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跖天下

第四章 夜幕降临(1)

凤跖天下 沉默尘 6171 2017-11-01 17:53:44

  夜幕并不擅长阵法,但是绯燕却可以通过和植物之间的某种联系找到阵眼。

  清风谷的阵法就是被这样破解的。

  而此时正在朋友家喝茶的若清似是感应到什么,停下将要把茶杯递到口边的手,抬眸,远远地向清风谷望过来。这阵法是他布置的,他自是可以感知得到。

  “怎么了若清兄,可是茶不合口味?”见若清停止动作,若清的朋友问。

  若清收回目光,放下茶杯,起身对他的朋友行了一个礼,说道:“萧兄,今日我还有要事要办,就此告辞,茶改天再喝。”说完不等他回答就飞身出去,看起来很是匆忙。

  “哎……”萧兄还没有说话,若清已经不见了身影。

  若清兄可从未这样失态过啊。萧姓兄弟想。

  若清身形很快,只能看到残影。他此时心中万分担忧:可以破了他的阵法的人肯定是厉害角色,乘风不一定可以对付得过。

  柳家兄弟平时根本不会出谷,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白凤!当初第一眼他就看出了白凤的不同,而且对于面相他也颇有研究,后来经乘风所述,他现在可以肯定,那破阵之人是冲着白凤而来。

  但是即使他再快,回到清风谷最快也需要一天一夜。

  可恶,他为什么非要这时候来拜访什么朋友!若清心已经乱了,满满的担忧。他又加快了速度,向清风谷飞去。

  柳乘云和白凤回到住所,看到柳乘风此时正站在院中,怀抱他的爱琴——月华。

  “哥,发生了什么?”

  柳乘风回头,没有回答柳乘云,反而看向白凤:“看来,你的仇家找上门了。”

  柳乘云愣了愣,看向白凤。

  白凤一惊,说道:“不可能,他们都死了。”

  “和一个月前追你的人完全不同。”柳乘云将白凤救回来后,就出了一趟谷。他不知道白凤是如何穿过清风谷阵法进入清风谷的,他只知道他身上有秘密,留着他迟早要出事。他一向都是禁止云儿出谷的,但当他看到云儿对于白凤的到来是那么高兴时,他妥协了,让白凤做云儿的玩伴。大不了,有人找上门来打走就行了。清风谷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当他出谷找到那片几乎被血洗过的树林时,他觉察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那些人的尸体已经所剩无几了,估计被什么动物吃掉了。他真的很好奇,一个八岁的男孩,是如何杀死十几个成年男子的。明明和他相处时,他没有在他身上看出任何会武功的痕迹。

  白凤听了他的话,说:“我,我不知道,当时追我的只有一帮人。”

  “你可曾招惹过其他人?”

  “我曾被人贩子骗过,后来被一个富人买去,路上趁他不备逃走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人。”

  柳乘风略略思索,说道:“平常富人不会有这样的实力的。”

  难道自己在自己不知道情况下又招惹了其他人吗?

  呵,他就知道,自己是个灾星,自己是不应该留在这里的。白凤垂下头,头顶撒下一片阴霾,看不清他的表情。

  “白凤!”柳乘云走到他身边,把手放到他的肩膀上。

  白凤抬起头,看着柳乘风,眼神坚定道:“我不会连累你们的,我跟他们走。”

  “白凤!”柳乘云急道。

  白凤和柳乘风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汇,谁也不肯退缩。

  “他们来了。”柳乘风收回审视的目光,转过身去说道。

  白凤身体猛得绷紧。但他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扭过头看到他一直都冷漠以对的柳乘云正严肃地看着自己,眼中是如磐石般坚定不移的眼神。

  白凤被那眼神震撼到了。一瞬间觉得,自己,不亏来到这世上。

  “夜幕前来拜访。”远远地,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人未到,声先到。数息之间,三道身影飞速前来,踏叶无痕。

  来人两男一女。较年长一人白发如雪,一张银色面具遮住鼻子以上;较年幼一人墨发黑眸,眼角的纹路显得他魅惑至极;另一女子绿发碧眸,看似天真烂漫,但她眼底的阴霾和黑暗却无法逃过他的眼睛。

  “前来何事。”

  “我们无意冒犯,只是来寻找一个人,他恰巧便在你的谷中。”他示意性地看向白凤。

  白凤充满敌视地看着蓝隼,正当他下定决心自己走过去时,却听到柳乘风的话。

  “清风谷中人怎会与夜幕有瓜葛!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请回吧!”

  蓝隼轻笑:“谷主这是何必呢,我们只想将他带走,不会伤害他。”

  “夜幕又何必和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我和他同属一族,那我有没有资格带他走?”绯燕说道,绿色的眸子直直地看向柳乘风。

  听她这么一说,白凤才把目光看向她,发觉她的确有些眼熟。

  看到白凤看向自己,绯燕向他温柔地笑笑,说道:“白凤,你不认识绯燕姐姐了吗?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白凤仔细想了想,没有结果。但即使这样如何?她给他的感觉很不好,总感觉她整体很别扭。

  “我们同属栖梧族人,家族灭亡后多亏了姬无夜大人我才有了一个安身的地方。姐姐现在就是来接你的,和我走吧。”

  白凤显然对她的话万分的不相信,也不再去理她。

  绯燕见他不理自己,精美的脸蛋有一瞬间的扭曲。

  蓝隼看了一眼绯燕,勾勾唇,说道:“谷主是不打算把他交给我们了?”

  柳乘风的沉默显然就是默认。

  “呵呵,谷主,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蓝隼的手中缓缓出现一团黑色的气,“还请谷主不要怪我们啊,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说完,他身形一闪,向柳乘风方向掠去。

  “走!”柳乘风袖风扫向身后两人,推得他们向后退了十米,然后他迎向了蓝隼的一掌。

  “不!”白凤想往回跑,却被柳乘云一把拉住:“相信我哥哥。”

  但白凤哪里肯:“让我和他们走!”

  “不要给我哥哥添乱好吗!不要让我哥哥分心,放心,哥哥很厉害的。我们快走。”

  看到白凤还是不肯回头的倔强样子,柳乘云一把把白凤抗在肩头就跑。

  蓝隼勾起一抹嘲笑,对绯燕说:“把他带回来。”

  绯燕施展轻功,想要越过柳乘风,却没有想到被他轻而易举地挡下。蓝隼毒功配合着绯燕一起向柳乘风进攻,柳乘风席地而坐,把月华放在腿上,轻弹了一声,然后“咚”的一声,一道肉眼可见的声波向两人飞去。他的手在琴上轻抚,一串如泉水落山涧般美妙的音乐弹出,稍稍扰乱了一下两人的思绪,他们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险些被伤到。

  随后,柳乘风发起猛烈的攻击。他的手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无数的音波向两人攻击而去,两人施展轻功,鬼魅的身影躲开了他的攻击。

  墨鸦看准时机,飞速往柳乘风这边略过。柳乘风看出他的动机,方向一转攻向了他,墨鸦身体却突然变成无数只黑色的乌鸦,躲过柳乘风的防御过去了。

  柳乘风微微惊讶了一下。

  他想拦住墨鸦,但蓝隼与绯燕已经冲过来与他痴缠起来,柳乘风眼睁睁看着墨鸦飞身而去。

  清风谷三面环山,只有那一个出口,若想出谷就需要翻山。不过柳乘云却是知道另一个出口的,那就是他洗澡的那条河,通过山间的一条很隐秘、很曲折的路。他曾去过那边,但是山间的河水实在是太湍急了,他不敢游过去。

  柳乘云带着白凤沿着河向那条小路跑去。就在快要跑到那条路时,后面传来了乌鸦的叫声以及翅膀扑棱的声音,柳乘云回头一看:我的乖乖,身后居然有数百只乌鸦向他们飞来。

  它们就像凭空出现似的。

  柳乘云猛得加快了速度。

  白凤当然也看到,这景象是熟悉的,不就像那晚吗?只不过换了对象。

  “放下我吧,你自己可以逃走的。”

  回答他的是沉默。

  柳乘云毕竟只学习了不到半个月的轻功,跑了不一会儿就减下速度了。这时那些乌鸦也近了。

  “你快放下我!”白凤也是急了,趁柳乘云不注意,猛得动作。这次不止他,连柳乘云也摔到了地上。

  那些乌鸦马上就飞到了他们面前。

  当他们已经准备面对这些乌鸦的攻击时,却见那些乌鸦突然化作一团黑雾,然后又变成了一个黑发少年。

  两人都惊住了!

  柳乘云见是那群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挡在了白凤面前。

  墨鸦眼中闪过玩味,笑了,连眼角的纹路也显得魅惑万分。

  “和我走,我放过他。”

  他看向白凤。

  白凤看着那个英俊的少年,虽然他和那两个人是一伙的,奇怪的是他却并没有感到厌恶。

  “你们为何要追捕我?”

  “哦?你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能力吗?”

  白凤皱皱眉,难道是那个梦?什么驾驭百鸟的能力?

  “就是因为你拥有驾驭百鸟的能力。将军是个求贤若渴的人,只要你和我们走,一定会比现在生活得好。你可以学习武功,以后会变得很强,不需要再被别人保护,也不会再被欺负。”

  柳乘云看着他动容的表情,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你别听他的,他们不是好人!”

  柳乘云看到白凤错开与自己对视的眼神,低下了头。

  柳乘云感觉很愤怒,他大叫一声,站起来向着墨鸦冲了过去。墨鸦笑笑,轻而易举地躲开他的攻击。

  “回来!”

  墨鸦像戏弄他一样,每次在他快要碰到自己时才躲,然后又会用脚一次次把柳乘云踢倒在地,就像以前打猎时柳乘云戏弄那些小动物们一样。

  白凤看着柳乘云愤怒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突然有种想掉眼泪的感觉:

  够了,已经够了,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我明明只和你认识一个月,明明对你不好。你为何如此执着?

  这时他突然想到若清的话:云儿是一个认真、执着、负责的人,一旦他认定的事,他一定会做到。

  又想到了他努力留下自己的话:留下来,我会保护你。

  是因为承诺吗?

  他真的是个傻子。

  “即使这次你侥幸逃过了又如何?将军失去了两名优秀的部下,一定不会罢休的,你难道要让他们跟着你躲一辈子?”

  墨鸦已经认定了,他们两个非死即残。柳乘云,他知道一点的,凭他那招苍龙啸月……

  白凤似是一瞬间下定决心。不!不能再连累其他人!自己不能再做那样没有用的人!

  “够了,柳乘云。”他说道。柳乘云动作一下停了,但马上又发动了攻击,而且速度和力量又快了起来。

  白凤深吸一口气,说道:“柳乘云,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我不值得你付出这么多。”

  柳乘云回过头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你是不相信我吗?”他的表情中充满了受伤。

  白凤的眼眸颤了颤。他握紧拳头,听到自己说道:“你太弱了,根本,无法保护我。”他看到他的眼睛缓缓睁大,似是不相信他说的话,“你看看你,多狼狈,你连自己,都无法保护。”

  柳乘云突然笑了:“你的激将法根本没用的。”

  ……

  “放弃吧,让我和他走。”

  “你想让我愧疚一辈子吗?嗯?白凤!”他怒了。

  “我只想变强,柳乘云。”

  “你不要让我愧疚一辈子好么?我不想你们有事。”

  “给我一次蜕变的机会。”

  柳乘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以前只是单纯地向保护这个男孩,所以不想让他走,但是,现在他却似乎成为了他成长的阻力。

  原来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吗?

  “他们只是想让我加入他们的组织而已,不会杀我。”

  柳乘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

  半晌,他睁开眼,说道:“我以后一定会成为绝顶的轻功高手,所有人都追不上。”

  白凤与他对视良久,缓缓启唇:“以后的天空,是属于谁的,还不能确定。”

  白凤突然笑了,这是柳乘云第一次看到他的笑,那如此自信的模样真是美极了。

  柳乘云又看了他一会儿,转过身,说道:“你走吧。”

  白凤向着他那倔强的小背影,无声地说了一声谢谢,和墨鸦走了。

  而柳乘风这一边。

  柳乘风简直是可攻可守,他们两个好几次的合手攻击都被挡了下来。

  蓝隼和绯燕交换了一个眼神,只见蓝隼退了下去,绯燕上前,从身上拿出了几粒紫色的种子撒在了地上,然后做着奇怪的动作。

  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些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了,然后疯狂地抽长,瞬间,那些种子就长成一株株五米多高的植物。那些植物有着带刺的藤蔓般的紫色躯干,直径大约一米的巨大花盘,那花盘上还长着一只带着满是尖牙的嘴。它们感受到猎物的存在,兴奋地摇摆着身体,向着柳乘风示威地叫着,发出比野兽还恐怖的声音。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那些紫色的枝条如同鬼魅的利爪,将要把你拉向地狱。

  柳乘风心中惊奇:几年前我也与栖梧族接触过一点,这操控植物之术是栖梧族最拿手的把戏,不过这女孩才十三四岁,怎就会有如此能力可以用出“万物生长”?想要破解恐怕会费些时力。这女孩倒没有什么威胁力,真正让他感觉有威胁的是此时正站在旁边的蓝隼,他看起来胸有成竹。

  “看看我的万物生长!”绯燕自信满满地说道,指挥着早已经快要按捺不住的怪物们向柳乘风发动攻击。

  那些植物的枝条甩在地上,将地面打出很深的一道道沟壑,激起尘土飞扬。

  柳乘风施展身法在它们中间穿梭,闪躲他们的攻击。柳乘风也不急于攻击,但是他很不满这些丑陋的花口中的味道,花香与口臭融合在一起时时挑动着他的神经。

  那些植物见猎物迟迟不到口,怒了。它们嘶吼着,更加疯狂地发起猛烈的攻击。

  柳乘风突然加快速度,跃到了最中间的一棵植物的巨大花冠上,脚下用力,稳稳地盘腿坐下,拨弄了一下琴弦。

  他的周围风流涌动,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只看他优雅地拨弄着琴弦,美妙的音乐从他的琴弦中流淌出来,在他的头顶上空一条蓝色的龙形渐渐显现。

  蓝隼眼睛睁大,他的手因兴奋微微颤抖。

  终于要出绝招了吗?

  蓝隼运功,只见红色的气息围绕在他的周围,一只红色的大鸟从他的身后张开翅膀。那鸟似在滴血一般,从身上流下红色的液体,滴在地上,“嗤”的一声,地面像被烫到了一般,冒出白烟。

  “蓝隼的飞隼在天,”绯燕一惊,然后笑了,“这个男人完了。”这只鸟身上可是有剧毒的。可惜了,不是她杀的这人。

  不过她虽然知道蓝隼有一个绝招叫做“飞隼在天”,却从来没有见到过。

  “苍龙啸月!”

  “飞隼在天!”

  龙与大鸟的身形在半空中飞速前进,相斗。两只巨兽都发出嘶吼,最后狠狠撞在一起。

  空气如同爆炸了一般,两股内力的猛烈撞击的余波绞杀了除他们俩以外的所有东西。

  绯燕在情形不对时就跑远了,因而对她的波及很小。

  “噗!”

  两人都退了十几米远才堪堪停住,但是蓝隼却吐出了血。他毕竟更擅长轻功,虽然这招“飞隼在天”可以与高手一较高下,却是逊色了许多。不过,用这招打败他根本不是他的目的。

  呵!蓝隼轻笑,他赢了。

  绯燕见柳乘风居然什么事都没有,看向还不能站起来的蓝隼嘲笑道:“我还以为你的绝招有多厉害,也不过如此嘛。”她此时真是觉得大快人心。

  你也有失手的时候!

  这个蠢货。蓝隼在心里骂道。

  “哼,再让我来和你打。”说完就再次撒出几粒种子,然后冲了过去。

  “蠢货,回来!”她现在过去就是找死。

  绯燕哪里肯听!

  柳乘风也是看中了这个女孩的脾气,他将月华抱在怀中,食指与中指聚拢在琴弦上,然后往外一挑,运转内力,以很快的速度射向绯燕。绯燕只觉得有一道光晃了她的眼,然后丹田一阵剧痛。她的力气好似被一下子抽尽了,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她低头一看,一根几乎肉眼辨别不出的琴弦穿过了她的丹田。

  她废了!

  在她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头来时,又一根琴弦从柳乘风手中射出,穿透她的头,插入了绯燕身后的藤蔓上。

  绯燕倒下了,她的额头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点,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思议。

  随着她倒下,周围的藤蔓迅速枯萎,然后死亡。

  柳乘风和蓝隼对视。

  蓝隼看着柳乘风满脸淡漠地一步步向他走过来,露出了笑:“你确定你赢定了吗?”

  柳乘风看着他古怪的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他赶忙运功。

  “千万不要运功,否则毒性会发作得更快。”

  “你对我做了什么?”柳乘风将月华放在地面,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但是却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很困很困。

  “我的飞隼在天的确敌不过你,但是打败你却并非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让你中毒。”蓝隼抹掉唇边的血,站起身,“我的飞隼是有毒的,它可以通过内力间的相接触传递到你的身上。我应该感谢那个蠢货,让你运功,加快了毒发。”

  “卑鄙。”

  “呵呵……我本来就不是光明正大的人。”他抬起脚步,向柳乘风走来,“这个毒叫做'安魂曲',可以让你在美梦中死去,是我新研发出的毒药。它是没有解药的。”除非……

  柳乘风半跪在地上,凭借意志力不让自己睡过去。

  若清,你在哪里?

  蓝隼半蹲在他面前,看着这个男人咬破的嘴唇和难受的面容,充满怜惜地说:“你为什么就不肯睡去呢?睡过去了,就不会再有烦恼了。哦,对了,墨鸦现在应该已经把白凤弄到手了,不过按照那家伙的脾性,他是不会杀你弟弟的。但是我嘛……我可没有那么善良。”

  蓝隼站起身,“我这就去解决你那可爱的弟弟,让他和你共赴黄泉路。这样,你也不会孤孤单单的了。呵呵呵……”蓝隼笑着,走了。

  柳乘风想要阻拦,却无能为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