及责任感,还在这关键时候表白来让他分心,唉!活该被拒绝,不懂得看时机,看脸色,我自我鄙视中。

  在宿舍中的女生知道我被拒绝了,有幸灾乐祸的,有担心的,有觉得理所当然的,田香觉得我被拒绝了,也无所谓,很正常的事。她说白石是一个很努力,很自律的人,现在又是交流学习,又是全国大赛的,还说我没脑子。我失恋了,被拒绝了还要被骂,求安慰!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一个人待一会儿,于是我跑出宿舍,一个人随意溜达,结果来到了篮球场。

  我就坐在场外的椅子上认真地看着他们打球,挥洒着汗水。看着那个1米95的大个来了一记大灌篮,我觉得那动作太帅了,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结果他们都回头看着我,我嘿嘿哈哈地华丽丽地溜了。

  我坐到树荫下,把随身携带的速写本拿出来,行云流水般的画下了刚刚那个大灌篮的身影。画完我还意犹未尽地观赏着,也模仿着他灌篮的手势,自己还傻乎乎的笑着。一不小心瞄到正主在不远处,手上貌似拿的是我刚刚买的点心和饮料。心情不好时来点甜的会让自己的心满血复活哦!

  我不好意思的朝他走过去,通红着脸,低着头轻轻地说“对不起,打扰你们打篮球,还让你送东西过来。”

  他把东西递给我,说“你是四天宝寺的交流生,今天的演奏我去看了,很好听。”

  “谢谢夸奖!”我说。“你刚刚在画什么?可以给我看吗?”他说完,很期待地看着我,我犹豫了以后还是把速写本递给他,他没接过去,反而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刚刚画的在哪一页?还是这本你都让我随意看?”听他这样说,我很不好意思地翻到了刚刚描绘他灌篮的那一页。

  我低着头,悄悄地抬眼看着他的反应,他认真地看了我画中的他,貌似很满意,说,“动作很标准,我批准你收藏了。哈哈”我汗-_-||然后还要请我去观赛,当啦啦队。

  今天是他们和别的学校打区赛,约摸着也是为男子篮球全国大赛准备着。观看网球赛时,大家都是安静的看着,偶尔讨论着,除了一局终才能大声欢呼外,其余时间为了不影响参赛选手的状态基本不呼喊口号。但看篮球不一样,进一球就能大声欢呼,碰到犯规的还可以嘘他,特别是那一球进得比较惊险时,那真的感觉心都纠结了起来。整场比赛欢呼下来,被白石拒绝后郁结的心情得到了舒缓。因为他们赢了比赛后要去庆祝一下,我于是谢绝了白木蓝野的相送,一个人开心的乘坐轻轨回了冰帝交流生宿舍。

  田香见到我回来,连忙抱住我,“对不起,我刚刚不能那样说你,应该安慰你的。对不起。”我拍了拍她的背,用欢呼过度而嘶哑的嗓音说“没关系。”她以为我是哭成这样的,更自责了。连忙准备水和喉片什么的?!无微不至啊!

  为了避免尴尬,她很体贴地不让我去看他们的网球比赛,我觉得不好,也不团结。于是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低着头不说话,要么看着看着眼神就开始放空。以至于比赛下来,谁与谁的对决我都不知道。结果就更不知道了。

  在去食堂的时候又碰见了白木蓝野和他的队友们,没想到他给我送了喉糖,还有点心。我觉得不好意思不想收下,他直接一把塞到我手上,顺便还摸了摸我的头,个高了不起啊!在我心里默默吐槽时,他也收回手,说“以后来东京找我,记住了吗?云玲子。”忘记说了,他的眼睛是那种淡褐色的桃花眼,他看着你时,真的有种感觉全神在深情地注视着我,让我感觉要沉溺其中。于是我默默地点了点头,他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他顺手拿走了我绑在头上的发绳,随手套在他的手腕上,他还在我蒙圈时给我带上了他同款的护腕。我呆呆地看着我手上的护腕,又看看远去的他,满脑子地这是什么剧情?怎么回事?连田香问我这件事,我都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她见我这般模样,只能拆开问题问我。

  “云玲子,你昨天下午出去,是和他在一起?”我回想了一下,点头。

  “你的嗓子变成这样子,也是因为他。”看他打篮球喊的,算是因为他吧!我点头。

  “你和他去了哪里?”看她那怀疑我做了坏事的眼神,我连忙用嘶哑的声音说“我昨天去看了他打篮球比赛。当拉拉队,喊的。”在她那犀利的眼神中我默默地低下头。“你行啊!和一个陌生的男生就能去看比赛,喊加油,越来越长本事了。”她一直碎碎念碎碎念,说我不注意自身安全,轻易相信他人。等等唉!比我妈还能念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都被他在念叨着。我把点心分了一半给她,才消停,世界安静了。只是总感觉到似有似无的杀气,我向四周看了看,又没发现什么。是我想多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