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跖天下

第五章 夜幕降临(2)

凤跖天下 沉默尘 2901 2017-11-03 07:56:23

  向这边赶来的墨鸦和白凤没有发现刻意躲避他们的蓝隼,等他们回到柳家兄弟住处时,看到的便是打斗之后的一片狼藉。不远处是绯燕的尸体以及苦苦支撑不想倒下的柳乘风。

  墨鸦心中惊讶:居然是柳乘风输了?蓝隼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他又去哪里了?

  “柳大哥。”白凤跑过去,扶住他。

  “快,快,云,云儿,救,救他。”

  “柳乘云怎么了?”虽然他说的断断续续,但是白凤听懂了,柳乘云怕是有危险。

  柳乘风双眼快要闭上了,他现在就像做梦一般,整个人如同飘在云朵上。

  “风!”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柳乘风耳边,柳乘风还未睁开眼,便感觉自己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看到那人担心的样子,笑了。若清,你终于回来了!

  随后他便陷入了沉睡。

  “风?风,醒醒……”若清此时害怕极了,都怪自己,你不可以有事,不可以。

  墨鸦在心中为若清的实力震惊之后,始终没有想明白,蓝隼是如何将柳乘风打败的。看柳乘风的样子,不像中毒了,反而像睡着了。难道,是蓝隼曾经说过的他研发的新药吗?

  突然他看到若清抬起头,冰冷的目光如一把利剑刺向他。他只感觉到人影一闪,那人就到了他的面前,他感觉自己无处遁形,整个人都处在了他的压迫之中。

  “给你一个活下来的机会。”他现在恨不得杀了他,但是这样也许就真的救不了乘风了。

  这个男人很强大,足可以与将军比肩。墨鸦心想。

  “来你来之前他曾和蓝隼比试过,但是现在……他不见了。”

  柳乘风皱皱眉。墨鸦接着说道:“蓝隼是用毒的高手,他曾和我提及过他研发的一种新药,名叫'安魂曲',中毒之人如同进入睡梦,然后在梦中死去。”

  “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更担心那个小孩子。”墨鸦说道,看到若清变了色的脸,继续说道:“刚刚这个男人可说了,'救云儿'。”

  “呃!”墨鸦的脖子被若清掐在手中。

  若清的声音寒冷至极,“他在哪里?”

  “沿,河,南行,五里。”脖子上的压迫终于没有了,他半跪在地上咳嗽。

  若清从怀中拿出一块玉放在柳乘风怀中。墨鸦远远地就可以感受到那从玉中传来的温暖。难道是昆仑宝玉?

  “滚!”若清未回头地说道,然后抱起柳乘风飞身而去。

  “他已经顾不上你了。”墨鸦戏谑地对白凤说道。

  “他本就不欠我的。”

  墨鸦抬头看了看满空的星辰,对白凤说道:“走吧。”

  白凤却没有移动脚步:“柳大哥怎么了?”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如果说世界上有人可以解蓝隼的毒的话,那么一定是她。”

  “谁?”

  墨鸦笑笑:“一个你不知道的人。”

  ……

  柳乘云孤单地站在河边,愣愣地看着奔腾的河水。他突然有些不习惯那家伙以后不在了,明明他才和自己呆了一个月啊。那家伙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虽然自己并没有见过几个女人),人虽然冷冷冰冰的,但是也是一个很可爱很善良的人。他总是不声不响地把柴火劈好,把碗和桌椅弄得干干净净,每晚陪着自己做那些枯燥的功课,在自己练功弄得满身伤时替自己上药……

  别想了别想了。柳乘云摇摇头,想把这些甩出头去。以前没有他,自己和哥哥不也生活得好好的吗?大不了以后还是我劈柴,还是我刷碗擦桌子罢了。唉,不要难过了,他可是去追寻自己的梦想了呢,自己也得努力,可不能被他甩在后面。哼!

  柳乘云想通了,又恢复了以往乐观的模样。他转过身,准备回去了,哥哥现在应该把那两个坏人解决掉了。

  可是,等他一回头,却愣住了。明亮的月光将那人满头的白发照得如同撒上了一层神圣的圣光,在这清凉的夜晚熠熠生辉。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柳乘云看到蓝隼,愣住了。怎么回事,他不应该被哥哥解决掉了吗?

  蓝隼看到他的模样,勾起满脸恶趣味的笑,说道:“你在找谁啊,可爱的小孩?是你的哥哥吗?”

  柳乘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的哥哥啊,目前正在做着美梦呢。”

  “你把他怎么样了!”柳乘云冲着他吼道。哥哥,哥哥,不会的,哥哥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呃!”柳乘云闷哼一声,捂住被击到的肚子,跪到了地上。

  好快!

  “咳咳……”他把手伸进自己的口中,想把刚刚那人塞到他嘴中的东西抠出来。

  “唔!”蓝隼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

  “你的哥哥真的很厉害,我差一点死在他的手里。只可惜,他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呵呵呵呵……”

  柳乘云根本不相信:“你少在这里胡说。”他怒视他。

  “你们就是太天真,所以都败在了我的手里。你啊,信不信随你,因为,你马上就可以去和他团聚了。”

  “你给我喂了什么?”

  “断肠散。”蓝隼笑得极其好看,但这笑却是有毒的。

  “下去吧。”蓝隼走到河边,将他丢入汹涌的河中。一瞬间,柳乘云就不见了踪影。

  若清先将柳乘风安放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然后顺着河往南边飞来。他到河边,没有看到让他担忧的身影,却见到了一个满头白发,脸上戴着面具的人。

  那人回头,似乎是没有料到自己到来,微微惊讶了一下。

  “你是蓝隼。”若清说道。

  “你是谁?”蓝隼的确没想到这谷里居然还有一个人在,而且这人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

  “那孩子在哪里?”若清一步步向他走过来。

  蓝隼勾勾唇,手中慢慢运功,“他啊,他在……”他故意卖起了关子,等着那人向他走来。

  “啊!”蓝隼发出一声充满疼痛的叫声,更多的是不可思议:“你,你废了我!”他不敢相信,这人居然什么都不说就直接对自己动手。

  而且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让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他在哪里?”那人俯视着他,眼中是冰冷刺骨的杀意。蓝隼看着他,突然看到了将军的影子。他们有一样的眼神。

  蓝隼忍着被废了手筋和脚筋的痛,苍白着脸,说道:“我把他扔在了河里。”

  若清心中充满了怒气,他捏住他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提起来,与他对视:“他才十岁!”

  蓝隼虚弱地笑了笑:“那又如何?”

  若清用巧劲儿将他扔在地上,任凭他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他的面具掉落在地上,露出一张精美绝伦的脸。那张脸,丝毫不输给白凤,甚至有一种别往的美。

  若清却没有丝毫怜爱之情,他的温柔只给了柳乘风!

  “想不想知道我给那个男人下了什么毒?”蓝隼眼中露出疯狂,“那毒名为'安魂曲',普天之下只有镜湖山庄的端念有希望解毒,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呵呵呵……”端念,这可是我的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毒药,这毒,你解得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若清见他已经癫狂了,抽出佩剑,利落地给了他一剑。

  蓝隼倒下了,安静地闭上了眼,嘴边甚至带着些许微笑。

  若清走到河边,看着“黑色”翻滚不息的河水,心中充满了担忧。

  云儿,你绝对不能有事!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巧合;有时候,他就是如此让人措手不及。

  若清带着柳乘风去镜湖山庄找端念解毒,无果。柳乘风虽没有死在梦中,但却一直无法醒来。若清便带着柳乘风回到清风谷,一直守着他。

  柳乘云被墨家救起,因断肠散的侵蚀失去了所有记忆,从此改名盗跖。他身上唯一的东西只有一本《冲虚真经》。

  而白凤,跟随墨鸦到韩国后,经过层层选拔,进入了顶级组织夜幕。几年后,一个名为流沙的组织出现,后来他遇到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名弄玉。在她死后,他进入了流沙。

  后记:

  在柳乘云落入河后十年,流沙同帝国军队进攻墨家机关城。在那里他第一眼见到那个号称“盗王之王”的盗跖时就认出了他。但他早已忘了自己。

  不记得也好,是他害了他的哥哥,是他害了他。

  那时的盗跖,轻功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他又记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两人之间的承诺:我以后一定会成为绝顶的轻功高手,所有人都追不上。

  以后的天空,是属于谁的,还不能确定!

  而他们,都做到了。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